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_君有疾否
飞蛾小说网 > 君有疾否 > [第五十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二章]

  长安郊外野岭寂寂,暗夜里一点灯火幽微。

  杜越放下小铲子,低头专注研究着手中那株药草。秦昭随他半蹲下身,提灯凑近了些,以便他能看得更清楚。

  一番来回打量,杜越笑了出声,“哎,终于找到了,不枉我三更半夜跑来刨山。”他起身,边小心抹净了根茎上的泥土,边对秦昭抬了抬下巴,“谢啦!”

  “没事。”秦昭跟着站起,看着毫不起眼的碧草,“你费力找的就是这个?”

  “就是这个?”杜越压着嗓子学他平板的语调,“你知道这有什么用吗?”

  秦昭摇了摇头。

  “我师傅独门秘方!就这一株,制成了药我就能把你和姓楚的都放倒几个月!”杜越得意洋洋地摇了摇药草,“怕不怕?”

  “叶师傅的确厉害。”秦昭点了点头。

  “喂,秦昭,你再这样我真的跟你聊不下去了。”杜越翻了个白眼,把药草包好,正要收回怀里却被秦昭拉住,他纳闷道:“干嘛?”

  秦昭一手握着他手腕拉到眼前,一手取出了方净帕,仔仔细细地擦起了他沾满泥尘的手。

  杜越便摊开手掌,心安理得地让他伺候。山间虫鸣隐隐,杜越百无聊赖地盯着秦昭低垂的眉眼,半晌,忽然开口道:“秦昭,你这样倒是忽然让我想到我表哥了。”

  握住他腕子的手顿时收紧,秦昭及时定神,才克制着没捏痛了他,沉默半晌,才低声道:“他也这样对过你?”

  “差不多吧。”杜越想了想,“不过我表哥一般只是把手帕递给我,没帮我擦过。我娘交待过他不能惯着我,不然就揍我。”

  秦昭一言不发,极是认真地将他指缝里的一点沙尘揩净。

  “这么一想我小时候真是整天挨揍啊,哪像我表哥,字写的好,书念的好,脾气也好,我娘老是说让我学学他。”杜越陷入回忆,猛地道:“哎,不对,我表哥好像也被打过一次,还特别严重。按理说我表哥明明自小听话,可那次舅舅不知道为什么对他用家法,生了好大的气,打出满背血痕还罚去跪了几天祠堂,我舅母心疼的哭了好几天呢。我娘那时候就吓我,说我再不听话就把我送到舅舅家。”

  “好了。”秦昭收回帕子,松开了他的手腕。

  “嗯。”杜越捞起地上的小铲子收拾好,“回去吧!”

  秦昭点头跟在他身后,夜色中山林晦暗如魅。风过树摇,一阵簌簌生响,秦昭陡然目光一凛,将灯笼塞给杜越,抬手便将他挡在身后,戒备地盯向远处。

  不明所以只是一刹那,紧接着杜越就听见了仓皇的奔跑声,伴着愈加粗重的喘息声,一声紧促过一声,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依稀听得出是女子的音色。

  杜越探头去看,树影交叠下一道人影跌跌撞撞地向他们这边跑近,还不住地往后惊恐张望着,转头间看到前方有人,不管不顾地疾赶了上来,“救我……救救我……!”

  杜越一把按下秦昭欲拔剑的手,挤上前仔细察看跌扑在地的人,果然是个女子,只是形容狼狈至极,瘦弱的身躯剧烈起伏。她抬眼看见杜越,急忙抓住他的袍脚,“……求求你,救我,救救我!”话说的太急,猛地偏头咳出一口血去。

  杜越脸色顿时变了,摸出个小瓷瓶倒了一粒药,蹲下身给她喂了下去。

  秦昭收回视线,抬眼看向远处,折下一截树枝反手掷出,瘦枝如箭,带出一道凌厉风声,狠扎入树中。半隐树干后的人影大惊,稍一犹豫,随即闪身撤离。

  那女子一阵猛烈咳嗽,竭力开口:“……多、多谢,求你们……求求你们……”

  “你想做什么?”秦昭问道。

  “吸气。”杜越把着她的脉,提醒道。

  “长安——!”女子哑声道,“我要去长安,求你们……长安……还有多远?”

  “这就是长安。”秦昭看着她。

  “……已经到了?……终于、终于到了。”女子闻声挣扎地要爬起身,眼中隐约有亮光闪烁,“带我……去官府,去进宫,去找皇上!”她不住咳嗽起来,杜越帮她顺气,眉头皱的死紧。她固执地提声,一双眼紧紧盯向远处,“救救我们,皇上,京城的大人们!……我们淮南……已经变成炼狱了啊!”

  秦昭俯下身去,“淮南怎么了?不是正在打仗?”

  “不是打仗,那不是打仗,那是恶鬼在吃人!他们不打,他们抢,他们烧了房子,他们都在杀人啊!”一字字像是从齿缝中咬出,女子不住地咳血,点点殷红溅开在草色上,“那群狗官的良心都被他们自己吃了!……我爹不肯答应,不肯跟他们为伍,他们就一路追杀我全家!他们怕,他们不敢让我们到长安来!可是……可是我还是到了……”

  秦昭神色凝重,正欲再问,女子突然攥紧了杜越的衣袖,手指用力到痉挛颤抖,“你是不是大夫?你是不是大夫?……你、求求你!救救我!……大夫,我家人被杀光了,只剩我了……我不能死……我还没见到皇上,我还没……”

  话音卡在喉中吞吐不出,戛然而止。

  杜越只觉袖上一松,便见到女子瘫软地倒在地上,声响沉闷。他瞪大了眼,怔了一怔,随即在身上不停翻找起来。

  秦昭伸手探了探,果然已无鼻息,视线扫过女子的腰腹,他不禁微诧,轻按过后起身叹了口气,却见杜越动作利落地抽出卷袋,一手抚开铺展在地,泠泠寒光中抽出几根银针便要刺下。

  秦昭拦下了他的手,“够了。”

  “放手!”杜越手腕用力,却挣而不脱。

  秦昭放缓了声音,“杜越……”

  “放开我,你放开我!”杜越恼了,扭头瞪着他,“她刚才还在叫我大夫,她求我救她!”

  “她肺腑被震裂过半,能撑到刚才已是罕见,你还能怎么救?”

  “我能救活,我手下就从没死过人!”杜越喝道。

  “……医者也终究会有不能救回的。”秦昭低声道。

  杜越甩开他的手,上前半跪在女子身旁,冷光一晃而闪,施针处处精准,收手时却清晰触到那具身体凉了下去。他手指一颤,似是被冰到,杜越呆愣愣地盯了半晌,竟不知所措起来。

  “杜越。”秦昭道。

  “真的死了……居然这么快……”杜越怔怔的。

  “追杀她的人应该也是肯定她活不下去了,才会轻易撤退的。”

  杜越恍若未闻,盯着女子大睁的眼,他伸出手抚过,却发觉对方不肯瞑目,一线线的月光透过枝叶漏下,山林幽邃,女子的瞳孔逐渐涣散成了混沌的灰白色,“可她说自己不能死,她那么想活下去……如果我刚才动作如果再快一点,说不定会有机会,还是有办法能救她的……”

  秦昭在他面前蹲下,“生死无常,这不怪你,我们应该习惯。”

  “我不想习惯。”杜越声音闷闷的,好一会儿才小声道,“……她刚才叫我大夫了。”

  灯盏方才被搁放在一旁,在他青衫上晕染单薄暖色。秦昭无端恍惚,不由地伸出手想去触那衣上灯火,直到听见这句话才意识到有些不对,他瞧着杜越的脸色,“你怎么了?”

  “我手底下没死过人,一个都没有……”他话音卡了半晌,只是道,“……原来是这种感觉,居然这么快……”

  秦昭搜肠刮肚没能想出什么安慰,静静地看着他,目光一分分柔和深沉下去,最终像下了决心般,手揽过他肩头,将他抱在了怀里。

  杜越有些僵硬,却没挣开,半晌将头抵在他肩上,深吸了口气,低低道:“……我第一次听人叫我大夫。”

  他声音太低,秦昭没听清楚,刚要低头疑问便听杜越道:“秦昭你别动,我就靠一会儿。”

  “好。”秦昭应道,慢慢收紧了手臂。

  弦月西下,天光破晓。

  楚明允斜倚着窗,远望黑羽鸟振翅飞远,复又收回目光看向推门而入的秦昭,“怎么了?”

  秦昭几步上前,一眼看见他手中握了张纸,“哪里又有消息了?”

  楚明允漫不经心地扫了眼,“你先说你怎么了。”

  他将昨夜里那女子的话仔细复述了一遍,楚明允盯着手中信纸,唇边浮现一丝笑意,似是饶有兴致。待秦昭话音落下,楚明允点了点头,才道:“朝廷派洛辛征讨淮南的军队,眼下如何了,你猜猜看?”

  秦昭想了想,“他们出发已过半月多,应该是抵达淮南与叛党交战了。”

  楚明允笑了声,“猜错了。”他将信纸递给秦昭,“那支军队在抵达淮南的第二天就不见了,同淮南王叛党一起,一夜之间就凭空消失了。”

  “他们消失的毫无痕迹,被叛党所占的城池,也成了空城。”他直起身,边往内屋走去边脱下外袍,信手抛到一旁桌上。

  秦昭见他动作,诧异道:“师哥,你干什么?”

  “更衣,”楚明允一手松开衣襟,头也不回,“进宫。”

  秦昭把信放下,走出了屋还不忘回身将门关上。

  回廊下仍点着灯,禁军统领疾步走上前来,对他恭敬道:“劳烦首领通报一声,陛下命主上即刻入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