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_君有疾否
飞蛾小说网 > 君有疾否 > [第四十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二章]

  山亭一如其名,是在杞山上地势较高之处建起的一座琉璃朱亭,自亭中放眼下望,能看见猎宫里灯火依稀如星。

  山风习习,唯闻虫鸣隐隐,苏世誉拾阶而上。

  亭中的景象已显在了视野里,四下环顾也没见有什么等候的官家小姐,只有亭中石桌上俯着一人,身影是他极为熟谙的。

  苏世誉困惑地走到近前,“……楚大人?”

  没有应答。

  楚明允侧枕着他的手臂,面容是少有的宁静平和,像是睡得深了,连旁人的靠近也毫无觉察。

  酒坛就搁在他手边,已没了大半,空气中弥漫着醇酒香气,他鸦色的发散在肩上落满了霜色月华,眉眼极是安静,薄红的唇上染着一层莹润水光,素白的脸正压着墨蓝衣袖上的繁复莲纹,那妖娆的红莲便沿着他身形在衣上怒放出了无边绝艳。

  苏世誉眼眸低敛,仔仔细细地看着他,静默了良久,抬手脱下外袍披在了楚明允的身上,复又俯身将衣襟拢紧至他下颔旁。

  苏世誉稍直起身,收回手的动作却不禁顿住。

  他目光深深,有些迟疑地探指,极为缓慢小心地一点点接近楚明允的眉眼,却在指尖即将触及的毫厘之际停下了。

  苏世誉垂下眼无声地笑了,似是有几许自嘲,收回手的瞬间却被一把握住。

  楚明允拉过他的手贴在自己颊边,缓缓地睁开了眼,眸中深浅浮沉又忽如无物,如同映入了世间最极致的山川广流。他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开口,只定定瞧着苏世誉。

  苏世誉只怔了一瞬便回过神来,并不急着将手挣开,只是低眉笑着瞧他,“楚大人这个样子……是不认得我了吗?”

  楚明允仍旧不发一言,松开手复又抬起,向他脸上探去,苏世誉稍偏头错开,他的手便毫无停滞地落在那束发的玉簪上,转腕抽出。

  墨发随他动作倾泄而下,三千青丝如瀑,十丈红尘无声。

  四目相对,苏世誉不明所以,楚明允眸色深深,惊澜自深处迭起。

  他手上松开,玉簪倏然落地,一声清响。

  楚明允倾身托着苏世誉的脸便吻了下去,毫无征兆,猝不及防。

  外袍自肩上滑落坠地,幽深树影间流萤惊飞。

  他以唇舌描摹苏世誉的唇线,舌尖抵开齿关,携着清洌酒香直侵入苏世誉口中,舔舐亲吮,极尽缠绵。

  苏世誉陡然僵住,脑中彻底空白一片,微睁大的眼正对上楚明允的眼眸,过近的距离下他看不分明其中是何情绪,只觉深不可言。

  楚明允似是忽而低笑了声,模糊在唇齿间,又轻咬在他唇上。

  一点酥麻转而以燎原之势蔓延,心跳在胸膛鼓噪得发疼,苏世誉骤然惊醒。

  他抬手握住楚明允落在他脸侧的手。

  腕上顿时生疼,楚明允吃痛稍松开些手,苏世誉借机挣开他退了几步,视线错开,各自低喘不定。

  眼帘里是碎了一地的玉簪,苏世誉心神稍定,才开口道:“清醒过来了”

  楚明允低眼看着自己的手腕上一道浅浅红痕,听不出情绪地道:“我没醉。”

  苏世誉笑了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道了一声告辞,不待回答便径自离去了,脚步匆忙,一眼也未再看向他。

  楚明允凝望他背影隐入夜色,伸手拿过酒坛仰头饮下,任细流缓缓沿着下颔浸染了衣襟。

  半坛饮尽,冷酒入喉,却仍压不下心头躁动。指腹按在唇上,他缓缓勾起唇角,极轻极低地笑了,

  “完了。”

  这句话终究还是落在了自己身上。

  当我不再压抑排斥,不再自欺欺人。

  那答案不过如此简单,不过是我心上有你。

  苏世誉快步走下石阶,脑海中满是方才的画面,心乱如麻不可裁理,山间凉风拂过非但没让他冷静些许,反而更衬得他浑身都在隐隐发热。

  平生少有的手足无措至此,才会连一眼都不敢再多看他。

  恍惚中甚至未曾留意有人迎面走来,直到对方惊诧出声,他才猛然回神。

  “苏大人……?”陆清和不确定地盯着他。

  苏世誉看过去,对着她仓促一笑,“失礼了。”

  言罢与她擦肩而过,脚步丝毫未顿。

  陆清和困惑至极地盯着苏世誉离去的身影,不明白这位沉稳的御史大夫怎么会如此失态。但陆清和也并未深思什么,转回身深吸了口气,抬步走上了山亭。

  那人果然坐在亭中,姿势闲散地倚着石桌,出神地想着什么,他听闻脚步声看了过来,微蹙了眉,“你是谁?”

  “小女子名为陆清和,是刑部尚书陆仕之女。”陆清和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

  “有事?”楚明允收回目光,捞起地上的白袍,仔细拍去了细尘。

  “倒也没什么事。”陆清和鼓足勇气,讲出了早已备好的话:“不过太尉大人您深夜在此独酌,可是有事烦心?”

  “有件事,但算不上是烦心。”楚明允打量着手中白袍,嗅见一点淡淡安神香的气味,话音带了浓笑,轻声慢语地道:“方才我趴在石桌上闭眼思索,睁眼时见到了我所想之人,事情便想透了,困顿也就全成了欢喜。”

  “所想之人……莫非是太尉大人您的心上人?”陆清和眼睛在亭中转了一圈。

  “自然是。”

  “那,太尉大人可介意告知与我?”陆清和试探道。

  楚明允将外袍从容披上,闻言低笑一声,素白手指正捏着衣襟纹绣,他一点点掀起眼帘,眉目含笑地看过来,“你方才上来时,难道没见到他?”

  陆清和一愣,顿时认出了他身上衣袍所属于谁,记忆随之逆溯回初见的惊鸿一瞥,才发觉自己忽视了他那满眼笑意,正对的都是这一衫白衣如华。

  陆清和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他松散衣襟上,电光火石间思及陆仕先前提起的他们两人的关系,她想到了什么,当即不可抑制地烧红了脸。

  直到回了房中,陆清和仍旧难以回神。

  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在心头翻滚,陆清和深吸了口气,竭力令自己冷静下来。

  仔细回想,山道上所遇见的苏大人脚步匆忙,长发披散,皎亮月光下那脸上分明是泛着些绯色的,而山亭上楚大人身披他的外袍,又是山亭幽会,明月美酒,那神情,地上的碎玉,还有那衣襟上水渍斑驳……

  陆清和心头颤抖,脸上发烫,暗叹一声,“苏大人真是……人不可貌相!”

  转念再一想,苏大人那分明是不愿多留的样子,只有楚大人还孤零零地呆在亭中,虽说留了一件衣袍,但总归还是无情了些……

  侍女看着回来后就捧着脸忽喜忽悲,神情变换不定的自家小姐,正揣度着该不该去告诉老爷她似是魔障了,就只见陆清和捂住了脸,重重地叹了口气,“风流过后转头空,楚大人实在太可怜了!”

  侍女傻眼了。

  陆清和放下手,看向侍女,“你有没有觉得苏大人和楚大人其实很是般配?”

  “您说什么?”

  陆清和一脸正色,郑重道:“身为江湖儿女,怎么能与世俗同流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喜欢他,我就应当帮他挣脱那种悲哀的关系,早日博得真心!”

  侍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