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_投喂病弱男配
飞蛾小说网 > 投喂病弱男配 > 47、第4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47、第47章

  四人汇合后,闻珏带着众人进了事先布置好的地点。

  陆云初发现这里不仅有侍卫,还有一个穿着打扮像和尚的人。

  这人精瘦精瘦的,像个猴儿,但身上有种沉淀深远的氛围,让人看了想双手合十叫一声“大师”。

  闻珏介绍他们给对方认识。

  “这是晦机主持。”

  和尚双手合十,对他们友善地点点头。

  闻珏指着闻湛道:“这是我弟弟。”轮到陆云初,半天才说,“这是我……弟媳。”

  陆云初觉得这和尚法号十分耳熟,仔细一想,这就不是书里提到的闻珏的左膀右臂,那个无所不能的和尚嘛。

  陆云初本以为他应该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没想到看着挺年轻的。

  闻珏补充了一句:“此次能侥幸发现靖王的阴谋,多亏了她。”

  还算说了句人话,晦机对陆云初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阿弥陀佛。”

  陆云初双手合十,很不标准地拜了拜:“那我这算是救了很多命了,接下来请不要让我这么倒霉了。”

  这话说得很无礼,闻珏低声呵斥:“喂,你好好说话。”又转头对晦机道,“主持莫怪。”

  陆云初对他翻了个白眼,晚上被迫拖来蹲守本来就很不开心,还指望她能和和气气不成。

  没想到晦机和尚却笑了笑:“女施主实乃性情中人。”

  陆云初的目光在他俩中间瞟了瞟,看来他们现在还不是很熟啊。

  闻珏干笑了两声,对陆云初道:“你把对我说的详细情况给主持再说一遍吧。”

  这是正事儿,陆云初也没有顶嘴,老老实实过去跟晦机详细说了一遍。

  晦机安静听着,时不时地询问细节,聊完以后说说了一句:“女施主功德无量。”

  陆云初看着他,心想上辈子和上上辈子,自己的死说不定还有他在后面出谋划策呢,谁能想到这辈子的他会在这儿心平气和地说她“功德无量”。

  她一向是个贫嘴的,存心想逗逗这个“大师”,便笑着问:“大师,好人能有好报吗?”

  晦机道:“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

  “那您帮我看看,我日后的命数如何?如今种了善因,可否结善果?”

  本来是开玩笑的,晦机却抬头,认真地看着陆云初的脸。

  陆云初被他这眼神弄得不自在了,摸摸自己的脸:“怎么,你们和尚还看面相不成,这不是道家的东西吗?”

  晦机笑了笑:“我观不出施主的命数。”

  陆云初对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惊讶,小说里他搞谋略、搞发明,就是没有正儿八经当过和尚,陆云初一度怀疑他是个招摇撞骗的假和尚。

  她敷衍地道:“阿弥陀佛,谢谢大师。”转身就要走。

  却听背后说:“不过我能看到他的命数。”

  陆云初回头,见晦机面带困惑地看着远方。

  她顺着晦机的目光看过去,见到闻湛同闻珏并肩而立,身形挺拔,衣摆飘动,似要融入茫茫夜色。

  陆云初停住脚步,不置可否:“什么命数?”

  晦机迈步上前,目光落到闻湛背影上没有挪动:“死劫已过。”

  陆云初是知道剧情的人,听到这话并不惊讶,倒是有些惊讶于晦机的本事。看来倒也不是个招摇撞骗的。

  她点点头,正待迈步,却听他继续道:“奇也怪也,他身上怎么背负了别人的命数?”

  陆云初诧异地转头看他。

  晦机脸上露出无解的神情:“惨死之命,应当是他血亲之人的。”他的目光落到闻湛的腿上,眉毛皱在一起,不再装世外高人了,嘀嘀咕咕道,“还有……残?”

  陆云初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最后一个字钻入她耳朵,却犹如惊雷炸开。

  她不再吊儿郎当的了:“你说什么?”

  晦机摇摇头,甚至苦恼地抓了抓锃光瓦亮的秃头:“应当是断腿了啊,可……难不成同死劫一般逃过了?也不对,若是逃过了,我便看不见了。”

  这话说得陆云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浑身僵硬:“若是没有断腿,只是承受断腿的痛呢?”

  晦机恍然大悟,但随机又陷入茫然:“这倒是解释得通了,可是这般……却说不通啊,哪有这样的事,太过离奇了。”

  后面他说了什么陆云初就没听了,她飞快地朝闻湛走过去,抓住他的手。

  闻湛回头,本来正准备笑,一见她神情严肃,笑意立刻散了,化作疑惑。

  他捏捏她的手心,问她怎么了。

  闻珏见陆云初过来,立刻道:“陆云初,我有话和你说。”

  陆云初没工夫搭理他:“没空。”

  闻珏正要生气,却见陆云初捧住闻湛的脸,认真地看着他的双眼:“你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事情吗?”

  她的神情太过于严肃,让闻湛心跳陡然落了半拍,他很想回答“没有”,但面对陆云初他终究是不愿说谎,所以只是把目光垂下,盯着地面,不再看她。

  “闻湛?”她提高了音量。

  本来还想骂陆云初的闻珏嗅到了诡异的气氛,默默闭了嘴。

  闻湛依旧不说话,垂着睫毛,比任何人都知道怎么做好一个哑巴。

  陆云初松开他的手,退了半步:“你有事瞒我。”

  她语气平淡无波,闻湛却被吓了一跳,连忙抬头想要拽住她。

  闻珏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的,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觉得陆云初不能欺负闻湛,忙上前劝道:“做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吗?”

  陆云初瞪他一眼,他立刻闭嘴,但下一刻就反应过来了,他凭什么怕她?!

  于是他拍拍闻湛的肩,对陆云初沉声道:“我有话跟你说,你过来。”

  陆云初本不想理他,但见闻湛一副闭口不言的模样,害怕自己着急上火对他生气,还不如跟闻珏聊天,把火撒到他头上。

  她跟着闻珏走到一旁,在一颗树下站定:“你要说什么?”

  闻珏脸皱成一团,半晌咬牙道:“你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

  他“哼”了一声:“你当初对我死缠烂打,如今又故作厌恶,转而纠缠阿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

  陆云初被他的自恋惊到了,但仔细一想,前期女配痴恋他成那个样子,现在换了个人一样,任谁都要怀疑。

  “我以前瞎了眼,不懂情爱,便铁了心地纠缠你,直到遇到了闻湛,才意识到以前的自己有多糊涂。”她一板一眼地解释道。

  闻珏虽然不信,但这个解释也没什么可反驳的:“你最好是。”

  他背着手,不再看她:“你若是想要什么,大可提出来,不必拐弯抹角地利用阿湛。我不管你使了什么法子让阿湛对你情深根种,但我奉劝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到底是男主,正儿八经威胁人的时候,气势很足,若是一般人听了再怎么都会害怕的。

  但他面前站的不是一般人,陆云初:“呸!”

  闻珏没绷住,立刻转头瞪着眼:“你到底要怎么样,放过他不成吗?你看看他,跟在你身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那又怎么样,现在这样不好吗?”

  “好是好,但是、但是你和他不相配。”闻珏想到陆云初的累累前科,痛心疾首,“就算你是真心实意地想和他好,但你这般女子,怎么能和他在一起呢!”

  陆云初也生气了:“配不配轮得到你来说?我们就是天造地设地一对!”

  她转身要走,闻珏立刻拽住她:“等等,你说,你要什么才能放过他?”他沉下声音,“他命途多舛,一心求死,如今总算恢复了生气,不要再让他受苦了。”

  最后一句话倒算人话,闻珏这么说,陆云初听得心里难受,火气散了,认真地回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心的,我不会再让他受苦了。”

  她这么认真的模样,闻珏倒是头一次见,愣愣地说出准备好的话:“拿什么给你你才愿意离开?”

  陆云初笑了,她咧出一口大白牙望着闻珏。

  闻珏一颗心总算落地了,这才对嘛,她这般狠毒,一定是有所图。

  “说吧,拿什么换?”

  陆云初对他招招手,他附耳过来。

  却听她在耳边轻轻说:“换个屁,换了我去哪儿找个大美人夫君给我热炕头?”

  闻珏石化了。

  陆云初说完就走,留下他一个人久久消化不过来。

  他的脸迅速被气得通红,活像一只发怒的雄鸡,指着陆云初的背影跳脚:“陆云初!你要不要脸!你是个女人!说的什么话!”他一边跺脚一边咬牙切齿道,“我就知道你是色胆包天,色心不死,色迷心窍……”后面的字一个比一个声音小,只敢在嘴边打转,不敢吼出来给别人听。

  陆云初过去拉着闻湛:“走,我们现在就回客栈。”

  闻湛不知道陆云初猜到了什么,一颗心七上八下的,陆云初拽他他也没反抗,垂着头就跟着走了。

  闻珏连忙过来阻拦:“你去哪儿?”

  “回客栈。”陆云初道,“大冷的天儿,你要让我们陪你在这儿熬夜?难不成还缺人手,得我俩顶上?”

  陆云初既然已经跟晦机聊过了具体情况,留在这儿确实没用了,但是闻珏不想放她走:“你拉着阿湛回去做什么?”

  陆云初推开他:“你说做什么?”

  加上陆云初刚才那番话,闻珏不自主地就想歪了,他脸胀成猪肝色,转头看向闻湛:“阿湛,你愿意和她回去吗?”

  闻湛理所当然地点头。

  闻珏壮得跟石头一样,推了一下没推动,陆云初便又推了他一下:“让开,别耽误我们回去睡觉。”

  他惊得咋舌:“你你你怎么能直接说出来呢?阿湛,阿湛,你已经同她、同她……同床共枕过了吗?”

  这种私密事闻湛不会回答,他觉得闻珏不尊重陆云初,但陆云初不但不介意,反而还很愿意多刺激刺激闻珏:“何止啊。”

  说完,撞开闻珏,拉着闻湛走了。

  闻珏傻站在原地,难以想象清风明月的阿湛就这么堕入凡尘,被人玷污了。

  他连追上去都力气都没有了,在后面扯着嗓子大喊:“客栈外面有我的人,你别想将阿湛拐走。”

  陆云初全当没听见,拉着闻湛上了马车,趁着时间不算晚,赶紧赶路回城。

  到了客栈,里面的客人都已经歇下了,店小二手脚利索,很快就打来热水。

  陆云初对闻湛道:“你先洗漱,洗漱完了我有事问你。”

  闻湛十分忐忑,如果可以,他希望他那些秘密一辈子都不被陆云初知晓。

  他洗得慢吞吞的,巾帕往脸上一盖,恨不得盖到天荒地老。

  陆云初本来还心事重重的,见他这样不免有些好笑:“别磨蹭了。”

  闻湛揭下湿帕子,侧头心虚地看了陆云初一眼,然后稍微加快了一点速度,不过还是慢吞吞的。

  陆云初走过去,笑道:“你是想把脸擦破一层皮吗?”

  她的语气有点训斥的味道,闻湛睫毛抖了抖,垂头认错。

  他这样子真的好幼稚,陆云初叹了口气,拽住他的衣襟,狠狠地亲了他一口:“不像话。”

  然后转身去洗漱了。

  闻湛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想到她刚才的表情,应当是不生气了,松了口气。

  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偷偷翘起,有点小得意,原来亲一下就不生气了啊,他好像已经摸透了她的脾性了。

  等陆云初洗漱完换完衣裳,闻湛也收拾完了,坐立难安地在桌边晃悠。

  陆云初拍拍床榻:“过来。”

  闻湛身子一僵,不知道陆云初猜到了什么,他要怎么才能瞒过她呢。

  他走过去,先发制人,牵起陆云初的手,在上面写:不早了,快睡吧。

  陆云初没见过闻湛这样的一面,看着倒是满脸严肃一本正经的。

  她压住笑意,不能被闻湛带跑了。

  “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闻湛骇然抬头。

  他心跳如雷,控制不住表情,连忙迅速躲闪开眼神,陆云初却捧住他的脸,不让他躲开:“那个和尚说你背负了我断腿的命数,可是真的?”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