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57章_投喂病弱男配
飞蛾小说网 > 投喂病弱男配 > 57、第5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7、第57章

  两人安静地看夕阳,直到最后一层金光消失。

  陆云初靠在闻湛的肩膀上,抓住他的手腕摇晃:“我们现在才算真的夫妻了吧。”

  闻湛摇头,想到她来之前的事。

  他依着命运的安排随波逐流,在被发现和别人共处一室后,就意识到了后面的故事。他们自然是没有拜堂成亲的,“陆云初”搬进来后,每天除了去找闻珏纠缠,剩下的时间就是机械地重复对他的折磨。

  他没有想过反抗,只是无所谓地等待他的使命完成。

  直到陆云初出现。

  他在她手心写道:我们还未拜堂成亲。

  陆云初愣了一下,什么拜堂成亲,太繁琐了,若是相爱,有没有这些都不重要。但闻湛提起了,她就顺着调侃道:“现在才想起呀,那我们这算什么,早就行夫妻之实了。”

  闻湛脸上露出一种哑然又无措的神情,他苦恼地皱起眉头,看着陆云初,一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表情。

  陆云初哈哈笑了,说实话,他俩每一步实质性的进展都是她推进的,所以更应该是她补闻湛一个婚礼才是。

  她爬起来,往马车里钻:“那就等见到我父亲再说吧。”

  闻湛跟着她往马车里走,听到这话身子一僵,明明离见到陆云初父亲还早,他已经开始紧张了。

  他抿着嘴,垂眸,神色晦暗。

  陆云初铺完垫子,侧头一看,发现他奇奇怪怪的,问道:“你怎么了?”

  闻湛拿起纸笔:我们一定要见你的父亲吗?

  “当然。”陆云初点头。虽然前两世原身的父亲一直是个npc,矜矜业业地扮演着书中无脑反派的角色,和她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交流。但这个愿意为女儿豁出性命疯狂报仇的角色确确实实温暖了她,即使他是一个没有自主意识的npc,她也想把闻湛带去给他瞧瞧。

  更何况现在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说不定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他有一天会产生自主意识呢。

  陆云初亲亲闻湛的眉头,让他不要这么紧张:“我父亲对我很好,我们去看看他。”她笑道,“我好开心,因为看到了希望的苗头,所以对一切都充满了期待。”

  闻湛沉默了,过一会儿,陆云初眼前出现纸的一角:可我是个哑巴。

  陆云初愣了,转头看他。

  闻湛神色平静,似乎经过陆云初坚持不懈的劝说,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一切,不再自卑了。

  他对她笑笑,翻页,后面的纸上写道:我什么都没有,你父亲不会满意的。

  陆云初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不会的。你很好的,他怎么会不满意呢?”陆云初劝道,“而且如果没有你,我现在还是个瘸子呢。”就像前两世那样。而且若是再轮回一世,在没有闻湛的情况下,她现在说不定已经疯了。

  在闻湛眼里,陆云初是一道救赎的光,可在陆云初心里,他同样也带给了自己无法替代的救赎。

  可是闻湛并不会知道她所想。

  他摇摇头,温柔地摸摸她的头顶,告诉她无事,然后写道: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他举起手,给陆云初展现那个简陋幼稚的花戒指,意思很明显,我有这个就好。

  “可是我想见我父亲。”

  闻湛写道:我可以在外面等你,你有空了来见我就好。

  陆云初没忍住,笑了出来:“这算什么,罗密欧和朱丽叶吗?”

  她看着闻湛平静的神色,早就猜出了他心底怎么想的。不就是确信她父亲不会认同自己,所以不敢见他吗?

  她顺口说道:“反正他也没有什么想法,我说什么做什么对他来说都一样,不会反对的。”说完了也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直到看到闻湛僵硬的身子。

  他捏紧笔杆,指关节泛白,抬头看她。

  陆云初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泄露了一些不该说的秘密。

  ——你如何知道的?

  这一世的陆云初还没有见过她父亲。

  陆云初只是道:“猜也猜得到。”

  又是这种感觉,闻湛一直都明白陆云初不是他们这个世界的人,但她有时无意识透露的信息会让他觉得不仅如此,他们之间有无法跨越的鸿沟。

  人会喜欢花,喜欢草,喜欢漂浮不定的白云,但不会爱上它们。

  他摸摸手上的戒指,垂眸思索。

  到了晚上,一行人在一处郊外的客栈落脚歇息。

  陆云初洗漱后,闻湛还在磨蹭——他就是这样,过于喜洁,每次都很久。

  可今天却等了很久,久到不正常了。

  陆云初从床上爬起来,披上衣裳,绕过屏风,发现他不在这里。

  客栈房间就这么大一点儿,她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没找见闻湛人,便出门去找。

  刚推开门,就撞见来收拾的店小二。

  “你看见我夫君了吗?”陆云初逮住他问。

  店小二点头:“往屋顶去了呢,大冷的天儿。”

  陆云初道了句多谢,便往屋顶方向去。

  北方的天很辽阔,明明都是同一片天空,却好像比温软的南方多带了一点粗野宏大的感觉。夜空无云,一眼就能看见悬挂在其上的残月。

  闻湛缩着长腿,抱着膝盖,这么高大的一个人,竟有一种娇小的感觉了。他坐在屋顶上,像洒在画布边缘的一滴墨。

  陆云初一下子就回忆起了在闻府时,他日日夜夜在窗前望着残月的画面,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安。

  “闻湛。”她轻声喊了一句。

  闻湛立马转头,脸上带着惊讶,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

  还是不一样的,现在的他早已没有了那种清冷疏远的模样了,表情也鲜活了起来。

  陆云初朝他那边走,他却立刻站起来,想要阻止她。

  陆云初对他道:“坐下!”

  闻湛条件反射般地僵住听从命令。

  陆云初嘿嘿笑,裹着衣裳,踩着瓦片朝闻湛走过去。

  “好哇,背着我一个人看星星。”她晃晃悠悠地走过去,弄得闻湛心惊胆战。

  闻湛当然不是她所指责的那般,即使知道陆云初实在说玩笑话,他也想要解释。

  陆云初按住他的手,挤到他身边:“大晚上不睡觉,来这儿干嘛?”

  闻湛无奈地看着她,她松手,他才能掏出纸笔。

  他写道:看着夜空我才能好好思考。

  “思考什么?”

  闻湛沉默了。

  陆云初也没管他,把头靠在他肩膀上,同他一起望着高远的夜空。

  某种程度上,陆云初算一个浪漫主义者。像这样半夜三更坐在屋顶上看星星、四下寂静无人的场景,别人会觉得真是闲的没事做,她竟然觉得很美好。

  只是这夜空没什么好看的,她看了一会儿,就昏昏欲睡了。

  突然,闻湛动了一下,展开折叠的纸张,露出早已写好的字句。

  陆云初只是瞟了一眼,睡意顿时散得一干二净。

  纸张上面写着:我是什么?

  陆云初磕磕巴巴半天,才问出几个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闻湛似乎叹了口气,再次展开纸,问出他一直不愿意面对的问题。

  ——我是存在于话本之中吗?

  陆云初仿佛被掷入了冰天雪地中,浑身僵硬,寒气从脚底钻进脊骨,冻得她忍不住颤抖。

  “你、你……”

  见到她的反应,闻湛确认了答案。他并没有感到害怕或是震惊,而是松了口气,坠在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他脸上依旧挂着笑意,替陆云初裹了裹衣裳,一如既往地温柔。

  陆云初却坐立难安,她挡掉闻湛的手,语带颤抖:“你在说什么?”

  闻湛脸上的笑意再也维持不住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浓重哀伤。

  陆云初很想否认,但面对这种眼神,她实在开不了口。

  她假装没有明白他的意思,磕磕绊绊地说:“胡思乱想什么呢,怪可怕的。”

  闻湛对她挤出一个笑,只是这笑怎么都掩盖不住苦涩。

  陆云初不知道如何反应,即使这些逃避只是徒劳,她也要顺着这话说下去,假装生气地锤了锤他的胸口:“不准说这些奇怪的话来吓我了。”

  闻湛沉默。

  四周空气似乎变得稀薄了起来,陆云初不知道如何面对猜中了一切的闻湛,最后只是闷闷道:“你都记得我说的那些话吧?”那些对他表白的话,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是真心实意的话。

  闻湛点头。

  她说:“记住就好,不要忘。”她无法带入闻湛的心情。曾经她只是看到永无变化的残月就吓得喘不过气来,如果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人,猜出了世界真相,一切都是假的,所有的活生生的人都是为了故事存在的,那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面对,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去爱。

  她心里一团乱麻,浑身发寒,裹紧衣裳:“快下来睡吧,不准乱想了。”说完站起身就下了屋顶,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一切。

  前两世面对这一切,她不过是当作一场体验感很真实的游戏来面对,她知道故事走向,知道就算死了还能重来,即使置身其中,也带着上帝视角看着这一切。

  可身在其中的人呢,在无数个痛苦的瞬间觉醒意识的npc,猜出了世界真相……还发现了她的身份。

  明明离就寝时间好早,陆云初就逃避地躲回了房间,缩在床上,闷头思索如何劝说闻湛。这个时候再说什么你很好、我很喜欢你都显得很苍白,当身份明确,这些喜爱在他眼里会不会带着高高在上的游戏心态呢?

  陆云初想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着睡着,有人靠近。

  她睁眼,是闻湛。

  他给她递来张纸,陆云初没有反应过来写了什么,只看到最后写了个“可以吗?”

  她下意识点头。

  结果就被连人带被子裹起来了。

  闻湛将她横抱下楼,出了客栈,放进马车里。

  陆云初本来还昏昏沉沉的,彻底清醒了。

  闻湛驾车,带着她不知道要往哪儿走。

  陆云初想要从被子里钻出来,闻湛听到动静,掀开帘子,递进来一张字条。

  ——你睡吧,到了我叫你。

  陆云初不知道闻湛想要干什么,但既然他这样说了,她也没必要挣扎,于是窝在被子里,随着马车晃晃悠悠的,居然真的再次睡过去了。

  再次睁眼时,在闻湛怀里。

  闻湛用厚披风裹着她,脑袋都给她盖住了,就像上次他从雪夜将她解救时的模样。

  陆云初开口:“这是要去哪儿?”

  闻湛脚步顿了一下,把她颠了颠,抱得更紧了一点。

  她忍不住笑了:“你这是要绑架我,带我私奔吗?”

  闻湛不能回答她,只能沉默地抱着她走。

  过了一会儿,他停下,把陆云初放在了地上。

  出乎意料的,地上很柔软。陆云初从披风下面钻出来,低头一看,发现地上盖着厚厚的毯子。

  她实在猜不出来闻湛想要干什么,又好笑又惊讶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话没说完,她就已经震撼地止住了话音。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星空,草原的尽头是沙漠,细沙融入天际。墨蓝色的天洒满了沾着寒气的星辰,高高低低,似乎触手可及,像流金,像寒霜,将天空照得剔透清亮,好像一眼能窥遍天幕后的宇宙。

  一道粉紫色的光带扫过,簇拥着密密麻麻的繁星,像流坠而过的火焰,燃烧无尽的玫瑰,在天空上剖开一道探寻宇宙星辰的大门。

  她坐在浩瀚星空下,有一瞬失神,似乎回到了现代世界。无垠宇宙之下,别说是人类了,就连不同的空间也渺小如灰尘一般。

  闻湛紧张地看着她,待她回神转头看自己时,对她露出一个笑容。

  他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过来的时候纸还在颤抖。

  陆云初接过,浩瀚星空照耀下,即使是黑夜,她也能看清上面的字句。

  ——这个世界其实也没有那么苍白不堪。

  陆云初盯着字条,久久不语。

  她抬头,闻湛立刻对她绽放一个早就准备好了的纯粹的笑容,眉眼弯弯,璀璨如星辰。

  无需多言,陆云初已知道他后面未尽的话语。

  这个世界没有那么苍白不堪,身处这个世界的我,也可以拥有爱人的勇气和努力靠近你的决心。

  她扑进闻湛的怀里。

  自己在嬉笑玩闹中一步步靠近闻湛,却不知闻湛原来这般认真地,怀着一腔孤勇,努力地靠近她这个异世界的孤客。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