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45章_投喂病弱男配
飞蛾小说网 > 投喂病弱男配 > 45、第45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45、第45章

  陆云初体力不行,率先败下阵来,喘着粗气:“我不行了,跑不动了。”

  闻珏在后面也跑得很累,见状松了口气,连忙加速冲刺。

  谁知闻湛回头停顿了一下,居然准备把陆云初打横抱起来继续跑!

  闻珏快要崩溃了,阿湛这是怎么了,是被下蛊了吗?

  他呼哧呼哧大喘,嘶吼道:“停下!快停下!别跑了,我又不会杀人。”

  陆云初也呼哧呼哧大喘,上气不接下气:“不行,他真可能杀人,沾上他咱们俩很可能就完蛋了。”

  距离越来越小,闻珏听到了,再次被激怒,疯狂加速:“胡说八道!阿湛,你不能信她!那是陆云初啊!”

  闻湛左右为难。

  陆云初也不可能让闻湛抱着自己跑,这样怎么可能跑过闻珏,还不如放弃挣扎。

  她对闻湛说:“你先跑,我如果能脱身就来找你。”

  闻湛紧紧皱起眉头,把她拽得紧紧的,怎么不愿意放开。

  这幅画面跟恶婆婆棒打鸳鸯没什么区别了,闻珏心中大呼冤枉,咬牙加速,一把拽住陆云初,三人差点被带着扑倒在地上乱滚。

  这一刻,闻珏不禁感叹,人生二十几载,何时有这么狼狈过?

  当然有,下一刻,陆云初一把踹开他,用最后的力气嘶吼出来:“别靠近……臭……”

  闻珏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他臭是因为谁?!

  闻珏一拐弯,摔倒在一旁,陆云初和闻湛摔一起,抱住一团,很快稳住了。

  等三人喘过气,这出闹剧才终于停歇。

  闻珏翻起来,自暴自弃地盘腿坐在地上,指着陆云初,气得话说不出来:“你跑什么!”

  “因为你在追我啊!”

  “你不跑我能追你吗?”

  话不投机半句多,闻珏气到头皮冒火了,书中描述为霸道冷峻的面容差点被气得嘴歪眼斜:“你是故意的吗?”

  陆云初往闻湛身后一躲:“那么凶干嘛。”

  这出恶婆婆欺负小白花媳妇儿的戏份还演上瘾了是吧?

  闻珏一看闻湛那个不赞同的眼神,被气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很难形容那种感觉。他一辈子顺风顺水,不禁气,一气就发疯,也没受过委屈,哪经历过这种场面。

  他坐在地上深呼吸,想着晦机主持给他讲的佛法,渐渐平复下来。

  他优雅地起身,理理狼狈褶皱的衣裳:“此处不是谈话的地方,先进城找个客栈,我们好好谈一谈。”

  他缓步过来,陆云初连忙扯住闻湛的腰带后退:“你别过来,臭!”

  闻珏:……无事,无事,莫生气。

  他脸上堆着“友善”的笑容,朝陆云初走近:“别闹了,心平气和一点,我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何必针锋相对?”

  陆云初消停了,闻珏还没来得及笑,闻湛就默默退后了一步,并且因为臭味而微微侧头。

  闻珏:……忍不了了!

  他一甩袖子:“走吧!”

  陆云初和闻湛跟在他身后,路过刚才那个小巷子,小声喊住闻珏:“闻珏,你等等。”

  闻珏以为是走到这个地方,陆云初终于良心发现,准备道歉了。

  他勾起嘴角,回头,居高临下地望着陆云初。

  陆云初感觉接下来他要火山爆发,所以默默地往闻湛身后一躲:“你帮我收拾一下肥肠吧,你把桶踢翻了,肥肠掉地下了。”

  闻珏:???

  “你?”他气得说话磕磕巴巴,“你怎么不去收拾!凭啥叫我!”

  陆云初缩了缩脑袋,一副被他吓到的模样:“你反正臭了嘛……”

  闻珏:?!

  “陆云初!你有病吧!你是不是有病!”

  闻湛拉拉陆云初,对他指指客栈的方向,意思是算了吧,去客栈拿点工具过来把肥肠收拾了。

  这不想与闻珏多交流的模样彻底刺伤了他。

  他咬牙大骂:“陆云初,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

  人来人往的街上,太丢人了,陆云初连忙跟着闻湛走了。

  男主脸皮厚,不在乎天下人的目光,但他们小老百姓不同,小老百姓要脸。

  最后一番折腾,陆云初还是把肥肠收拾回了客栈,并在后院用盐、醋、面粉、酒翻来覆去清洗了一遍,确定肥肠做出来没有腥臊味。

  肥肠中端部分的油脂被扯得很干净,尽量让肥肠保持薄薄的状态,这样做出来的红烧肥肠会浸润油汤,入味的同时又不油腻。

  陆云初借了客栈的厨房做肥肠,闻湛在旁边陪着她,做完以后一出来,就在大堂见到了闻珏。

  他正在和手下商量什么,看上去清清爽爽的,应该洗过澡了。

  他手下点头,把东西往客栈二层的房间搬,看上去是闻珏要搬过来的样子。

  陆云初走近,先吸了吸鼻子,确定他不臭了,才靠近跟他说话。

  闻珏回头就见她小心翼翼嗅探的样子,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怒火又上来了。

  “陆云初!”

  陆云初已经习惯了,她觉得自己一年被喊的次数没有闻珏一天喊她喊得多。

  她一副无可奈何地模样,像是闻珏在无理取闹一般,完全不理会他,自顾自地问:“你怎么来这个客栈了?”

  闻珏见到陆云初就想开杠:“我不能来?”

  陆云初无语地看着他。

  闻珏也意识到了这样的自己不够理智,便道:“我得过来看着你。我不知道你把阿湛带走想要做什么、有何企图,但我告诉你,休想!”

  陆云初翻了个白眼:“我们夫妻俩要干什么,轮得到你来管?”

  闻珏哑了。

  他嘴巴开合无数次,终究没有找到反驳的话语,假装刚才那句话没有听到,继续说:“你让侍卫给我递信儿,我快马加鞭赶到这里,就是为了处理此事。既然遇到你了,便正好问个明白。”

  这话听起来还算有点良心,是小说里那个人模人样的男主。

  陆云初道:“行吧。对了,柳知许呢?”

  闻珏噎了一下:“她跟在后面的,马上就到。”

  陆云初点点头,盯着他这幅奇奇怪怪的表情,忽然问:“你刚才那个样子被她看见了?”

  岂止是看见了,还被闻见了,还被嫌弃地后退几步躲开了。但闻珏自然是不可能告诉陆云初的,他咬牙切齿地笑道:“不该你问的别多问。”

  啧啧啧,这就是古早霸道男主嘛,好可怕哦。

  陆云初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气得闻珏青筋直冒,让她脑里不自觉地冒出一个想法:她没法杀了男主,但如果把男主气死了,是不是剧情世界也崩塌了。

  若是闻珏知道她此刻的想法,可能真的会被气死过去。

  没一会儿,柳知许就来了。两人互相打了招呼,寒暄了一番,柳知许便上楼收拾行李了。

  时候差不多了,陆云初的肥肠还焖在锅里呢,米饭也蒸好了,她便回厨房把剩下的肥肠爆炒和干煸成了两盘小菜。

  等一切准备好后,肥肠大餐便可以上桌了。

  热气腾腾蓬松喷香的白米饭,面上浮着红润亮油的红烧肥肠,一道干煸肥肠,一道爆炒肥肠,硬是把肥肠做出了三种花样。

  闻湛和陆云初相挨着坐下,准备吃饭。

  闻湛并不会因为刚才见过肥肠的真面目而丧失胃口,他胃口好,来者不拒,吃什么吃得欢。

  陆云初更不会了,光是闻着肥肠独特的油润香味就流口水。

  唯一会对肥肠表达强烈不满的,当然只有闻珏了。

  “你们怎么可以吃这个!”他从楼梯上跑下来,难以置信地看着陆云初,“你平常就给他吃这些东西?”

  陆云初理不想理他。倒是柳知许连忙跟着跑下来,拦住了闻珏,劝了几句。

  陆云初对柳知许还是很友善的:“柳姑娘饿了吗,不如坐下来一起吃点?”

  柳知许也没推脱,道谢后便坐下了。

  留下闻珏在那涨红了脸,支支吾吾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这可是……这可是……”最后也没说出那些回忆起来就恶心的词汇。

  他叹了口气,在剩下的那个位置坐下,决定先和陆云初商议一番,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容耽搁。

  于是陆云初便和他一边说,一边吃饭。

  红烧肥肠不辣,麻度适中,表面那层红亮的色泽更多的是豆瓣酱和红酱的功劳,肥肠裹上红亮的油光,抖动起来颤巍巍的,往白米饭上一放,红白衬托,顿时让人口舌生津。

  陆云初给闻湛倒了碗温水,让他涮涮油再吃。

  闻湛点头,率先品尝了第一口肥肠。

  红烧肥肠的肥肠内部油脂被扯得干干净净就,口感显得十分轻盈。下锅前用大料焯水去腥,又用各种辛香料卤制入味,配上清淡不过辣的茱萸油,入口一丝腥味也没有了。

  肥肠十分有弹性,表皮光滑而轻薄,嚼起来却韧性十足,久嚼不烂,越嚼肥油香味越浓厚。

  没有人可以拒绝脂肪带来的快乐,闻湛更是十分喜欢这种感觉。他吃惯了清淡的,如今身子好了一点,便撒开欢了独爱碳水和脂肪。

  他埋头飞速地吃起来,一口接一口,动作麻利,白米饭肉眼可见地消减。

  陆云初正在和闻珏说话,没管他,倒是闻珏眼皮直跳,内心不断在问怎么回事。

  他觉得这一幕有点心酸,不忍直视,挪开目光,然后就看到了同样埋头狂吃的柳知许。

  紧实的肥肠久煮不烂,越煮缩得越有滋味,即使是经过了十八般武艺似的香料熏陶,仍旧保留了其肥美的脂香味,同肥肉不同,肥肠的脂肪香气更加的厚,更加的润,散布在唇齿之间久久不散,回味还带着丝滑温润的的回甘。

  猪下水的魅力就在于此,喜欢的人会无比喜欢,每吃一口全身上下的细胞恨不得随缠绵柔肠的油香舞动。

  肥肠柔韧韧、香糯糯,配着米饭口感吃更能衬托其浓厚的卤香,越吃越上瘾。

  闻珏觉得自己是个好人,所以决定还是不要告诉柳知许这个东西是什么了。

  他轻咳一声,对陆云初继续说:“看来这群人的目的不简单,我已,咕嘟,做好防范——”他的话卡住了,太尴尬了,他真的没有馋,他怎么可能馋,但是这香味实在是太勾人太具有迷惑性了。

  所幸陆云初忙着干饭,没有注意到他,要不是一定要嘲笑他一番。

  他松了口气,继续道:“待我抓住他们,绝不会心慈手软。”

  “啪”,陆云初按住闻湛的手:“别吃这么急,油乎乎的,不是叫你涮一涮吗?”

  闻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副不小心忘记的模样,抿着嘴角看陆云初,怕她生气。

  如果闻珏会说“卧槽”,那他此时此刻一定会卧了个大槽,但他不会,所以他只能在心中惊叹一声“呜呼!”。

  不,这不是我认识的阿湛!

  陆云初对他这样的表情发不出脾气,只能絮絮叨叨道:“我这是为了谁好?”

  她夹起一小块儿干煸肥肠:“这个也不错,油香更重,你试试。”

  闻湛眼睛还盯着红烧肥肠呢,头已经侧过来了,看不用看,张嘴就接过了。

  这投喂的姿势太熟悉了点吧!

  闻珏又连着“呜呼”几声。

  干煸肥肠保留了肠壁内部的脂肪,同爆汁的肥肉不一样,肥肠的油节被煸得紧实,嚼起来柔韧不烂。外壳焦脆,每嚼一口能嚼出浓厚醇香的油脂。

  鲜香酥麻的干料藏在肥肠褶皱里,被肥肠冒出的滋滋油分炸出了香味儿,嚼起来又香又麻,活色生香。

  闻湛眼前一亮,果断转移目标,专攻干煸肥肠。

  柳知许不自觉被吸引,尝了一口,做出同样的表情,连忙朝干煸肥肠伸筷子。

  而闻珏已经移开了目光,正在努力找回刚才未说完的话题。

  想到百姓们的生命,想到胆敢挑衅他的阴险之人,想到若是没发现会面对的后果,他起身,沉声道:“没想到差点被鼠辈算计,真是奇耻大辱。来日我定当悉数讨回,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后悔当初如此轻看我,胆敢在我地盘上撒野!我,闻珏,在此立下誓言,定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一番激昂霸气的演讲落幕,他闭上眼睛,平复下沸腾的热血,又恢复了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主形象。

  他转头,脸上不自主带上了邪魅的笑容,想必他们一定被他的气势震撼得——

  “嘎嘎嘎。”嚼干煸肥肠的。

  “呼呼呼。”刨饭的。

  “铛铛铛”疯狂夹菜以至于筷子不断碰到瓷碗壁的。

  一阵风吹过,吹来的是肥肠的香味,吹不散的,是闻珏的寂寞。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天热了澡堂人太多了,每天都在排队,还是排一长溜的那种,所以以后更新推迟到晚上九点吧。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