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_君有疾否
飞蛾小说网 > 君有疾否 > [第六十五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五章]

  叩门声响了两下,书房里传来应答,柳云姿端着托盘推门而入,对着书案前的人笑道:“夫君这几日清减许多,妾身特地熬了羹汤给你送来了。”

  “不是跟你说过了,这种事让下人来做就行了,当心别再累着了。”韩仲文抬起头,揽住走到身边的她。

  “哪有这么容易就累着的。”柳云姿放下托盘,又捧起碗递过去,“来,你不是最喜欢我做的汤吗,趁热喝吧。”

  韩仲文笑着应声,接过了汤。柳云姿看了他片刻,视线又移到案上的书信公文,神情不禁微微一凝,那边韩仲文已经喝完放下了汤碗,见她这样便问道:“夫人怎么了?”

  “夫君,”柳云姿看向他,“虽然妾身知道不该多嘴,但还是忍不住有些话想说。”

  “有话直说就是了,你我夫妻,有什么好忌讳的。”韩仲文道。

  柳云姿道:“夫君心意已决了吗?”

  韩仲文愣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早就下定决心了,否则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沉默片刻,柳云姿低声道,“只怕西陵王并非可信之人,夫君如此,凶险太大。”

  “想成就大事,风险怎么可能会不大。”韩仲文道,“更何况现在的太平不过只是表象,虽然前些年灾乱不断,但真要比起来还算是好的,这两年没了天灾,人祸就该起了,淮南王之死不足以震慑诸侯,北方有匈奴虎视眈眈,楼兰也与我们断交,陛下软弱无能,长安城中楚党和苏党不也还在争斗不休?这天下,迟早是要乱的,被动只能任人鱼肉,不如先选择最具实力的西陵王,一旦将来大业铸成,自然换来风光无限。”

  “若非有人推波助澜,情形何至于恶劣至此。”柳云姿面露一丝不忍,“夫君所作所为,难道真就不曾于心有愧吗?每逢午夜梦回,妾身也总怕会有亡魂来寻。”

  韩仲文安慰地握了握她的手,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如果说你妇人之仁,你怕是要不高兴,但事实就是如此,你放眼去看,有几个人是清清白白的?他苏世誉出身世家不必说,楚明允一路成了炙手可热的太尉,身上血气又能少上几分?世道本就如此残酷,我也不过是个局中人罢了。”

  柳云姿垂下眼,一时没再开口。

  韩仲文忽然站起身,从背后将她整个人拥在怀中,叹道,“夫人,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你要知道,我们已经离成功很近了,只要抓住机会除去楚明允和苏世誉,朝廷就是垮了,天下就几乎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到时候,荣华富贵应有尽有,我能给你和子铭最好的一切,而且再也不用忍受冷眼嘲讽,再也不会被他们狠狠地踩在脚下了!”

  搂在身上的手因话语不自觉收紧颤抖,柳云姿抬手覆在他的手上,靠在他肩头,慢慢地柔声笑了,“妾身什么也不求。既然夫君心意已决,那无论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

  出了书房门,柳云姿才终于露出忧心忡忡的神色,托盘交给候在旁边的侍女,她双手合十,对着远天默念祈福,末了长长地叹了口气,往自己院落走去。只是尚未走近,便看到有人等在院前,一见到她忙迎了上来。

  苏白行了一礼,“韩夫人,我家公子煮了好茶,想您大概会有些兴趣,特来让我请您前去尝尝。”

  柳云姿眸光一闪,附耳对侍女吩咐了一声,然后对苏白笑着点了点头,随他去往苏世誉所居的别院。

  小炉中沸水稍静,新叶试茶如沉碧,柳云姿双手接过茶盏,谨慎地微呷一口,只有清香悠长回甘,她稍放下心来,“果真是好茶,素闻苏大人风华卓然,果然不假,就连烹茶也极为风雅呢。”

  “多谢韩夫人赞许,合口便好。”苏世誉淡淡一笑,再将一杯搁在楚明允手边,才为自己斟下茶水。

  “妾身先谢过大人盛情邀请,”柳云姿将杯盏放下,“不过大人邀我来此,恐怕不只是为了品茶。”

  “夫人聪慧,今日冒昧打扰,的确是有话想要询问你。”苏世誉道。

  柳云姿笑道:“妾身一介女流之辈,只懂得相夫教子,无意参与外事也无从参与,回答不了什么问题,大人怕是找错人了。”

  “韩夫人误会了,”楚明允笑了声,“没打算问你意愿怎样,我们是奉命前来,有权彻查淮南的一切,无所谓男女,既然找了你过来,你只管回答就是了。”

  “……是。”柳云姿道,“既然大人这么说了,妾身自然配合。”

  “不必紧张,我们只是想简单了解一下。”苏世誉看着她,问道,“韩夫人,你可知道近来寿春城中都发生了些什么?”

  柳云姿摇了摇头,“我整日都呆在府里,怎么会知道城中发生过什么。如果大人问的是先前的叛党的事,也请原谅妾身一无所知,当时我正携子在家省亲,听闻动乱消息时担忧不已,直到收到夫君的平安书信才安下了心,淮南局势凶险,他不让我们回来,等到后来安定了,我和子铭才动身回来,也正是在回来路上遇险被两位大人所救。我和两位大人是一起进城的,这寿春城中的事,大概我还不如你们两位了解的多。”

  “那你怎么知道那天袭击你的是流民?”楚明允道。

  柳云姿平淡道:“看他们的形容打扮,自然能猜得出来。”

  楚明允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是,看得出来他们是战乱的流民。不过为什么寿春城里人们安居乐业,城外却有大批流民在抢掠行人,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柳云姿微微一滞。

  “没有一个流民出现在城里,他们没有沿途乞讨,而是成了一群匪徒,甚至连郡守夫人都遭了袭击。”楚明允偏头瞧着她,“你这么聪明,就不觉得奇怪,就没有问过你夫君?”

  柳云姿笑了笑,“倒是真没有,我没有大人您想的那么多,一心只觉得人没事便好,夫君本来就事务繁忙,不想再提起来让他担忧分心了。”

  她话音方落,苏世誉不禁微微皱眉,“韩夫人,”他开口道,“我记得初来府中你为我们遮掩解释时有提到被救,当时韩大人并不惊讶,想来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

  柳云姿不觉握紧衣袖,顿时答不上话来。

  楚明允看了苏世誉一眼,复又将视线移回到她身上,似笑非笑道,“既然知道,怎么没见韩大人做些什么呢?”他顿了顿,“你不了解寿春城,可总该了解你的夫君吧?”

  她沉默不语,已然被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无论她如何开口辩解,韩仲文都逃不了玩忽职守的罪名,若是闭口不言,只会显得心虚可疑,就是无声印证了其中暗藏阴谋。

  良久,柳云姿松开了紧攥的衣袖,抬手按上胸口,温婉眉目显出些笑意,“我的夫君是这世上待我最好的人,我与他是自幼相识,青梅竹马,十四岁时嫁给了他,他说绝不会让我受一点委屈。转眼这么多年了,他还总担心我操持家务会累着,明明都已经不小的官职了,路上看见些小玩意还要下车亲自买回来给我,想哄我开心,也不怕人笑他。”话音微顿,她抬眼看向他们,慢慢道,“我所了解的夫君,并非两位大人想知道的,我觉得他很好,也未必是两位大人所认同的,何况政事复杂,各有打算,大人问我,终究是徒劳。”

  一时无话,楚明允拿过杯盏喝了口茶,意味难明地笑了笑,苏世誉思索片刻,正要开口,外面忽然传来孩子的声音。

  侍女带着韩子铭走进来,先向楚明允和苏世誉行了一礼,然后转向柳云姿道:“夫人,小少爷醒来后吵着要见您,奴婢没办法,只好带他过来了。”

  韩子铭一进门就依偎到了柳云姿身边,边半睡不醒地揉着眼睛,边糯糯地叫着娘。柳云姿哄了两声,对苏世誉歉然笑道:“今日就到此吧,妾身不打扰大人了。”

  “韩夫人……”

  “咦?大哥哥!”韩子铭不经意看过去,顿时有了几分精神,只是脱口而出后他自己又皱起了眉头,“不……不对,娘说不是你们……”他盯着楚明允和苏世誉巴巴地纠结了一会儿,“……就是像啊,真的不是你们吗?”

  柳云姿还没来得及开口,楚明允忽地弯眉一笑,对韩子铭道,“你真的想知道?”

  “嗯嗯!”韩子铭点点头。

  楚明允便勾了勾手指,压低了的声音似蛊惑,“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韩子铭闻言就要走过去,柳云姿心头一惊,下意识矮身抱住了孩子,脱口道,“楚大人!”隐约含了几分恳求。

  楚明允笑吟吟道,“我又不会吃了他,你何必怕成这样?”

  苏世誉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对柳云姿道,“他并没有别的意思,韩夫人不必多心。”

  努力定下了心神,柳云姿为孩子理好脖颈上的长命锁,话却是对他们说的,“……如果大人早就认定了些什么,那么妾身的话其实已经并不重要了。”

  肉乎乎的小手摸了摸她的脸,孩子仰脸看着她,茫然地眨了眨眼,“娘?”

  柳云姿握住他的手,温柔笑道,“没事,我们回去。”

  “嗯。”他乖乖应答,又扭头对楚明允和苏世誉挥了挥手,“那大哥哥再见!”柳云姿跟着起身行礼道别,他们没再阻拦,任由她拉着孩子离去。

  身影消失在院墙外,楚明允收回视线,看向一派淡然的苏世誉,悠悠叹道:“她分明是知情不肯说,不用点手段怎么问的出来,你这么怜香惜玉,倒还不如多怜惜怜惜我。”

  脸皮日渐增厚。苏世誉笑看了他一眼,温声应道:“好。”

  “……”楚明允道,“我说的怜惜不是让你再给我倒杯茶。”

  “我明白你的打算。”苏世誉将满杯茶放在他旁边,“不过韩夫人怎样回答都是无从辨明真假的,我主要是想看看她的态度,这样一来也就能猜出个大概了。”

  “哦——?”楚明允笑道,“说来听听。”

  苏世誉起身走到书房,从桌上拿起一封请帖递给跟进来的楚明允,“你的那份应该也送到你院中了。淮南另两郡的主职官吏陆续抵达寿春,你也从军营里回来了,韩大人就定下了明晚设宴。”

  楚明允随手翻了翻,“想来韩仲文也不会轻易放我们回去,所以这是准备了场鸿门宴?”

  苏世誉淡淡一笑,没有回答,须臾后他又沉吟道,“只是不知道梁大人与这有没有牵扯。”

  “你还在想梁进对你下药的事?”

  “毕竟猜不出他的目的。”苏世誉道,“即使当晚他侥幸得逞了,我清醒后依旧会追究他,这手段实在不甚高明,于他也并没有什么益处,他的动机就显得愈发可疑了。”

  楚明允靠着书案想了一会儿,忽然道,“对了。”

  “怎么?”

  “有东西要给你。”楚明允从袖中抽出一封信,“御史大人,猜猜这是什么?”

  苏世誉轻声笑道,“太尉大人的认罪书吗?”

  “……差不多,不过不是我的。”楚明允将信递给他,“喏,证据有了,随你怎么处置。”

  大略扫过信上内容,苏世誉眼底笑意却渐渐淡下,“张攸?”他平淡无波地开口,“我记得他是你的人?”

  楚明允不带情绪地笑了声,“现在不是了。”

  苏世誉忽而沉默了,他眸色深敛,对着一纸薄信看了许久,又似乎沉思着一字未读,末了轻描淡写地开口,不经意般地问道:“对待失去价值的棋子,你一向都是这般绝情的吗?”

  似是觉得莫名,楚明允歪了歪头,不以为意道:“有何不可?”

  苏世誉垂眸笑了,淡淡道,“没什么。”就要把信收起,手腕却被楚明允一把拉住,他诧异抬眼,正对上对方笑得眉眼弯弯。

  楚明允瞧着他,慢悠悠道,“这可不是白给的,你亲我一下啊。”

  少有地没有出声,苏世誉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凑近吻了上去。楚明允没料到他会这么配合,微微一愣,旋即将人揽到怀中抱紧,将这个吻加深。

  他握信的手垂在身侧,于无人可见处不觉收紧,纸张微皱,发出了一声轻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