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_君有疾否
飞蛾小说网 > 君有疾否 > [第八十一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一章]

  雍和十年,春二月,匈奴九皇子宇文隼举兵夜袭王帐,弑父篡位,称大单于。

  消息传到长安,楚明允嗤笑出声:“居然能让一个废物当了单于,匈奴这是走到穷途末路了吗?”不以为意。

  与此同时,工部尚书岳宇轩也接到了消息,稍作收拾,便入了宫。

  御书房里,李延贞正对着那尊女子木雕细细端详,漫不经心地让岳宇轩将文书搁在案上,连余光也顾不上分些过来。

  木雕已经臻至完美,身姿清绝,长发绣衫,垂手纤如玉,虽仍旧缺了面容,却可料想定是极美的女子。

  “陛下还没想好她的样子吗?”岳宇轩也看向木雕。

  “是啊,总觉得还需仔细考虑。”李延贞望着雕像的眼神温柔,几近眷恋,“偶尔会有模糊的感觉,觉得快要想到她的模样了,可再细想却记不清了。”

  岳宇轩忍不住叹了声,“可惜了。”

  “可惜?”李延贞奇道,目光却依旧没从雕像上移开。

  “没什么,只是感叹陛下如此巧夺天工,若是匠人,定是天下第一等。”岳宇轩笑笑,“臣胡思乱想罢了。”

  “若是匠人?”李延贞忍不住摇头笑了,“朕还真有过这种念头。当年刚为储君时整日被逼着学许多事,还要在几年内补上皇兄们自小就念的书,累得很了,就忍不住跟侍读的苏爱卿抱怨,说要是能出宫做个木匠多好,当皇帝可真是又累又没意思。”

  岳宇轩附和地笑着,见他显出陷入回忆的神情,悄无声息地凑上了前。李延贞雕刻作画时喜好独处,除了大臣有事务汇报,一般不许有人在旁干扰,岳宇轩全无顾虑,伸手在桌案的茶盏上一掠而过,白色粉末细细地飘落在茶中,溶水无痕。

  李延贞浑然未觉,仍慢慢回想着,不觉带了笑意,“只是没想到身旁亲近的宫娥会把这话告诉了旁人,又传到了父皇耳中,父皇勃然大怒,罚朕和苏爱卿禁足在东宫抄书。那夜正是除夕,朕连累苏爱卿不得回府,心里愧疚得说不出话,而他非但不恼反而还安慰朕,好像天生就不会生气似的。抄了半夜的书,手腕酸疼,还止不住的乏困,苏爱卿便让朕去歇一会儿,说好一盏茶后他叫朕起来继续抄,结果朕一觉醒来天已经亮透了,是他把朕剩下的那些也一并抄写完了,连桌上都收拾过了。”

  李延贞足足顿了片刻,才续道:“当时朕看着苏爱卿俯在桌案上睡着,忍不住想,他大概是除了母妃外唯一对朕好的人了。”

  “难怪陛下如此宠信苏大人。”岳宇轩早已退回原位,模样恭敬。

  李延贞终于转过身来,端起茶喝了几口,笑道:“在朕心里,苏爱卿与兄长一般无二。”

  岳宇轩看着李延贞喝下了茶,便不再多留,告退离去了。他心中估算着药效发作的时辰,恰好走出了宫城,放眼望去,满目春和景明,笑了出来。

  大夏摇摇欲坠的权柄,终于要彻底崩裂了。

  只是可惜了那尊木雕要永世无面。

  “师哥,禁军那边传来急讯,李延贞中毒昏迷了。”秦昭疾步走进书房。

  “又是下毒?”楚明允微蹙了眉,“这次是谁下的手?”

  “工部尚书岳宇轩嫌疑最大,当时御书房只有他和李延贞两人在,出事后府中和工部全都不见他的人影,只怕是逃了。”秦昭道,“苏世誉已经下令封闭城门,全城搜捕他了。”

  这时婢女在外面叩响了门,道:“大人,宫中来人要请杜药师过去。”

  秦昭看着楚明允。

  楚明允单手抵着下颌,眸色晦暗,“告诉他们杜越回苍梧山了,不在。”

  “师哥?”秦昭愣了一下。

  “你不想骗那傻小子,就赶快把人打发走,让杜越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楚明允抬眼看向他,“你明白我的意思。”

  “是。”秦昭转头要走,又忍不住脚步稍顿,问了出口:“是要再动手吗?”

  楚明允笑了声,没有回答,而是道:“让禁军统领过来见我。”

  是夜。白日里的满城搜查,闹得长安人心惶惶,一入夜就都关紧了门早早歇息了,生怕招惹上什么事。然而一个幽暗的巷子中缓缓驶出了辆运货的马车,往城门方向去了。

  禁军封锁了全城,城门处更是重兵把守,当即将车截下。

  “怎么回事?不知道封城了吗,退回去!”

  马上的男人连忙下来,“哎哎,官爷,通融通融,这都是些普通的货,您行个方便,就放咱们过去吧。”

  守卫一亮长戟,“上头有令,全城封锁,任何人不准出城,商货也不例外,回去!”

  “唉这……”

  “怎么了?”禁军统领被这边的吵闹吸引,走了过来。

  守卫收回兵器,“统领,这辆车违令出城,不肯回去。”

  “这位大人明察,我这货都是跟人定了契的,晚一天都要赔银子!”男人看出来人地位不低,点头哈腰地凑上前,掏了银子就塞过去,“知道您办差不容易,所以才没敢白天来,一直等到半夜,不也是为您着想吗?你瞧,就这一车,不敢多运!”

  统领掂了掂手中银两,有些为难,“可我这接的是御史大夫的令,实在是……”

  “我知道!”男人又塞了几两,回身一指车上货箱,“您是按规矩办事,当然得配合,您去查,随便查!”

  统领满意地笑了,边将银两收起,边吩咐道:“过去搜,都仔细点!”

  守卫们上前将货箱依次打开,尽是些绸料布匹。男人搓着手,笑道:“那大人您看?”

  统领点了点头,扬手一挥,“放行!”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祝大人您早日升官发财!”

  马车驶出了城,隐入苍茫夜色中。统领收回视线,冲身旁属官使了个眼色。

  官道上马蹄声响,那辆车渐行渐缓,最终停了下来。男人忙下马转到后面,将货箱搬到地上,伸手一推,竟将车壁拉开,露出里面隔出的一方空间。只见有人起身从中走出,不紧不慢地整了整衣衫,对那男人摆了摆手,男人弯腰行了个礼,又驱车走了。

  岳宇轩看了看天色,向约定的渡口走去。

  夜色正浓,树影黢黑,枝杈交横将月色切割,林中有不知名的鸟鸣声声,透出一股别样的幽诡。突然有声细响,像风声擦过树叶,岳宇轩脚下一顿,倾耳去听,并无异样,他抬步迈出,响声骤然而起,急而密地响在四面八方,似远还近。

  岳宇轩心头一跳,仓皇四顾,“谁?你们是来接应我的,怎么不出来?你们是……”

  周遭几乎同时闪过一道锐光,眨眼间全身冰寒一片,几个黑衣人将他围住,长剑直指周身要害。

  “你们……”岳宇轩嗓音发颤,“你们不是接应我的人,你们是谁?!”

  黑衣人如雕塑,一声不吭。

  而身后响起了一道带笑的声音,慢悠悠道:“怎么吓成这样,下毒时的胆子去哪儿了呢?”

  这熟悉的声音在岳宇轩脑中轰然炸开,他想回头去看,却动弹不得。

  “行了,让他转过来吧。”

  黑衣人收了剑,岳宇轩僵硬地转过了身,破碎满地的月影中,青年唇边笑意冷淡,衣上莲纹如血。

  只这一眼,岳宇轩猛地拼命向一旁冲去,砰地一声,烟火蹿升上空绽开,他高举着一支烟火信号,喘息不定。

  影卫们握紧了剑,警惕环顾。

  半晌死寂,毫无动静。

  楚明允饶有兴致地瞧着他,呵地笑了,“特意放烟火给我看啊?”

  “怎么会……”岳宇轩不能置信地望着渡口方向,几把长剑随即架上他的脖颈,划开道道血痕,压得他不得不跪下。岳宇轩神情僵滞着,直到楚明允走到了面前,他突然放声笑了:“明白了,我明白了,两任工部尚书,两个弃子,好,好,死了干净,省得收拾了!”

  “这么开心,不如跟我聊聊?”楚明允似笑非笑道。

  “跟你这种歹毒之人有什么好聊的?”他撕去了谦和的面孔,心头竟彻底畅快了起来。

  楚明允微挑眉梢,素白手指轻轻一抬,“左脚。”

  影卫应声一剑斩下,血光四溅,岳宇轩顿时浑身痉挛着惨叫出声,惊飞了林间鸟,他剧烈地颤抖不止,满脸冷汗地死死盯着眼前人。

  楚明允勾了唇角,道:“李承化手上已经无兵可用了,他还让你下毒做什么?”

  岳宇轩沙哑着嗓子,讥讽反问:“告诉你……你就能……放了我?”

  “不会,”楚明允道,“但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

  “哈哈哈,”岳宇轩大笑,“死怕什么,要成大业,就该有人牺牲!”

  “大业?”楚明允轻蔑地瞧着他。

  “怎么不是大业?”岳宇轩仰起头,直对上他的视线,“这朝廷能苟延残喘撑到现在,不过是靠了你和苏世誉。原先的御史大夫无懈可击,可现在的苏世誉已经有了软肋——”

  话音戛然而止,被扼死在喉中。

  楚明允一手掐着他的脖颈,冷了脸色,微俯身道:“你说,苏世誉怎么?”

  他手上力度一点点收紧,岳宇轩涨红了脸,难以呼吸,却挑衅地冲他笑,不再说了。

  他手指一紧,几乎能听到那喉咙里细碎的响声,楚明允猛地松手将岳宇轩扔开,面无表情地直起身。

  岳宇轩捂着喉咙撕心裂肺般地咳嗽起来,双眼通红,缓了一缓,放声大笑起来,声音嘶哑得变了调,继续之前的话:“……至于你,哈哈哈,用不了多久也要下地狱来的!”他突然扑在身旁影卫的剑上,头颅滚落,鲜血瞬间泼洒开来,溅上了楚明允的衣角,腥气浓郁。

  楚明允低眼看着地上的尸体,脸色阴沉如水。

  天边冷月无声,林中树影婆娑。

  “去通知周奕带兵入京。”楚明允突然开口。

  李延贞因姜媛而中毒昏迷的那次,他要来的那五万精兵至今仍在长安附近驻扎待命,领将正是周奕。

  “师哥,”秦昭忍不住出声,“就像你怀疑的,西陵王恐怕另有目的,真的要……”

  “我用得着怕他?”楚明允声音阴狠,“一个兵权都没了的人,哪怕李承化他不自量力想当黄雀,可我就会是螳螂捕蝉吗?”

  秦昭垂下眼,“是。”

  “还有,”楚明允语气稍缓,“有件最重要的事。”

  “公子,今早在城外渡口不远处发现了岳尚书的尸体,死状极惨,身首异处,但没发现什么别的痕迹。”苏毅回报道。

  苏世誉沉吟着点了点头,问道:“陛下的情况如何了?”

  “束手无策,太医们用尽了法子,不见有转醒的迹象。”苏毅道,“宫里派人去太尉府请杜小少爷了,那边说小少爷回苍梧山了,要派人去叫他赶回来吗?”

  苏世誉闻言微皱了眉,一时没有回答。杜越若是离开长安,临走前一定会特意来找他道别的,不会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了。话中真伪,心下已然明了。

  “上次杜越用的药方宫中应该还留着,让诸位太医再研究看看,倾力而为。”苏世誉道。

  苏毅正要领命,书房门突然被敲了敲,不待应允苏白就冲了进来,匆忙看了自己爹一眼,张口对苏世誉道:“公子,太、太尉府要请您过去一趟!”

  苏世誉一怔,转而平淡应道:“嗯,那备车吧。”

  “公子且慢,”苏毅拦下他,“此时楚太尉突然邀约,只怕是居心不良。”

  苏世誉眸色深敛,淡淡笑了,“不去一见,又怎能知道他所为何事呢?”

  “那公子也该为自己安危着想,不可如此贸然前去,属下这就吩咐人同您一起。”

  苏世誉摇了摇头,“不必了。”

  “公子请听属下一言,这……”

  苏世誉的目光忽然越过苏毅望向了窗外,不远处那方碧塘一派衰败之色,残荷打着卷满是枯黄,茎秆也恹恹地歪倒着,奄奄一息的模样,他问:“不是已经入春了吗?”

  苏毅诧异地转身看去,不知公子怎么提起了这个,却也答道:“是,请人来看了,说是原先夫人种那些奇花异草时将池里水土大改了,不适宜红莲,移栽过来后能长一阵已经不错了,今年怕是难活了。”

  似有什么无声沉入眸中,苏世誉沉默半晌,轻声笑了笑,“难活就罢了,差人清理掉吧。”

  “要种回夫人先前养的花吗?”苏白忍不住出声问道。

  “不必了,”苏世誉轻叹了声气,抬步往外走去,“空着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