9、第9章_投喂病弱男配
飞蛾小说网 > 投喂病弱男配 > 9、第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9、第9章

  悠闲日子显得极其珍贵,陆云初估摸着离剧情找上自己不远了,果不其然,没过几日,大丫鬟突然冲进院子,告诉陆云初一个“噩耗”。

  “小姐!小姐!”大丫鬟推门而入的时候,陆云初正在院子里晾腊肉,她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上气不接下气道,“探子回来了,那个柳小姐根本不是闻大公子的表妹。”

  陆云初当然知道女主的身份,她是益州节度使的小女儿,王朝崩析后,益州大乱,其父诛杀叛将,稳住局势,但其兄皆死于叛乱之中,天真烂漫的小女儿终于长大,背着父亲偷溜出了益州,开启了成长历练之路。

  “哦?还有这等事?”陆云初一边被迫说着台词,一边手脚麻利地晾腊肉,“那她是何人,什么身份?”

  “奴婢不知,此人来历不明,似乎是有意隐瞒行踪。”

  “呸!”陆云初嗤笑道,“遮遮掩掩,隐藏身份,还是个容貌不赖的跛子,孤男寡女一起行路,定不是什么良家女。”

  “正是,正是,听说他们又要去城外寺中烧香,小姐可要去点醒闻大公子?”

  陆云初略微回想了一下剧情,似乎书中提到过男主手下一谋士曾是寺里的住持来着。她脑子里回想着剧情,嘴中说道:“当然,什么阿猫阿狗也配往闻珏身上扑吗?”

  还没准备好,腿就自己动了起来,陆云初看着自己还没收拾好的腊肉,无奈望天。

  闻珏把自己的院子守得牢牢的,不让任何人进入,陆云初没办法,只能在府外等候他们出府。

  也不知道剧情是怎么安排的,希望男主一出府陆云初就能把他拦下,不要折腾,她真不想长途跋涉去城外撒泼啊。

  她在府外不远处的茶楼侯着,等了小半个时辰男女主还没出来,耐心彻底用尽,偏偏还不能动弹,只能在原地等候。

  正想拽丫鬟来牛头不对马嘴地闲聊时,眼前忽然一花,一阵浓烈的困意袭来,她低低咒骂一声,这个女配真是……在这里居然还能睡着。

  等她再次睁眼时,已到了日落之时。

  陆云初发现自己躺在茶楼厢房的软榻上,估计是大丫鬟把她抱过来的。

  剧情还没有结束,她生气地拍打着软榻:“我睡着了你怎么不叫我!”

  大丫鬟连忙解释道:“闻大公子今日并未出府,正门一直没有动静,奴婢看小姐实在是太累了,不忍心叫醒小姐。”

  恶毒女配对这个从家里带来的丫鬟还算不错,并未打骂,而是揉揉太阳穴,道:“估计是乔装打扮过后悄悄走了。”她似怨似叹,“他总是这样,难以揣测,难以接近,像密不透风的宝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也不必嫁进闻府,只为和他靠得近一点。”

  说完以后,她感觉身上一松,总算走完剧情了。

  她看着天色,心中有些不安,今天一整天没回去,不知道闻湛有没有吃点什么。

  陆云初提着裙子匆忙下楼,走到大堂才意识到自己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能轻易浪费,于是打包了些吃食回府。

  等回到院中,天色已彻底昏暗下来,黑沉沉一片。

  陆云初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第一天穿越来的时候,一时有些恍惚。

  月影寒凉,落在她身上,催她加快了步伐。

  厢房没有点灯,似要消融在黑暗中一般。

  她提着食盒踏入房中,轻声唤道:“闻湛?”

  喊完才意识到,他是哑巴,喊他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能应吗?

  屋中实在是太暗了,她摸索着朝油灯出走去,放下食盒,点亮油灯。

  灯芯燃烧,照亮屋中场景,空荡荡的,没点人气。

  “去哪了……”她嘀咕道。

  陆云初举着油灯到处找,在最里间找到了他,他站在窗前,安静地看着月亮。

  她走过去打断他:“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闻湛闻声回头,有些错愕。

  陆云初呲牙笑,顺着他刚才的视线望去,暗蓝的天幕上悬着一轮皎洁的残月,有一种孤寂的凄美。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收回目光,问:“怎么不点灯,屋里好黑。”

  这只是随口一问,陆云初没指望他回答,正想接着说话,却见闻湛从袖里拿出纸笔,认真地写下回答。

  她都要忘了,闻湛有问必答。

  他写字有点慢,看上去像是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思索了一番,写下了三个字。

  ——习惯了。

  陆云初默了一瞬,换了个话题:“吃饭了吗?”

  闻湛捏着炭笔的手指松开又捏紧,几番反复,最后什么也没写,犹豫地看了陆云初一眼,摇摇头。

  “为什么不吃?”陆云初对他不爱惜身体这种事一向表现得很气恼,“我不是给你磨了芝麻糊的吗?冲一碗垫垫肚子也是好的。”

  闻湛有些慌张,连忙写字解释:

  ——习惯了。

  和上面的回答一样。

  习惯了被黑暗包围,习惯了饿着肚子。

  “你以前都是这样的吗?”陆云初叹了口气,习惯了饿肚子难怪胃会难受,她认真地看着他,“别这样了,以后的每一天都要过得和以前不一样。”

  闻湛摇摇头,对她这句话表示惊讶。

  ——不一样。

  陆云初想了一下,确实是不一样,曾经他也是陷入黑暗,没法饱腹,但是他是被悬在梁下,饱受折磨,整日看不见光,连昼夜更替也无法察觉。

  她心中难受,却见闻湛接着写道:

  ——今日在等你。

  忽地一下,她心头颤了颤,好似有一朵花从那里冒了出来,颤巍巍地摇着花苞。

  不一样,今日在等你。

  陆云初愣愣地抬头看他,闻湛的表情如常,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写了什么,没有羞怯,没有悲伤,就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是啊,这和以往的日日夜夜不同,不是因为少了苦难而不同,而是多了期望。

  陆云初深吸了一口气,匆匆把头低下,转移话题道:“以后我每次出去,回来都给你带好吃的。”

  那就多些期望,不要专注在苦难上了。

  问湛柔柔地笑了一下。

  陆云初重新振作:“我带了白斩鸡和虾饺回来,不知道味道如何,先尝尝,免得凉了。”

  她举着油灯往回走,一路将烛台点亮,屋内渐渐填满柔和的暖光。

  陆云初道:“你等等我,早上煮了粥,我去热一下,马上就好。”

  闻湛抬手想制止住她,偏生没法出声,陆云初没注意他的动作,飞快地跑了。

  她办事风风火火的,很快就将热粥端过来了。

  “你胃不好,我不敢让你吃太多荤腥,继续喝粥吧。”她解释道,“我不是大夫,也不懂药膳,只能让你这样慢慢养了。”

  闻湛摇摇头,表示喝粥很好。

  陆云初绽开笑颜,打开食盒:“但是呢,可以吃一点点,解馋。”

  她将烧鸡和虾饺从食盒里拿出来:“我去厨房叮嘱着他们做的,口味也做的清淡,吃一点点应该没事。”虽说管事会送来食材,但终究不够全面,而且像活蹦乱跳的鲜虾这种食材是没有的。

  她摸了摸菜盘,感觉还是热的,便道:“吃一个虾饺试试。”

  闻湛点头,夹起一块儿虾饺。饺皮薄到几乎透明,透出里面虾粉色的馅儿,看着很漂亮。

  他快速送入口中,一口咬开,虾仁馅儿很脆,似乎能听到牙齿咬开时发出的那一声清脆的“啵”声,接着里面热汤的蒸气猝不及防地钻了出来。

  “小心烫!”陆云初没来得及提醒。

  闻湛烫着了,他本就生得眉目清愁,一蹙眉,活像遇到了什么很严肃的大事一样。

  陆云初着急呀,烫着了赶快哈两口气不就好了,可是闻湛却硬生生忍了下来。

  她很无奈,又有些想笑,清声道:“就这一个,不能多吃了。”

  闻湛点头,乖乖放下筷子,拾勺喝粥。

  陆云初本想逗他,见他这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顿时没了兴致。

  她将烧鸡的盖子打开,这是一道很清淡的荤菜,但是极费工夫。需得低温慢煨,让鸡肉中的油脂把汤汁挤出来,直将骨头也浸得鲜香浓郁才好。

  鸡皮金黄亮泽,在烛光照耀下,透出冰糖糖衣一般的光泽。用筷子拨开弹韧的鸡皮,肉汁立马涌了出来,丝丝缕缕,慢慢流淌。

  陆云初试图用筷子挑一块儿,可实在是不方便,便直接上手撕了一块儿。

  鸡肉很烫,冒着热气,肉汁细嫩到可谓顺滑,被鲜美的汁水和油脂滋养过,滑到可以一口吞下。

  她很满意,对闻湛道:“这个也可以吃点。”

  闻湛抬头,看她馋嘴的模样,嘴角噙笑。

  他拾起筷子,准备夹一块儿,谁知陆云初直接撕了一块儿递到他嘴前。

  他眼睛微微瞪大,僵在了那里。

  光线不够好,陆云初看不清他的表情,疑惑道:“不喜欢吃吗?”

  闻湛嘴唇几张,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正准被摇头,却听陆云初接着道:“我洗过手了,你别嫌弃——”

  听到这两个字,闻湛立马张嘴咬住鸡肉,然后飞速地后移躲开,一切尽在一眨眼的功夫,陆云初都没反应过来。

  鲜味在嘴里绽放,是原汁原味的鲜,咸味层次丰富,将肉质本身的甘甜激发了出来,鲜甜咸香,让闻湛不由得多品了一会儿。

  “怎么样?”陆云初问。

  闻湛连忙点了好几次头。

  陆云初开心地笑了,把手收回:“那就好。”

  闻湛的眼神下意识跟着她手指动了一下,然后忽然开始咳嗽起来。

  陆云初吓了一跳,见他咳得厉害,急道:“啊,怎么开始咳了,看来还不能吃这些,下次不吃了。”

  闻湛没有解释,咳得更厉害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