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_投喂病弱男配
飞蛾小说网 > 投喂病弱男配 > 20、第20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20、第20章

  闻湛所居住的院子实在荒凉,眼看着要过年了,陆云初摩拳擦掌准备把院子收拾得热闹一些。

  闻珏虽然嘴巴上大喊“我是你下人吗”,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替她置办了大量过年用品,估计最大的原因在于对闻湛的愧疚吧。

  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陆云初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往窗户上贴窗花了,什么图案喜庆贴什么,古典雅致的雕花窗硬是被她糊出了农家大院的气质。

  就连闻湛这种浑身萦绕着清冷孤寂气质的人往窗前一坐,也再没有了那种凋零感,而是充满了勃勃生机,仿佛窗外就是充满希望的田野。

  闻湛穿上了新衣裳,披着皮裘大氅,衣襟周围镶了一圈雪白的狐毛,将衬得他越发清隽温然,身姿挺拔。

  他无奈地跟在陆云初身后,见她端着小踩凳四处乱跑贴窗花,提心吊胆地围着她,怕她一不小心摔倒。

  等陆云初终于把最后一扇干净的窗户嚯嚯完,他才把本子递到她眼前:有点热。

  陆云初转过来多看了他几眼,才点头道:“那就脱下吧,冷了记住穿上。”

  闻湛将大氅取下,准备挂回屋内,陆云初正准备同他一起回屋内,忽然感觉身子一僵,消失已久的剧情指引感回来了。

  最近女配戏份为零,可谓是度了一个长长的假期,但是假期总有结束的时候,看来又得跑剧情了。

  她感觉自己再被推着往厨房走,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冬日寒凉,许久没见到珏哥哥了,我应当为他送碗热汤。

  才不要和男主单独相处!

  陆云初连忙对闻湛的背影喊道:“闻湛,等会儿盯紧我,我们一起出门!”现在闻湛能够同她一起出门,跑剧情也没那么孤单了。

  她来到厨房,一点儿也不想给闻珏做好吃的,试图乱做一通糊锅的黑暗料理,但被剧情制止了。

  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在冒着“用心做饭”的劲儿。

  陆云初阴恻恻一笑,好,那就用心。

  她绕到厨房后方的杂物间,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坛子,一股奇异的臭味瞬间扑面而来。

  前些时日她新鲜笋子用山泉水腌制后放在这儿,若是腌制的时间短些,刚出坛的笋是不会臭的,只有微微的酸香和清新味,脆生生,水灵灵的。

  但发酵时间长了以后,那股淡淡的酸味将逐渐往奇妙的方向发展,带点馊的腐臭味,不需要多大的量,气味就能浓郁得把人掀翻。

  这是螺蛳粉最具有标志性的臭味,但就是这股臭味最让人上头。臭到筷子和锅都沾上洗不掉的气味,臭到洗完澡以后发丝还隐隐约约能闻见味儿,臭到初尝者要鼓足勇气才能迈入这个神奇的世界。

  或许是因为螺蛳粉那股酣畅淋漓的鲜香酸辣味,也或许是因为这股越吃越上瘾的臭味,螺蛳粉的美味带着一种独特的放纵感,夜深人静或者是素淡过久时,总想再嗦一碗热烫到让人眼泪鼻涕一起流的螺蛳粉。

  把前些日子从河鲜桶里的螺蛳捡出来,慢慢熬煮,配上各色配菜,看似简单,实则充满柳州人民的奇思妙想和技艺的螺蛳粉就大功告成了。

  陆云初在厨房倒腾了一下午,总算在饭点前做出了一大锅螺蛳粉。

  她用小锅装上,将锅盖牢牢扣实,放入最大的那个食盒里,双手提溜着往外走。

  走到门口喊了一声闻湛,闻湛马上从厢房里冒了头。

  还未靠近陆云初,他就隐隐约约感觉不对劲儿了。本以为她在厨房忙乎一下午,应当在做什么丰盛的晚餐,可现在为什么他闻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臭味?

  陆云初被剧情推着走,一边走一边同他解释:“我们先去给闻珏送饭,等会儿回来吃。”

  吃?吃什么……闻湛往她手里的食盒看了一眼,默默地咽了咽口水,不敢提出疑问。

  到了闻珏院子门口,果然被拦了下来。

  侍卫还是那张冷脸,还是那句老话,但今日的冷脸没崩一会儿就因为闻到奇怪的味道而有垮掉的趋势。

  剧情和陆云初的想法不谋而合,让她站在院门大喊。

  没过一会儿,一个小厮跑过来,一脸不耐烦:“主人让她进来。”

  于是陆云初提着食盒走进了院里。

  她拎着食盒走过,那股若隐若现的臭味更加明显了,侍卫悄悄回头看了她气势汹汹的背影和过于大的食盒,心下有一个难以置信的猜测:不会因爱生恨,要去院里朝主人泼那什么吧……

  闻珏正在亭中作画,眼见天要昏暗下来了,吩咐丫鬟收拾好画作,余光瞥到陆云初走来,人还没走到他跟前,他就先不耐烦地开口了:“你到底还要纠缠我到什么时候!”

  陆云初委屈巴巴道:“天气寒冷,我只是想给你送碗热汤。”

  闻珏本应跟着台词继续走,结果余光瞥到了她手上巨大的食盒。

  送热汤本应是温情小意的事儿,一小盅甜汤,精致的白瓷碗,怎么想怎么朦胧暧昧,可到了陆云初这儿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了?

  闻珏眉角抽了抽,一时忘了自己接下来想要说什么了。

  两人在这个时候本应有一番口舌纠缠,这么一断,也就没有按照剧情走下去了。

  闻珏揉揉太阳穴,眼神一挪,忽然看见了站在转角处的闻湛。

  他十分惊讶:“你怎么来了?”

  闻湛披上了大氅,习惯性地摸了摸陆云初最爱的衣襟狐狸毛,转头看向她,示意自己是跟着她来的。

  这个动作……这个姿态……太像扛着麻袋的亲戚领着自己打扮得金雕玉琢的小孩上门拜年了。

  闻珏彻底找不到发火的感觉了,他叹了口气,在凳子上坐下:“说吧,你们二人前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陆云初懒得跟他多费口舌,准备走完剧情就回去。

  她把食盒往桌上一放,发出“噔”的重响:“都说了给你送吃的了。”

  一股奇异的臭味飘来,闻珏吸了吸,以为自己鼻子出了问题。

  他也懒得应付陆云初,只道:“好,你送完了,可以走了。”

  偏偏女配这个女人就喜欢纠缠不休,她脸上挂着殷勤的笑容,对着闻珏道:“你尝尝我做的汤好不好,尝一口我就走。”

  闻珏忍无可忍,眉头紧蹙:“够了。”

  陆云初嘤嘤嘤:“你尝一尝好不好,不要这样对我。”

  闻珏正要说话,陆云初已经一把掀开了食盒盖子,一股浓郁的臭味将闻珏掀得连连后退三步。

  他难以置信,没想到真的会有人为爱痴狂,瞪圆了眼,吼道:“陆云初,你疯了吗!你居然给我送屎!”

  这洪亮的一声吼,足以将四周震慑得安静下来。

  陆云初:……

  她默默转头看向站在转角处惊讶错愕的柳知许,又看看终于看清食物的满脸通红的闻珏。

  嗯……对不起,男主你狂拽酷炫、高贵君子的形象彻底没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