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_君有疾否
飞蛾小说网 > 君有疾否 > [第八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章]

  “公子,河间王封邑那边刚传来了消息,军中的总将被罢职收走了兵符,相国元闵跟刚调任到附近的楚党将领赵恪靖走动得颇为频繁。”书房中,苏毅沉声回禀。

  苏世誉听出了言外之意,又记起先前澜依提到的‘事不成’,当即猜出了那天楚明允是在酒楼里私会何人,一时沉吟不语。

  苏毅继续道:“除了河间王之外,其他诸侯军中也各有变动,我们还偶然得到了西陵王使臣秘密入京去了太尉府的消息。”

  “偶然?”苏世誉看向他。

  苏毅对上苏世誉的视线,将这两字又咬得重了,“偶然。”

  苏世誉心领神会,收回了目光,顿了顿才道:“被人设计,西陵王的兵权应当是给的不甘不愿,也难怪想借我之力加以阻挠。”

  “那公子的意思呢?”

  苏世誉略一思索,“此事他做的隐秘,无论是朝廷还是我都难以插手,而且即便能够干涉,如何处置兵权也是问题,还回诸侯手中有悖削藩之策,收归朝廷也不过换了名义到他手中,倒不如先静观其变。”

  “是。”

  “岳大人和项大人可有什么异样吗?”苏世誉问。

  “派去的人一直盯着的,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苏世誉点了点头,只是道:“不急,再多观察些时日。”

  苏毅应了声,见苏世誉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他神情微凝,忽然出声:“属下有些话,还请公子不要怪罪。”

  苏世誉温和一笑,“但说无妨。”

  “属下认为,西陵王虽为朝廷大害,但眼下还是楚太尉嚣张过甚,为压制藩王而放任楚党横行,无疑是舍大求小。公子目光深远,不该犯这种错误。”

  苏世誉脸上笑意淡下。

  苏白一心向着自家公子,公子和楚太尉的事对自己亲爹也是绝口不提的,只不过苏毅毕竟在苏家多年,眼看着公子长大,自然能觉察出些不同寻常来,何况他还撞到过府中下人私下谈论着说公子将玉佩赠人了,“公子向来持正公允,应该最明白为私情所扰乃是大忌。”

  苏世誉默然,苏毅看了他一眼,一整衣袖,后退开来大礼跪下:“属下逾越,愿受责罚。”

  看着中年人叩首拜下,苏世誉缓缓笑了笑,双手将他扶起,方低声道:“我明白。”

  苏毅便不再多说,告退离去。

  他独立在窗前,敛眸沉默。天色转眼深透,书房里没点灯,昏暗一片,远处澜依正拉着苏白往廊上挂花灯,灯火影影绰绰地斜投过来。

  身后门扉吱呀一声轻响,像是被风吹开了,却分明听到多了个人的呼吸声,在他背后不过几步远。

  苏世誉背脊一僵,静了片刻,慢慢转过了身去。

  满月之夜,那人背后落了一地的盈盈月华,都抵不过他眸光清亮,在晦暗迷离的房中,安安静静地瞧了过来。

  千头万绪一瞬间化成了空白,在蓦然乱了的心跳下,苏世誉生生忘了开口。

  楚明允就瞧着他,一点点弯眸笑了,再自然不过地开了口:“吃过晚饭了没?”

  “……”苏世誉没料到会是这么句话,着实愣了愣,“……还未。”

  “那正好,”楚明允拉住他的手,“陪我出去怎么样?”

  苏世誉缓过神来,“多谢楚大人好意,但……”

  “我跟你换。”楚明允打断他的话,低声道:“我拿一个问题来跟你换,朝堂、军中,你想问什么我都如实告诉你,换你一夜时间。”

  “我……”

  “我不碰你,你陪我出去逛逛。除了我什么都别想,就当是还在淮南。”他道,“行不行?”

  语气间蕴着不容推拒的强硬,握着他的手用了力,箍得苏世誉指骨隐隐发疼,楚明允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紧蹙的眉目却透着小心翼翼,别扭极了。

  苏毅的告诫仿佛还萦绕在屋中未散,苏世誉张了张口,干涩得发不出声。

  为私情所扰乃是大忌。

  他比谁都明白。

  可死死压在心底的渴望在这双眼眸中窃窃私语,在疯狂地藤生蔓长,将理智克制一点点吞噬,咽成深入骨的相思。

  好似毕生的痴妄,都尽耗在了他一人身上。

  良久,苏世誉垂下眼定了定神,“好。”他又道,“不过你先放开……”

  楚明允的耐心只到听完第一个字,拉着苏世誉就往外走,闻声时他刚推开门,回眸背着廊外灯华重重,笑道:“怕你又不见了,怎么敢放手。”

  出了府后,苏世誉才发现楚明允那句突兀至极的话原来还不是随口一问。

  两人在酒楼上坐定,苏世誉不禁问道:“你这么晚也还没用饭?”

  “嗯。”楚明允笑盈盈道,“我对着你比较有胃口啊。”

  桌旁的小二抖了一抖,忍不住多看了他们几眼,眼看着楚明允点完了菜,忙殷勤道:“哎两位公子不要元宵吗,咱今天可是上元节啊!合家团圆的好日子,不吃碗元宵喜庆喜庆?”

  “也行。”楚明允漫不经心地点了头,他看向苏世誉,忽然低笑了声:“今晚算是你我难得团圆了吗?”

  苏世誉握着茶盏的手一顿,慢慢收紧了,没有回答。

  楚明允眸光微黯,唇边那点笑意随之散了去,了若无痕。

  气氛陡然大变,小二不知是哪里不对,慌忙有眼色地溜了。两人就此相对无言,菜一道道上来,最后端上了两碗元宵,热腾腾的香气,雪白莹润的糯皮裹着桂花芝麻的馅,满碗的团团圆圆。

  楚明允忽然偏头看向窗外,苏世誉随他视线望去,远处一盏盏天灯浮上夜幕,飘过楼阁雕甍,飘过灯火长街,宛如点点星光。苏世誉视线下扫,……看到了对街上混在人群中探头探脑往这边看的苏白和澜依。显然是苏白看到他被拉住出门,怕出了什么事,而这俩人能偷偷摸摸地跟到现在,显然还是靠着澜依,苏世誉顿时有些无奈,边起身边道:“我去叫他们回去……”

  却被楚明允一把攥住了手腕。他仍望着窗外,看不出什么表情。

  “只是楼外而已。”他没反应,苏世誉想了想,又补充道:“我既已答应了你,就不会私自离开的。”

  楚明允这才看向他,松开了手,勾着唇角为他理了理衣袖,“我等着你。”

  费了不小力气让苏白和澜依放下了心,看着他们俩吵着再要去哪儿玩的背影,苏世誉长舒了口气,他踏入酒楼后忽又停步回身,举目望去,正瞥见一道暗影自楼内掠出,黑羽鸟没入夜色,倏尔不见,是楚明允发下了一道密令。

  苏世誉在原处站了片刻,了然般地垂眸轻笑了声,若无其事地继续往楼上走去,好似什么都不曾看见。

  楚明允看到他回来时无声弯了唇角,用罢了饭,又拉着他在街上闲逛。

  长安街市本就繁华,如今更是热闹非凡,沿街吆喝声乐声不断,满目花灯交映,烟火弥空,游人如流,他们混在其间倒也不会引人注目。

  沉默地走了一阵,楚明允开了口:“那个问题,想好要问什么了吗?”

  苏世誉偏头看向他,温声道:“后来还头疼吗?”

  楚明允愣了一下,“什么?”

  这个反应,苏世誉便明了他是酒醒后全然忘了,淡淡笑了笑,“没什么。”

  “……你问完了?”楚明允有些诧异,“没有别的要问的?”

  “没了。”苏世誉道,“朝堂上的事,我若想知道自然会去查,没必要特意来问。”

  楚明允冷笑出声,“是没必要特地问,还是你根本就不信我的话?”

  苏世誉摇了摇头,话音带笑地反问:“不是你说让我除了你什么都别想吗?”

  楚明允倏然顿住脚步,落后了两步,不远处烟火升空炸开星万点,人群一阵喧哗,他凝视着苏世誉的背影,那两个字在喉中颤了颤,才勉强出口:“世誉。”

  声音极轻,像怕惊醒了什么,被行人吵闹声淹没,可楚明允确信苏世誉听到了,因为他应声也停下了脚步,顿了一瞬,在人潮中转过身来。

  楚明允盯着他,眉目一点点弯起,笑了出来,然后向他伸出手,掌心摊开。

  苏世誉眸光一动,却微皱了眉,“这么多人,你……”

  “你再耽误,一会儿就真要被人围着看了。”楚明允面不改色。

  苏世誉环顾了眼,此时还没人注意到这边,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上前拉住了楚明允的手,随即就被对方反握住,掌心相贴,十指紧扣。

  有好些少年少女与他们擦肩而过,趁难得的节日偷偷拉着手沿街看灯,手心发烫,脸颊绯红尤胜花灯,是最寻常又宝贵的心动。

  灯照夜如昼,笑语盈盈,暗香浮动。楚明允眉眼弯弯,瞧着苏世誉的侧脸,忍不住又道了一声:“世誉。”

  “嗯。”苏世誉指了指前方,“你想吃那个吗?”

  楚明允转头看去,看到卖糖葫芦的小贩被一群孩子围了起来,笑眯眯地分着一串串艳红的糖葫芦。

  “……”楚明允道,“我几岁了?”

  苏世誉不禁笑了出声,“方才非要等人拉着才肯走的是谁?”

  楚明允厚颜无耻地冲他眨了眨眼,眉目盈盈。

  不觉间已经晃到了城外,放河灯和天灯的人都聚在这里,映得河滩上一片灯火煌煌,卖灯的摊贩都在卖力地高声招呼。一家较大的摊位上跑来个伙计,对着他们俩行了个礼,“两位公子这边走,早都按吩咐准备好了,就等您两位过来了。”

  两盏天灯被捧了上来,与旁人放的普通白色不同,灯面天青,还绘着淡淡的水墨,一看便知是精巧特制的。苏世誉端详了会儿,笑道:“准备的这么周全,你喜欢放灯?”

  “我喜欢你。”楚明允不抬眼地道,拿过准备在一旁的笔递给他,“喏。”

  周遭仍不断有灯盏在缓缓飘升,人们嬉笑着仰头去望,目光染上几分期盼,仿佛承载在灯上的心愿能随之上达苍穹,去借问神灵可能应否。

  楚明允写的极快,燃上了灯中烛,抬腕让天灯悠悠浮上,眼睛却看着苏世誉,“还没想好?”

  他隐约看到灯上已经写了什么,但苏世誉又蘸了墨,却忽而落不下笔了。他被楚明允声音拉回了思绪,笑了笑,终是放弃了再添什么,将天灯点燃放飞。

  楚明允望着那两盏醒目的青灯渐渐飘远,似是随意地问:“写的什么?”

  “国泰民安。”苏世誉一脸坦然。

  “……”楚明允沉默了一下,又笑道:“不问问我的吗?”

  “不必了,”苏世誉笑道,“不是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楚明允侧头看他,目光沉沉,低声道:“若能灵验,我就真该去信一信神佛了。”他望了一眼远处,忽然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才松开手没走出两步,忽又折身按住苏世誉的肩,正对上他微诧的神情,“哪里也不准去,等我回来,就一会儿,我不会让你等太久。”

  讶色从他如玉容颜上敛去,苏世誉缓缓露出一个笑来,“好。”

  楚明允不怎么费力就在河滩偏僻处找到了秦昭,顶着面无表情的脸,一见到他张口便是:“师哥,密令不是给你这么用的。”

  楚明允冲一旁买糖吃的杜越抬了抬下巴,“你不是正好把那家伙拉出来了。”

  “他听说要拦他表哥的灯后就非要跟来。”秦昭道。

  楚明允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难怪你这个脸色。”

  秦昭把手中已经熄灭的青灯塞给他,“留着力气同情自己吧。”

  楚明允低眼把灯面看过来个遍,苏世誉的字只简洁落了一面:“一愿社稷昌,二愿黎民宁。”他神色静漠,良久听不出情绪地笑了一声,“还真是国泰民安。”

  说话间杜越已凑了过来,把手中的灯盏递到他眼前,“哎,这个是不是你的?”

  楚明允随手接过,纸面上更为简洁:苏世誉。只有这三字。

  “我还以为你会写报仇呢。”杜越瞥着他的脸色。

  他垂眼以指尖摩挲过那个名字,没有说话,杜越和秦昭也一时无言,喧闹的河滩似乎也渗不进丝毫热烈气氛。直到楚明允抬手揉了揉眉心,一手抬了抬就要赶人,“去远点儿,别来我这边捣乱。”

  杜越咽下了骂他的冲动,立刻拖着秦昭往河边租借小舟的地方去,走了一半,他突然想到什么,扭头冲回还在原处的楚明允身旁,“……我有种直觉,”杜越喘出一口气,“你快去看看我表哥在干嘛!快去快去!”

  楚明允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什么,转身赶往来处。

  他看到他,隔了一段距离。

  苏世誉站在个无人的角落,身姿修长,天灯在他身周交织成一片暖色的海。一盏再普通不过素色天灯在他手中点亮,悠悠回旋着升起。似是觉察到了什么,苏世誉蓦然回首望了过来,千百点灯火映亮他墨色眼瞳,游人拥挤,他眼中只显出穿过人流而来的身影,眉眼温柔地笑了。

  整个天地很吵闹,又在一刹那寂静,听得见月照河水潺潺,听得见楼台歌谣隐隐,听得见远山寒钟阵阵,听得见那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楚明允一把握住他的手臂,抬头看去,那盏灯早混在漫天升起的灯海中,无从分辨了。

  “我没有走。”苏世誉看着他。

  “你写了什么?”楚明允把他拉近一些。

  苏世誉难以觉察地顿了一下,然后又一脸坦然:“国泰民安。”

  “那何必要写两次?”楚明允紧蹙着眉,紧盯着他不放,“你写了什么?”

  苏世誉有些不解,笑道:“不过是盏灯罢了,何必这般在意。”

  楚明允不吭声,眸深似海地看着他,四目相对,良久,他缓缓凑近上去。

  苏世誉呼吸微滞,没有动作,感觉到他的呼吸近了,在即将触及的分寸之间,楚明允却忽然停下了,微哑着嗓音,轻声道:“你若是觉得恶心,可以躲开。”

  离得这么近,字字的气息都能感觉到,温热的酥麻。

  指尖猛地一颤,苏世誉拉着他退入树影下,沉默一瞬,缓缓闭上了眼。

  下一瞬整个人就被压在了树上,楚明允却还是竭力在克制的,生怕粗粝的树干硌着他。幽暗不明的树影下甚至连面容也看不清,他倾身,自苏世誉额头一分一寸吻下来,眉心至眼角,终挨上了唇,他低叹了声,再无迟疑地吻了上去。

  像是怕惹得苏世誉反感,他压抑着急切,几乎轻柔虔诚地吻过唇,复又抵开齿关,舔舐纠缠,缠绵至极,却比任何烈酒都引人耽溺。

  游人渐渐散了去,河中小舟上更是寂静,无数天灯被风吹送来,环绕舟畔映照得暖光融融。杜越扒着舟沿伸手去触飘近的天灯,一盏素白灯盏打着旋缓缓近了,露出上面一行墨字。杜越眯着眼辨认,“三愿我所爱……哎这字有点眼熟——啊秦昭!”

  秦昭反应迅速地将差点一头栽到水中的杜越捞了回来,杜越后跌了一步直接倒在他怀中,仰头正对上秦昭紧张看下来的眼,两人竟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

  杜越眨了眨眼,先缓过神来,慌忙移开身形。

  秦昭还僵在原处,杜越扭头看了他一会儿,咳了声,支吾着道:“啊那啥,压着你哪儿了?”

  秦昭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有。”

  “哦,那就成。”杜越老实坐好了。

  那盏他伸长了手去够的天灯便晃荡着向空中皎月而去。

  一愿社稷昌。

  二愿黎民宁。

  三愿我所爱无忧无恙,岁岁长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