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君有疾否
飞蛾小说网 > 君有疾否 > [第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章]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他两人出门的那一刻,楚明允与苏世誉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商户税款官道管理这些八辈子也轮不到他们俩操心的问题。

  两只大狐狸相视一笑,还是苏世誉先开了口:“楚大人这是何意?”

  “什么?”楚明允偏头问道。

  “阿越在路上说此次来京都,是要在朋友那里入职,指的就是楚大人吧?”

  “是。”楚明允慢悠悠地道,“若是早知道他来能让我私下见一见苏大人,我肯定就早些把他叫来了。”

  苏世誉淡淡笑着,声音却稍沉了些:“他在药理上的本事我是清楚的,定然不会令人失望,只是毕竟年纪小,有些是非善恶他分辨不出,还望楚大人在旁提点着些。”

  “苏大人若是应了我,我和杜越也就是一家人了,那我自然会好好关照他。”楚明允笑吟吟地道。

  “这些玩笑话就算了吧,”苏世誉看着他,“我瞧得出来,你也并不打算让阿越误会我们的关系。”

  楚明允对上他的目光,蹙了眉,“你这话是在怪我没告诉他?”又一本正经地商量道,“我不是怕你再害羞走了吗?既然这样,那过会儿等杜越回来了我就告诉他,如何?”

  苏世誉垂眸轻笑,语气仍是平平静静的听不出情绪,“楚大人这是不打算直面我的问题了吗?”

  楚明允轻飘飘地叹了口气,端起茶盏道:“我分明句句出自肺腑。”

  苏世誉边喝茶边把目光投向了窗外的灯火长街。

  很好,现在是一句话都聊不下去了。

  不多时便听见了门打开的声响,苏世誉这才将目光移回,对跟在秦昭身后进来的杜越道:“天色也晚了,阿越,我们回去吧。”

  秦昭下意识地抓住了杜越的手臂,警惕地盯着苏世誉。

  杜越奇怪地看了秦昭一眼,才茫然地对苏世誉道:“表哥,你意思是让我和你一起回去?”

  “是。”苏世誉与秦昭对视一眼,心下几分了然,不在意地错开视线继续道:“想找点事做我替你安排也是一样的,何必再去麻烦楚大人。”

  “我不觉得麻烦啊。”楚明允眉眼带笑地扫了苏世誉一眼,曼声道:“苏大人这么心疼我做什么?”

  苏世誉置若罔闻。

  杜越挠了挠头,“不用啦,我都和他们说好了,不能说话不算数吧。”他话音刚落像是怕苏世誉不高兴似得赶紧补充道:“虽然我也想找你玩,但是……让我娘知道了肯定要骂我了,又要说我整天给你添麻烦。”

  苏世誉沉默了片刻,见他面上确实有为难之色,只得低声笑了笑,“好吧。”他瞥了眼楚明允,又对杜越叮嘱道:“不过若是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

  “他若是有难处,秦昭肯定抢上去帮他了,多半是劳烦不到苏大人的。”楚明允慢悠悠地道。

  “……”苏世誉转过身看着楚明允,笑道,“有楚大人在我自然是放心的。既然如此,苏某就先行告辞,失陪了。”

  楚明允笑眯眯,“明日见啊。”

  苏世誉应得波澜不惊。

  可见御史大夫的定力是绝非常人可比的。

  太尉府里的药庐里里外外布局摆设全是秦昭一手操办的,杜越兴冲冲地转了一圈自然满意的不行。楚明允抄着手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然后打了个招呼转身便要回主院去,杜越见状连忙追了上去,亦步亦趋地跟到了主厅。

  楚明允回头看着跟着自己的杜越,又看着跟着杜越的秦昭,不耐烦道:“干嘛?”

  “有事要告诉你们两个。”杜越道。

  秦昭意外道:“什么?”

  杜越踌躇许久,低声道:“百里师傅也过世了,就在我师傅下葬的那天。”

  楚明允愣了一下,看了眼秦昭怔忪的模样,回身坐下,“嗯,还有呢。”

  “百里师傅让我把他和我师傅合葬在一起了,他说不必通知你们回去,但有一句话,他托我带给你。”杜越看着楚明允说。

  楚明允单手撑着额角,垂下眼低低地应声:“嗯?”

  杜越犹豫了一下,看不清他掩在阴影下的眉目,只得小心地清晰吐字:“他说让你好自为之。”

  楚明允闭了闭眼,轻而短促地笑了一声,再无他话。

  杜越便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他只是传信,不明白话里的意思,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楚明允这样的反应。秦昭终于回过神来,他的手搭上杜越的肩头,试图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温和:“苍梧山上就你一个人吗?”

  闻言杜越的心头一涩,强忍的哽咽便再也忍不住了,他用力点了点头,“百里师傅不喜欢人吵,我也不想别人上山。”

  秦昭拍了拍他的头,低声道:“你做的很好。”

  发顶的触感温热,杜越揉了揉眼角忍下泪意,努力地扯起一个笑来:“师傅喜欢梧桐,我就在墓旁种了一棵,这样就算咱们三个都不在,也能为他们遮风挡雨了。”

  秦昭低头看着他,目光里是不自觉晕开的些许温柔。杜越没瞧见,只是忽然发现楚明允半天都没吭声,心头一慌连忙又找了个话头:“哎对了——姓楚的,喂,叫你呢,你是不是跟我表哥关系不太好啊?”他毕竟不傻,回来后的气氛不对劲也是能感觉出来的。

  楚明允懒懒地半睁开眼,“有吗?我觉得挺好的。”

  杜越忽然想起秦昭那意味不明的问话,试探道:“你跟我表哥,是不是身份有点不和啊?”

  楚明允低声笑笑没理他。

  “真是这样的话……”杜越满面纠结道:“你们俩是我最好的兄弟,我表哥从小到大都照顾着我,我做不成选择。哪怕你们俩打起来,我也肯定是两边都救……”话音越来越低,杜越少有地觉得尴尬,干脆放弃了,“我还是回去再看看药庐!”说完扭头就跑。

  厅内彻底安静下来,秦昭望着杜越的背影消失了,才回过头问:“师哥,那我们往后,还要对付苏世誉吗?”

  “为什么不?”楚明允反问道,“不过是有些亲属关系,也值得成为阻碍?”

  “可是杜越……”

  “大不了留着苏世誉的命,对得起杜越就行了。”楚明允看着他,眸光微冷,“难不成你要劝我放弃?”

  秦昭沉默着摇了摇头。他所知道的也就比杜越多了些许,师傅和师哥哑谜般的对话他也不懂。即使秦昭认识了楚明允许多年,许多时候也仍然猜不透他的心思。就如此刻,能看得出楚明允的不对劲,却就是不知道他所思为何,更无从谈起宽慰。

  “师哥……”

  “你听到方才杜越说什么了吗?”楚明允忽然道。

  秦昭担忧地看了他一眼,说不出什么话来,只得平板地回答:“听到了。”

  楚明允放下手,“‘你们俩是我最好的兄弟’,你是他最好的兄弟,”楚明允一脸不忍直视地瞧着秦昭,“杜越的好兄弟,你打算什么时候让那傻小子知道你不想当他兄弟?”

  “……”秦昭万没想到是这个问题,他垂下眼,平静道:“我不想逼他,等他自己明白过来,让他决定。”

  “你要等他那个缺根筋的明白过来,估计他儿子都能叫你叔叔了。”

  秦昭垂在身侧的手骤然紧握成拳,他顿了顿,仍是道:“我不想逼他。”

  楚明允静静地看着他,忽然似笑非笑地道:“你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吗?”

  “什么?”秦昭猛然抬头。

  只见楚明允十分认真地道:“你是个一根筋的,杜越是个缺根筋的,你觉得你们俩谁更无可救药?”

  秦昭:“……”

  他刚才为什么要担心这种人?秦昭转身就走,楚明允在他身后笑的颇为开怀。

  直到秦昭的身影也消失,周遭彻底没了一丝其它人的声息。楚明允的笑声空落落地融进夜色里,渐轻渐缓,末了散成一声叹息。

  “……好自为之?”楚明允摊开手,看着自己的掌纹,又抬眸望向外面的无尽苍穹星子寒芒,“我从来都清楚的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