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_君有疾否
飞蛾小说网 > 君有疾否 > [第七十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四章]

  所谓千秋节,即皇帝诞辰,取其千秋万岁之意。

  离宫位于骊山北麓,桂殿兰宫依山而建,深秋时草木多半枯败,更衬出飞阁流丹,鲜艳华美。这场夜宴果然如李延贞所说的别出心裁了,不设在宫殿之中,而是露天席座,滨临一方碧湖,放眼就可观览骊山风光。不过归根到底,也只是换个地方纵情声色,歌舞享乐罢了。

  靡靡乐音悠转,满天星河都醺然沉醉。恩宠不减的姜昭仪陪侍在李延贞旁侧,扫了一眼下方,抿唇笑道:“早听说教坊特为陛下编了支新舞,如今看来,果真是有绝世之姿。”

  李延贞半醉半醒间发出了声疑问。

  姜媛微抬了下巴,“喏。”

  此时丝弦声猛一折转,潺潺而来,李延贞随着望去,酒意顿时消了大半,席间有人惊叹出声。

  绯衣舞姬们不知何时纷纷向一旁倾侧过身去,犹如花绽,显露出身后孑然独立的白衣舞姬。那女子一袭白衫似雪,竟是站在了湖水之上,拈指作莲,舒展开柔软身段翩然起舞,一双赤足踏在水上,一步一步惹得秋水珠溅,洇湿裙角。她舞姿极为妩媚,模样却清丽动人,蓦然偏头望来,璨然一笑,宛若水中精魅。

  楚明允瞥了一眼,便索然无趣地收回了视线。旁人目瞪口呆,而他自然看得出其中奥妙:这湖中早搭设了石板,低于水面几寸,舞姬看似在水中舞,实则都是踩在石上。

  楚明允一手握着玉杯,一手撑着下颌,目光不由自主又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对面的苏世誉身上。苏世誉稍侧着头,同众人一样望向舞姬,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寻不出什么赞叹欣喜意味,又或者说,他的情绪起伏向来都微乎其微,难以从神色觉察,即使楚明允离得那样近过,也猜不透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指腹不自觉摩挲着杯沿,楚明允看着暖色灯火映亮了他墨色眼眸,一线阴影沿着他白皙脖颈漏入衣领,一毫一寸,都是曾亲吻厮磨过的。

  苏世誉回过头来,不经意正对上楚明允的视线,遥遥相隔,他愣了一瞬,转而淡淡垂眸避开。

  楚明允捏紧了玉杯,默不作声地将酒饮尽。

  片刻间这支舞已经结束,白衣舞姬踏上绣毯,尚有细小水珠自足上滑落。她盈盈一拜,开口正要说些祝词,不远处猛然传来了轰隆一声闷响,厉如惊雷,连带着脚下都震颤,湖水激荡。紧接着骊山上丘峦崩摧,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靠近宫室的峰峦上林木迅速倒伏一片,随即如倾颓般轰然滚下,像是山中镇压的巨兽挣开了禁锢,咆哮怒吼,轰鸣声响中乱石裹挟着沙土奔涌,瞬间将楼阁冲毁覆没,继而汹涌袭来。

  “怎么回事?”楚明允猛然起身。

  姜媛脸色一变,正要抽身离去就被人扯进怀中,迸溅的碎石擦着发鬓掠过,方才动作再慢一分就能要了命,她惊愕地抬眼看着李延贞:“陛下……”

  “小心点。”李延贞顾不上看她神情,忙护着她随侍卫往一旁退去。

  烟尘扑卷过来,漫扬蔽空,地面震颤得更加厉害,无数人还沉浸在绝妙的水中舞里,转眼却要面临山崩,奔走逃离,失了朝臣风度,仓皇不已。山石滚落的巨响和惊惧尖叫的人声混在一起,顷刻间就如沸水炸开了锅。

  苏世誉下意识往对面看了一眼,沙尘弥漫中视野昏暗受阻,但依稀能看见席位上已经没了人,他松了口气,向上位疾步而去,却也空了。苏世誉转身竭力四顾,满目混沌,没见到李延贞身影,倒因吸入了烟尘忍不住低咳了两声。

  这时他忽然让人抓住了手,被一把圈在怀中,那人一只手替他掩住了口鼻,浑浊沙土气味中苏世誉嗅见对方指间的一丝檀香,心头蓦然一颤,而抓着他的那只手修长有力,握得紧到他都觉得指骨生疼,根本无从挣脱。

  楚明允将他带到湖另一边的安全处,松开手折身便往回走,只丢下一句:“在这里等我。”

  苏世誉眼疾手快地拉住他的胳膊,“你去哪里?”

  楚明允转过身来,眉目间的冷凝神色陡然消融,他扯出一丝笑意问道:“你担心我?”

  “你的人在这附近?”苏世誉不答反问。

  “你担心我?”楚明允紧盯着他。

  苏世誉移开视线望向倾塌的山崖,微皱了眉,“这场山崩难道是你……”

  素白手指按在唇上打断了他的话,楚明允笑了一声,“你问的这些,我一个也不会回答。”食指沿着他的唇线轻划过,楚明允收回手在指尖舔了舔,笑道:“哪里也不准去,在这里等我一会儿。”言罢直接离去,眨眼间身影已没入混沌烟尘之中。

  苏世誉僵在原地,然后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将方才的画面清出了脑海。他迟疑一瞬,还是返回了那片混乱之地。

  然而楚明允却并没有回到宴席处,他带着秦昭和影卫沿一处小径登上了骊山,凭崖而立。崩塌的峰峦离这儿不远,几个影卫已经过去查探,其余黑衣影卫在他身后次第排开,沉默得近乎融于夜色。

  楚明允俯视下方,山崩终于停下了,烟尘渐散,能看见乱石泥沙伴着破烂的席座四散,湖水都被染得发浑,被活埋砸死的人横尸在地,活着的众人还在惊慌无措,奢靡宫宴成了狼藉一片。

  虽然还不清楚这场意外山崩的缘由,但机会总是不容错过的。

  楚明允抬手接过长弓,搭箭上弓,拉满了弦。夜风吹动他鸦色长发,浅薄月色映亮他森冷侧脸,指下一松,利箭携千钧之力以闪电之势射出。无数箭矢呼啸着紧随其后,破空而去,箭镞泛着寒光,如一团黑雾般铺天盖地地朝着宫宴罩下。

  就在这时,身披铁甲的侍卫们冲进了宴席中,挡在那些臣子前奋力挥刀,打算以身为盾拦下利箭,更有十几个持盾的侍卫在外围结成一个精妙的阵形,将迅猛攻势分化掉了大半。虽然还有人负了伤,但所有人的情绪在一时间竟全稳定了下来,连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几个文臣也不再慌张,一切骤然变得规整有序,居然硬生生抗下了这场箭雨。

  处在灯火通明的宴席中,看周遭皆是幽暗一片,根本摸不清敌人在哪儿,最多只是觉察个大致方位,他们占尽优势,不能一击得手也无碍。崖上的影卫们换箭上弓,准备开始下一轮袭击,却见主上抬起手吩咐道:“等等。”

  楚明允微眯起眼眸,望着下方,脸色倏然变了。

  李延贞早已在侍卫长的护送下离开,余下众人也在侍卫们的掩护下匆匆往宫殿内撤去,唯有一人淡然而立,从容镇定,全局尽收他掌下指挥调度,是旁人如何也学不来半分的卓然风华,是苏世誉。

  秦昭下意识地看向身旁,只见楚明允眉头紧蹙,忽然意味难辨地笑了出声:“也是,我忘了,他怎么可能会听我的乖乖呆着。”顿了顿,他缓了笑意,冷声道:“先收手。”

  “师哥你……”

  楚明允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偏头问探查回来的影卫:“发现什么了?”

  “回禀主上,可以确定是人为制造的山崩,在石缝里发现了残留的火药痕迹,应该与我们曾经的手法类似。”

  “火药?”楚明允体味着这个词,轻轻笑了,“看来那个人是真着急了。”

  秦昭道:“我们要怎么应对?”

  “回程的路上不用再伏击李延贞了。”楚明允目光仍未从下方挪开。朝臣们已经躲入了殿里,苏世誉侧头正对人吩咐着什么,先前献舞的白衣舞姬随其他伶人自他身旁行经,她脚步凌乱,禁不住身形一歪便往苏世誉那里栽去。苏世誉回过头来,信手一扶帮她站稳了,舞姬的手却仍搭在他手臂上,一点点收紧。

  楚明允抽过支长箭,扣上弓弦对准了那舞姬的心口,话还是对着秦昭说的:“把那边火药痕迹清理了,宫里人看到了查不出什么,只会打草惊蛇,然后你再派人去好好查查那些火药的来源。”

  苏世誉意外地低眼看向舞姬,舞姬红着脸垂下了头,手上却依旧没有放开。苏世誉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她一眼,转而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后。

  “啧。”楚明允扔开弓箭,转身往山下走去,“他想要李延贞的命,那我就偏要让李延贞多活一会儿。有胆子在京中搅弄风云,却没胆子出现,他像只老鼠一样藏头缩尾了那么久,也该是时候露面了。”

  宫殿里的君臣提心吊胆,宫殿外的侍卫严阵以待,维持着这个状态过了许久,再没有任何异动发生。侍卫长和禁军统领亲自带人过去把骊山搜了个遍,也没能寻找到半点踪迹,只好如实回报,猜想对方是见势不妙抢先撤离了。

  李延贞闻言松了口气,没有责怪他们,吩咐人过去清理残局,顺便清点了一番。

  好在有苏世誉及时稳住局势,只是几个侍从宫娥因山崩丧命,而官吏们虽有负伤,倒也不至于危及性命,此时已经传太医来包扎处理了。李延贞想了想,觉得筹划多时的千秋节宴就这么狼狈收场了委实难看,干脆下令就在这殿里继续宴饮作乐。

  文武百官登时神情各异而又同样的复杂难言,忍不住都看了李延贞一眼,只觉得这位陛下心大得仿佛开了个豁。

  他们各怀心事,但见楚明允和苏世誉两位大人都没说话,只得把心思统统咽回肚子里。

  续宴上依旧琴瑟歌舞,但推杯换盏间总显出了勉强意味。群臣好不容易熬到了尾声,对皇帝陛下再恭贺一遍千秋万岁打算就此收场,却见苏世誉忽而离席上前,赞了几句那水中一舞惊艳全场的白衣舞姬,向李延贞请赐。

  天下皆知御史大夫精通音律,从前宴上也不是没有带走舞姬伶人的先例,不是什么大事,没什么人在意。然而他话音方落却是一声破裂爆响,刺耳至极,惊得宴上瞬间寂静无声。对面的几个官吏看得分明,那白玉酒盏是被楚太尉给硬生生单手捏碎的。

  李延贞惊疑不定地问道:“楚爱卿?”

  楚明允盯着殿中苏世誉的侧脸,松开手任碎玉哗啦落了满桌,不带情绪地答道:“手滑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