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_投喂病弱男配
飞蛾小说网 > 投喂病弱男配 > 14、第1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4、第14章

  陆云初跟着剧情的指引走,走到两院之间的假山处,一眼就看见了在亭中赏景的柳知许。

  她不受控制地朝柳知许走过去。

  柳知许看见陆云初过来,脸上的神色从深思变为惊讶。初入府时,她觉得这位陆夫人实在是奇怪,呆了几日后,她发觉似乎闻府的主人闻珏比她还要奇怪……莫不是这地儿风水不太好?

  她对陆云初行客气行李:“二夫人。”

  一踏入亭中,陆云初就感觉头皮一麻,这是身体本能的恐惧反应。

  她敏锐地感觉到有一个人正在注视着自己。

  书里模糊的剧情从脑海闪过,没猜错的话,这个在暗中注视着自己的人正是女主的暗卫。

  柳知许作为双强文女主,看着柔弱,实则内里有一股韧劲在。

  她此次出行明里只带了几个侍卫,伪装成普通大家小姐,暗里还带着一个武功高强、心狠手辣的暗卫。此人是奴隶堆里磨出来的恶人,关键时刻可以一敌百,女主谋划的需要沾血的腌臜事通通经由他手。

  每次他出场都是无声无息的,对着女主点个头,女主便知道他已经把人解决了。

  这人武功高到一种变态的境界,便是男主光环加身的闻珏也望尘莫及。最后女主被人算计,他带着女主从沦陷的城池中突围,浑身浴血,而后又护着女主滚下山崖,女主只受了轻伤,而他浑身没有一块儿好肉,气绝身亡,死前是他第一次开口说话,也是最后一句——

  “属下无能。”

  无能二字深深刺痛了女主。他的死让女主失去臂膀,但让女主痛定思痛,向算无遗策成长。

  陆云初对柳知许回了个礼:“柳姑娘,可否一叙?”

  柳知许抛开刚才的胡思乱想,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笑道:“当然。”

  陆云初在她面前坐下:“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耽误柳姑娘的时间,直入主题了。”

  柳知许想着两次会面的经历,有种不详的预感:“陆姑娘请讲。”

  陆云初的手臂忽然动了起来,朝怀里探去。

  电光火石间,她的脑海里闪过那天大雨捡到闻珏玉佩的画面,明白了剧情是要干什么。

  她控制着自己的手,努力不握住衣襟里的玉佩。

  她的表情挣扎,让柳知许有些茫然:“陆夫人?”

  陆云初的动作看上去就像是在把手探到怀里一动不动,表情挣扎,确实是奇怪,然而实际上她正在把指尖一点一点从玉佩上挪开。

  她以前面对剧情时完全不可控制自己,而现在已经可以控制一下动作幅度了。

  她的指尖终于离开了玉佩,落到了玉佩旁边那块儿热乎乎的饼子上。

  “唰”地一下,她飞速拿出饼子,接上了剧情的动作:“柳姑娘,我有一物要给你。”

  她都要笑出声了。

  哈哈哈!狗逼剧情线,没想到我会在怀里随身揣饼吧!

  柳知许看着她手里的油纸包,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啊?”

  “是的,正如你所想那般,此物……”陆云初嘴角勾起,“柳姑娘是聪明人,不用我多费口舌,想必已经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明明是一番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但谨慎如女主柳知许偏偏还品出味儿来了。

  “我明白了。”她点头。

  陆云初瞪大眼,在内心震惊地喊道,你明白啥了?我给你个饼你能明白啥?为啥我不明白?!

  可惜她还要跟着剧情走,徐徐站起身来对柳知许道:“那便好,我先告辞了。”

  说完后不受控制地走远了,留下柳知许一人深深沉思。

  她想了一会儿,指尖探上油纸包。

  一道黑影闪过站在她面前。

  她的动作被打断,抬头看向面前的暗卫。

  他没有名字,只有“影”这个称呼,影的脸上有一道骇人的刀疤,但柳知许并不惧怕他。

  “怎么突然出来了?”她问。

  影并未答话,作为见不得光的奴隶,他不配和主人说话。

  柳知许手指在石板桌上点了几下,了然道:“我知道这个月的解药还未给你,你再等等,那边还没送来。”作为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胜者,柳家自不会安心将暗卫放在身边。柳家的每个暗卫都被下了毒,解药只有柳家掌权人才有,每月给他们吃一次,以保证可以牢牢地控制他们。

  影身形稍顿,但并不会开口反驳,利索抱拳,眨眼消失在光亮中。

  柳知许站起身,走到扶手边,遥望着萧瑟的枯叶,喃喃道:“难道一切都是真的吗,他们确实是有私情在?”她难过地垂下眸,“我应该相信他是坦荡荡的君子,可、可她给了我他的玉佩,玉佩乃私人……玉佩乃……玉佩……”

  她就像被卡主的机器,不断重复这一词,最后眼里被浓浓的迷茫填满。

  “玉佩?”她痛苦地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为何要说玉佩?”

  她转身快步走向石桌,打开油纸包,露出里面的里脊肉饼。

  似乎有一种桎梏从身上脱离,她短暂得以喘息,坐在石凳上,认真地看着里脊肉饼。

  陆夫人刚才那么挣扎,就是因为……舍不得这一块儿饼?

  柳知许叹了口气,不知如何评判才好。

  拆开油纸包,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

  烧饼外层烤得金黄,内里白软蓬松,麦香明显。里面夹着里脊肉,酱汁浓稠,里脊肉被染成红棕酱色,软白的烧饼馅儿也被浸润,白白棕棕。

  她忍不住吞了下口水,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烧饼怎么闻着就这么香呢?

  柳知许想到了兄长还在时,偷偷带她到益州街上游玩,她见百姓们不舍地掏出几个铜板,满脸期待地买烧饼将其分食,一副极其美味的模样,忍不住叫下人也给她买了一个。

  结果吃到以后非常失望,烧饼的味道只能说平平,不像手中这个烧饼,看着粗糙,但仅仅是香气就足够诱人。

  她将烧饼拿起,缓缓递到嘴边。

  还未碰到,影突然现身,半跪在她身前,打断了她的动作。

  柳知许看他一眼,笑道:“她不至于这么傻,怎么会在烧饼里给我下毒?”

  影抿了抿嘴,终是没有退下。

  被他这么一打断,柳知许感觉腹中的馋虫开始叫嚣,手指一捏,夹馅儿里饱满的酱汁往涌,快速咬下,接住将要涌出来的酱汁。

  她这才知道看着浓稠的酱汁原来不是酱汁,而是里脊肉的肉汁,鲜香浓郁,饼馅被其浸润,内里咬起来湿糯糯的,咀嚼起来极其有满足感。

  里脊肉很能抓浆,不带肥脂却丝毫不柴,又嫩又华,味道咸甜,肌理分明,一丝一丝的,层次丰富。

  热气在口中冲撞,回韵久久不散,她连忙用手帕擦到嘴角碰到的溢出来的酱汁,维持优雅。

  “真奇怪。”她放下烧饼道,“怎么这么好吃?”

  她又陷入了沉思,缓缓道:“她这么频繁地……”

  影捏了捏拳头,在心里接道:频繁地骚扰。

  却听柳知许接着说:“……频繁地对我示好,莫不是知晓了我的身份?”

  影高大的身影有那么一瞬的僵硬。

  柳知许迅速做出决定:“让人查一下她,看是否有古怪。”

  说完,还没等影抱拳告退,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消灭里脊肉饼。

  陆云初对女主的想法一无所知,心情颇好地回到院里,闻湛正在廊下等她。

  “你怎么起来了?”她快速跑过去,“外面冷,不是让你躺着休息吗?”

  闻湛笑着指指厨房,陆云初恍然大悟,一拍脑门:“糟了,忘记熄火了!我的饼!”

  刚迈出去半只脚,就被闻湛拎了回来,眼前出现闻湛早已写好字的本子。

  ——别担心,我把火熄了。

  陆云初点点头,放心了:“今天咱们吃饼,我想了想,整天喝粥人也会喝得没力气,你这么虚弱,还是得吃点让人有力气的。”

  闻湛点点头。

  “不过你得循序渐进,胃不舒服了,马上就停下,知道吗?”

  闻湛再次点头。

  点头的时候倒是利落,吃的时候就全忘了。

  刚出炉的饼最是诱人,表皮金黄喷香,热烫的炉温将麦香激发得淋漓尽致。

  一口咬下去,松软的饼,细嫩的肉,裹不住的肉汁,很难再维持优雅。嘴巴要紧抿,以防肉汁溢出来,脸颊要高高鼓起,才能包住饼,大力咀嚼。

  陆云初从来不是什么精细的人,她做饭,怎么实在怎么来,烧饼个大结实,里脊肉拼命地往里夹,肉汁也灌得满,差点就要裹不住了。

  正是这种实在才让人能充分体会碳水的满足感,抛掉优雅,彻底尽兴地感受食物带来的纯粹欢愉。

  闻湛低着头,速度越来越快,咀嚼地时候脸颊鼓鼓的,一点儿也不像他。

  他吃饭很安静,陆云初抬头才发现这一幕,连忙厉声制止:“吃慢点,小口小口来!”

  闻湛抬头,有种被捉包的羞怯,赶紧咽下。

  结果当然又被凶了:“嚼细了再咽。”陆云初无奈道,“生怕你的胃不痛吗?”

  见她皱眉,闻湛一下子萎靡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小心翼翼地看她一眼,神色染上愧疚,把饼放下。

  陆云初觉得自己真是完蛋了,看见他这幅模样心就软了,挪到他旁边,问他:“胃难受吗?”

  闻湛摇头,摇完头后又摸了摸腹部,确认并非因为自己习惯了痛感而麻木,而是真的没有痛感后,又一次摇摇头。

  陆云初便道:“好吧,那你继续吃,这个吃完就不许吃了。”她坐在闻湛旁边,见他拿起饼,小口小口地啃起来,很想笑。

  看着这么疏离孤冷的人,吃起东西却如此反差,狼吞虎咽的,一点儿也不像他。

  陆云初无奈地摇摇头,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夹肉饼嘛,真像没吃过好东西一样……不对,不是真像,是确实是没有吃过好东西。

  她心中叹气,挤出温柔的笑,把紫菜蛋花汤推给闻湛:“喝一点汤,不着急,慢慢来,等你胃养好了吃多少我都不拦你。”

  请知悉本网: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