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_投喂病弱男配
飞蛾小说网 > 投喂病弱男配 > 31、第3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31、第31章

  陆云初猛地站起来,满脸惊惧。

  闻珏被她这个阵势吓了一大跳。

  整天一惊一乍的,他非常确信她疯了。

  她抬头望天,四周黑沉沉的,火光照耀下,隐约可见白色的雪花飘落。

  陆云初伸出手,心脏直跳:“初雪……”

  柳知许从马车上爬下来,同样望了望天,担忧地道:“不知这雪会不会下大,若是下大了可怎么办?我们继续赶路吧。”

  闻珏同样有此顾虑,点头道:“你说的对。”他面带疑惑,“白日时天色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要下雪的样子,怎么到了晚上就忽然下起了雪。”

  因为今晚老天爷决定要让我摔断腿了!陆云初深呼吸几次,平复心情。

  她转头看着男女主,或许是因为她的出现,导致他们俩一直没太大进展,剧情等不及了,非得让她受伤激化矛盾顺势推一把进度吗?

  她没有犹豫,一头钻进了柳知许的马车,对她道:“今晚下大雪,能收留我一下吗?”

  黑暗的马车里,柳知许眼神变换不明。

  她定定看着陆云初,心中疑虑重重。她看不透陆云初,陆云初说话做事总是很有古怪,偏偏又不像是有心接近她的样子。

  这次她和闻珏低调出城,为的是合作探查机密,陆云初怎么会突然跟上来,还要留下同行?

  柳知许不是什么小白花,她的心机手段不比闻珏弱,但在双强言情小说里,男主总会盖过女主的风头,女主被记住的往往只有和男主的感情纠缠。

  她牵住陆云初的手,陆云初指尖冰凉的温度让她下意识蹙眉:“陆夫人,你很害怕?”

  陆云初反手紧握住柳知许的手:“是。柳姑娘,我知道你会觉得我行事诡异,但我发誓,我绝无害你之心。”

  她恳求道:“请你今夜留下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让我一个人单独走。”

  柳知许没有答应,而是问了一句:“你知道你这样说话有多奇怪吗?”

  陆云初很忐忑,她并不认为她们俩有多深的情分。她闷闷道:“……我知道。”

  空气中传来一声轻笑,柳知许语气恢复平常:“好,我答应你。”

  陆云初愣住了,抬头看她。

  柳知许笑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我不会多问的。我信你。”她眨眨眼,“更何况,我还欠你一份救命之恩呢。”

  陆云初脑子木了一下,半晌反应过来,她应该说的是自己顶替闻珏救她的那件事。

  柳知许掀开车帘,对马夫道:“启程吧。”

  陆云初随着她的动作往外看去,雪花从星星点点办成了花瓣大小。短短时间内,雪就变大这么多。

  马车刚走没一段路,车厢旁侧的车帘就被掀了起来,露出闻珏黑沉沉的脸,他绕过陆云初,不快地问柳知许:“你让她留下了?”

  柳知许并没有用陆云初那套说辞说服闻珏,只是道:“是,雪下得太大,陆夫人一个人行路不安全。”

  闻珏咬了咬牙,想要赶走陆云初的心思很明显:“若是平时也就算了,今日……”

  陆云初担忧地看着柳知许,她知道他们此行不能有任何变数,生怕柳知许临时反悔。

  柳知许没有理会闻珏的疾言厉色:“你若是着急,就先行路吧,我们随后就来。”

  闻珏惊讶地挑眉,语气愈发严厉:“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知许不答,铁心要留下陆云初了。

  虽然闻珏对柳知许有好感,但这些好感都是建立在她是个聪明人的基础上,如果她因为一时心软犯糊涂,那她便配不上他的欣赏。

  他嗤笑一声,抛下车帘,一夹马腹,带领侍卫消失在大雪中。

  这也太没绅士风度了,陆云初很是鄙夷。若不是知道柳知许有影护着,她一定会担心此行安危的。

  柳知许脸色不变,为她倒了杯热水:“喝点吧,你身上很凉。”

  陆云初有些赧赧:“抱歉,是我拖累了你。”

  柳知许摇头,笑了一下:“这条路只有一个方向可走,而最近的荒庙就在不远处,按这雪落的势头,他们再怎么疾行也会在荒庙处停下。”她压了压车帘,语气平静,“我们会在那里见面的。”

  她说的没错,等到她们到了荒庙处,闻珏一行人早已在这儿生起了火。

  他见到几人进来,脸色一变,以为她们故意跟上来的。但下一刻,脑子转过弯儿来,明白她们只能在这儿歇脚躲雪,便压下了怒火,什么也没说。

  他坐在火堆旁边,等着柳知许过来烤火,顺势给他低头道歉。

  结果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们过来。抬头一看,柳知许他们在庙堂边角拾了一些枯草枯柴,自己生起了火堆。

  他盯着两人,恨不得用眼刀将陆云初千刀万剐。

  还没多看几眼,陆云初忽然站起来,一副要往外走的样子。

  闻珏惊了,他平常很恨地盯着她,她也没有这样的反应啊。

  陆云初没走几步,柳知许就拽住了她。

  柳知许满脸惊诧:“陆夫人?”

  陆云初难以控制身体,她努力转头,挤出几个字:“拦住我。”原来摔断腿的方法还是从马上跌落,她刚才走进破庙提心吊胆的,生怕哪里塌方把她腿压断了,所以没让柳知许把她绑起来。早知如此,她一定不会让自己身体可以行动。

  柳知许第一次没有维持住平静的神情,她下意识拽紧了陆云初的袖口,语带慌张:“怎么了?”

  闻珏见状走过去,既然陆云初已经来了,他没必要再撵走她,于是他道:“别走了,留下吧。”

  可是陆云初偏生要跟他唱反调一般,甩开柳知许的手:“我必须得走。”

  闻珏不乐意了,把刀一横:“我还偏不准你走了。”

  柳知许又惊讶又无语,赶紧借此机会拦住陆云初。

  而陆云初面上波澜不惊,心里还真想给他磕个头。谢谢你,杠精男主。

  她重复道:“我必须得走。”

  柳知许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但既然自己答应了陆云初无论如何都得留下她,就必须的坚守诺言。况且暴雪突至,现在确实不应离开破庙。

  她紧紧拽住陆云初的衣袖:“雪太大了,出去很危险。”

  陆云初脸上神情不变,但眼里情绪翻涌,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她往外走绝非出自本意。

  柳知许心中升起一股莫大的恐慌,她总是对不可控的事情感到害怕。是有人威胁她吗?不可能,若是有人盯着,影一定会告诉自己。那么威胁她的人不在附近,或许是用其他人威胁,或许是陆云初忽然反悔,或许是南疆的蛊虫……

  每一条理由都被她否定,她实在想不出答案。

  她抛开理智,决定相信直觉。

  陆云初不惧闻珏的威胁,推开他的刀鞘,猛地往外冲。

  闻珏没想到她会这么疯狂,没来得及拦住她,眼看着她就要冲入大雪中,柳知许忽然从背后抱住了她,两人一踉跄,就地打滚摔倒在庙门前。

  柳知许压在陆云初身上,撑住自己的体重的同时不让陆云初起身。她低头看着陆云初,冷静道:“除非你告诉我理由,否则你不许走。”

  雪风刮起柳知许的黑发,陆云初与她双眸对视,很难不心动。

  谁知下一刻,闻珏跑过来,一把拽起柳知许,恨铁不成钢道:“你跟她闹作一团做什么,她发疯要走就让她走,死在外面正好!”

  或许是女主扑她那一下打断了剧情的安排,陆云初感觉身体控制权短暂地回归。她没有犹豫,抬脚对着闻珏就是一踹。

  闻珏被踹得向前扑腾几步,转头诧异地看着她,下一刻暴起:“你找死!”

  陆云初:“对!我太贱了!快,把我绑起来!”

  怒火攻心,闻珏理智全无,马上就答应:“来人,把她绑起来!”

  陆云初心里一松,还没来得及庆幸,就发现那些侍卫跟听不到闻珏说话一样,没有任何行动。

  闻珏也察觉到了他们的异样,但他来不及多想,准备自己上手擒住陆云初。

  刚刚朝她走了两步,他的心口忽然一痛,全身力气骤然失去,痛得他差点跪在地上。

  他气得眼睛发红:“陆云初……”

  陆云初一边不受控制后退朝雪中走,一边疯狂摆手:“不是我!我踹的是你的臀,不是心口!”

  很有道理,闻珏缓过劲儿,正想追出去,结果旁边的柳知许先一步追了出去。

  同他一样,刚刚走几步就心口一痛,跌倒在地。

  闻珏赶紧上前扶起她,再抬头时,疯女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苍茫一片的大雪中。

  柳知许瘫在闻珏的怀里,换不上气,但用尽力气唤着:“影。”

  可是白茫茫一片的大雪中,并没有出现那个黑色的身影。

  影从来没有唤不出来的时候,怎么回事?

  柳知许浑身发软,有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窥探到了她不该察觉的世界。

  太阳穴剧烈地抽痛着,她咬紧牙关忍耐,想要再次呼喊影的名字,但下一刻就无法抵抗,沉沉地昏了过去。

  而一头钻入大雪的陆云初被迫翻身上马,雪风呼啸,劈头盖脸地往她脸上吹,她眼睛都睁不开了。她把头埋在马脖子上,紧紧地抱住马脖子。

  无论马怎么奔腾,她都不能让自己被甩下去。

  马跑得太快,鹅毛大雪化作了利刃,不停地往她身上刮,即使她把头埋在马脖子后面,也依旧很难呼吸。

  她只能低头看到地面上不停后撤的白雪,感受雪不停地往眼睛和鼻腔里灌。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前两世的记忆闪回,她发觉自己都快要忘了摔断腿时的痛苦了。

  或许没有那么痛吧。

  她想到了闻湛,想到了折磨他的病痛,想到了两世的错过。前两世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去世了,而现在他还活着,他们俩总算是有一个人改变了命运,其实这就已经足够了,人不能太贪心。

  她突然恢复了力气,拽紧缰绳,努力地支起上半身往前看。

  只是一眼,雪风就迫使她不得不重新闭上眼睛。

  前方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但至少没有树丛没有悬崖,还能安全一段时间。

  她咒骂着,紧紧抱着马脖子。早死早超生,还不如来个痛快。

  她穿得很厚,但扛不住在暴雪天纵马疾驰,没过一会儿全身都冻僵了,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是否还抱着马脖子了。

  不如松手吧,现在掉下去,说不定不会摔得很重呢?

  想法从脑里闪过,她一个激灵,立刻清醒过来。

  以现在马奔跑的速度来说,若是掉下去,别说摔断腿,能保住命都是奇迹了。

  她有些害怕,只是一个松懈,剧情都开始影响她的斗志了吗?

  她咬着牙,用尽力气拽着缰绳,手心被勒出了血,但她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不仅她浑身冻僵,马也是,缰绳如此勒着它的脖子,它就像毫无知觉一般,麻木机械地超前奔跑,纵身跃入一旁茫茫无际的雪海中。

  柳知许咬破舌尖,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她想要推开闻珏,想要大喊影的名字,但她完全做不到。

  她心中涌起巨大的无力和恐慌,看着喧嚣怒吼的雪风,迫切希望雪中能出现那道黑色身影。

  她躺在闻珏怀里,眼里泛起迷茫的雾气。她不想依靠在这个人怀里,她的直觉让她在最艰难最恐慌的时候,只想找影,可她想不起影的面貌,更没听过他的声音,只记得他的黑色身影。

  忽然,苍茫雪幔中出现了一个黑点,那个黑点越来越近,柳知许不由得紧紧攥起了拳头。

  来者一身黑衣,斗篷盖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个精致苍白的下巴。

  他身形瘦削,却极为挺拔,攥着缰绳的手布满了丑陋的伤疤。

  即便如此,他骑着高马,低头看他们的角度仍像是在睥睨。明明看不清神情,但她却能感觉到他傲然凛冽的气度,于风雪中更甚。

  柳知许感觉到闻珏身体变得僵硬。

  她听到他下意识喃喃喊道:“殿、殿下……”

  那人坐在高头大马上,暴风雪试图掩盖他的身形,吹过他的黑色斗篷,将从里面钻出来的墨发吹起,在空中飞扬不停。

  他没有说话,只是张嘴比了个口形。

  雪花太密,柳知许无法辨认,但闻珏却忽然伸手,用剑鞘指向前方。

  黑衣人没有犹豫,立刻纵马闯入茫茫雪雾中。

  陆云初不知道跑了多久,或许很短,或许很长,她已经丧失了对时间的感知,浑身麻木。

  她刚才紧拉着缰绳,勉强避过了稀疏的树林和石碓。

  手心的血流出来,很快就被风雪冻住。

  幸亏还能受伤,这样下一次拉缰绳的时候,重新破开的伤口能提醒她清醒。

  可是她坚持不了了,太痛苦了。

  她无法再次唤醒自己的身体,连意志都快要丧失了。

  何必挣扎,不如就此跌落,反正都逃不过一个断腿的结果。

  到此刻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挣扎不过是徒劳,反倒落得满手伤痕。

  若是一开始就从马上跌落,说不定还会被男女主捡回去,不像现在这样,四处茫然,天连地地连天,跌落在这儿一定会被冻死。

  可是她不能死,闻湛还在等她。

  求生的意志持续了两世,绝不会在第三世就轻易消散,反而会越磨越强。

  陆云初抬头,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处黑点。

  看来又是枯树林,她要打起精神避过。

  可是她实在没力气了,头昏沉沉的,像被暴雪压住了,怎么也抬不起头。

  在似乎永远不会停歇的狂风暴雪中,陆云初终于丧失了斗志,松开了攥紧缰绳的手。

  颠簸的马匹没有停下,她被甩起,又重重落下,随时都会被甩出去。

  “吁——”

  一声尖锐的嘶鸣划破寂静的雪夜,皎洁的月光洒下,照亮了纵马擦身而过的身影。

  陆云初被甩飞,但并没有感觉到疼痛。或许是她被冻僵了,已经无法感知疼痛,也或许是积雪太厚,蓬松的雪托住了她……

  她抵抗着昏沉的念头,尽力睁开了眼。

  眼前是一抹暗色的衣襟。

  她想到了穿越来的那个夜晚,将血人从梁下绳解救下来时,也是这抹暗色衣襟。

  奔腾的马惯性太大,来人无法抗衡,抱住她一同跌落在雪地。

  她被藏在温暖的怀抱里,头部被护着。他们在雪地里翻滚,最后在陡坡处停下。

  她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只感觉到身体被斗篷盖住,然后他起身,将她抱了起来。

  大雪没过膝盖,他深一脚浅一脚走着,却走得很稳。

  陆云初被埋在斗篷里,身体渐渐温暖了起来。

  耳旁是呼啸的风声,还有脚踩雪地的“嚓嚓”脆响,她嗅到了他身上清冷的药香,无比心安。

  在昏过去的前一刻,她用力抬手,搂住了闻湛的脖颈。

  真好,原来这一世,我们都可以脱离命运的摆布。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