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_君有疾否
飞蛾小说网 > 君有疾否 > [第三十六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六章]

  房中檀香幽幽。

  楚明允敲了敲桌案,瞧着对面往嘴里塞糕点的杜越,“我叫你来是有事,不是请你吃东西的。”

  杜越眼也不抬地含糊应声,“我知道,你找我肯定没什么好事儿,所以我这会儿多吃你几两银子好平复心情。”

  楚明允懒得管他,从袖中摸出枚玉佩搁在他面前,“帮我看看这里面有什么玄机?怎么苏府的人一见它个个都表情精彩。”

  杜越顿时一口气没上来呛住了,一边咳,一边震惊地指着,“我……这、这这这……”

  楚明允闲闲地支着下巴端详他的表情,“对,就是这个反应。”

  “姓楚的你从哪儿偷来的?”

  楚明允不带表情地瞧着他,“苏世誉亲手给我的。”

  “……这是苏世誉给你的?!哪个苏世誉?!”杜越顺过来气。

  “你有几个表哥你不是比我清楚?”

  “……我表哥是不是傻了啊。”杜越一脸不敢置信。

  “说重点。”楚明允不耐烦道。

  “……哦。”杜越捂着头平复了会儿心情,“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是干什么用的,我就记得这玉佩是舅母留给他的,我表哥一直都带在身上。”

  “你确定?”楚明允微挑了眉,“苏世誉之前还要拿这玉佩换筹码赌钱用,如果真有这么重要,他会舍得这么做?”

  “这你就不懂了吧,”杜越得意道,“我见苏白好几次办事都是拿着这玉佩去的,基本上可以说只要是苏家的人,看见这玉佩就知道是我表哥了,就算丢了也没人敢要,最后肯定还是要回到他手里的。”

  “哦——?”楚明允笑道,“见玉如见人吗?”

  看来那日苏世誉是打算他一旦输了赌局,就转用抵给赌坊的玉佩做线索来调查的。

  “应该是见玉如见人的意思吧,不过我表哥既然都敢把它送给你,你就别想用玉佩调动苏家力量了。”杜越果断道。

  楚明允看了眼难得有了脑子的杜越,对方一双眼只盯着玉佩,狠狠地咬了一口芙蓉糕,“但我表哥怎么给你都不给我啊!”

  “我也想不明白。”楚明允将玉佩握在手里把玩,不确定道,“大概他那时候身上没别的东西了,又或者他打算利用这玉佩来……”

  “楚明允。”杜越忽然正正经经地打断他,“我是不知道你们当官儿的整天争来斗去是什么样,但是抛开这个不提,我表哥没你想的那么阴险,这玉佩对他真的很重要!”

  “是是是,你从来向着他,巴不得苏世誉是你亲哥。”楚明允漫不经心地回了句,抬起手中玉佩在眼前瞧着,白玉勾纹,莹莹生光,他唇角忽然扯起一丝冷淡笑意,毫无预兆地松开了握着玉佩的手,“重要不重要如何,我可不稀罕。”

  白玉直直坠下,地上顿时响起一声玉石击鸣的清越音色。

  杜越愣怔住,转而拍案而起,怒道:“姓楚的你有病吧?”他上前来弯身欲捡起,却被楚明允抬脚给挡了回去,霍然又直起了身,“你干嘛?!”

  楚明允手臂叠在桌上,歪头笑着看他,“给我的东西,你捡个什么?”

  “你不要我要行不行?”杜越瞪着他。

  “不行。”他慢悠悠地道。

  “你娘的!”杜越甩袖就往外走,行经他身旁时咬牙骂道:“不识抬举,别人好意都不知道珍惜你就等着遭报应吧!”

  楚明允笑眯眯地目送他,“乐意。”

  杜越一脚踹开了门。

  一室归于寂静。楚明允转回头,笑意隐下,他慢慢地将一盏茶饮尽,起身便往外走去。

  却无端地停步于门前,没能再迈出一步。

  楚明允默然立在屋中,手就按在红漆雕纹的门上,一动不动,目光似落在什么虚无之处,顾自出神。

  檀香无声燃尽,碎成了满炉尘屑,风声过窗,暗香流转。

  良久后他忽然缓缓地转过身,没什么表情地凝望着原处,眸光变幻不定。他抬步走回,俯身将脚边的东西拾起,那玉石依旧完整,只是其中多了数条裂纹,映在落户的日光中清晰可见。

  楚明允蹙紧了眉啧了一声,将玉佩又塞回了袖中,“麻烦。”

  “表哥——!”随着一声吼书房门被人大力推开。

  苏世誉抬眼看着那道怒气冲冲的青色身影,不禁笑了,“怎么了,你这是来找我寻仇的?”

  “来找你去找别人寻仇!”杜越几步到他书案前,“他娘的楚明允居然扔你东西!”

  “东西?”苏世誉落笔的手顿了一顿,“什么东西?”

  “就是你给的那块玉佩啊!他居然说他不稀罕就给扔了,老子稀罕啊!”

  苏世誉搁下笔,皱了皱眉,“好好说话。”顿了一瞬,忽而低声笑了笑,“扔了便扔了吧。”

  “你……”杜越对他平静的反应难以接受,气急败坏地道,“表哥你就不说点什么?”

  苏世誉看着他,“我应该说点什么?”

  “比如姓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就不是东西啊他……”

  “阿越,”苏世誉打断他,温和地笑了笑,“何必这样诋毁他人。”

  “这哪儿算诋毁?!”杜越脱口道,只是纵然他心里窝火,见苏世誉这不甚在意的模样也不好意思再吵嚷下去,便缓了语气问:“表哥,那玉佩对你真的很重要的不是吗,你平白无故送给他干嘛啊?”

  “重要如何,不重要又如何,”苏世誉垂眸淡笑,轻描淡写道,“应当要给他的,所以就给他了。”

  “什么意思?”杜越不明白。

  苏世誉看着杜越,轻叹了口气,“既然已经给了他了,那便是他的东西,妥帖收着也好,随手扔了也罢,凭他心意就是。”

  “可哪有你好心好意的给了被怀疑不说还让扔了?”杜越愤愤不平,“表哥你对他那么好有个屁用啊!”

  “你不必这么怨愤。”苏世誉安抚道,“我不过是自愿赠与,并非打算换取什么,更没考虑过能有什么用,而且当时就曾想过会有的结果,如今倒不算太过意外,你也不需要这么在意。”他淡淡一笑,“扔了便扔了吧。”

  杜越郁结,瞅了苏世誉半晌,只好心烦意乱地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骂他总行了吧。”又忍不住嘟囔着,“那么好的玉白白糟蹋了我都心疼,还不如给我呢。”

  “给你?”苏世誉笑道,“我怎么记得从小到大,我送你的东西都放不过三天就给摔坏了?”

  “我那时年纪小不是不懂事吗,你现在再送我东西就绝对不会坏了。”话音落下,杜越眼睛忽然亮了一亮,凑上去道:“表哥,玉佩你也给我一个呗,我肯定仔细收好供起来!”

  “没有了。”苏世誉摇头道。

  “啊?没有了?”

  “嗯,”他低声笑了笑,望向窗外的天光云影,眉目柔和,“当年母亲只留了这一枚来让我赠人。”

  杜越随他看向庭前落花,闻声便噤了言,此后再不曾提起半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