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_君有疾否
飞蛾小说网 > 君有疾否 > [第三十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四章]

  身负枷锁的男人被带入了一所小院,叫人强压着按跪在屋中后才扯下了罩头黑布,他挣扎着抬起头来,一眼望见眼前人,“苏世誉?”

  灯火煌煌中青年淡淡一笑,“你认得我?”

  季衡四下打量,这里一窗未开,分明是白昼却透不进半丝天光来,而屋内布置极为简单,除去前方的一副桌椅,竟全是空荡无物的,此刻屋两侧都静静立着侍卫模样的人,无端地生出了冷厉之意。他盯着苏世誉,“这里不是御史台,你想干什么?”

  “打扰了,我有几句话要问你。”苏世誉道,“不过你大可放心,只是借你一些时间,过后会将你送回御史台的。”

  “我所知道的都已经招供了。”季衡道,“你不信也罢,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苏世誉轻笑道:“我并没有说要询问案情,你不必如此。”

  “那你想问什么?”

  苏世誉轻叹了口气,“穆拉和是你亲手杀死的吗?”

  “是。”

  “供词上你说自己受人指使,所以当初你和她相遇的那场动乱也是精心设计好的?”

  季衡不明所以,坦言道:“是。我家中早就有妻子了,如果不是遭受胁迫不得已,谁会跑去楼兰那种鬼地方做生意。”

  苏世誉眸光微动,沉吟了片刻后才问道:“你下手时可曾有过不忍?”

  季衡眼中的困惑褪去,直直地看着苏世誉,忽而笑了,似是觉得他问的荒唐至极,“原来御史大人还会这么天真,”他好笑道,“既然本来就是怀有目的接近的,又有谁会真的爱上棋子呢?”

  向来如此,哪怕相对而处再久,也终究不过逢场作戏罢了,执棋者眼里只有谋略厮杀,哪里分得出真心去爱上棋子呢?

  唯有沦陷者,愚不可及。

  苏世誉对上季衡的目光,他眸色深深,然后点了点头,轻笑道:“你说得对。”

  言罢苏世誉从袖中取出一个青瓷瓶子,一旁的侍卫躬身接过,旁边立刻有人上来掐住了季衡的两颊,迫使他张开口,季衡慌忙咬紧了牙,拼力挣扎,然而背上猛地被利器重击,什么东西直陷入肉里,他失口痛呼,这空隙间一粒药丸塞入嘴里,沿着喉管滚了下去。季衡剧烈地咳嗽了两声,惊疑不定地叫道:“你做什么?!”

  “不必担心,喂给你的是护心丹。”苏世誉收回瓷瓶,“你最终是要被交给楼兰的,眼下我绝不会要你性命。”

  季衡顿时明了,“苏世誉,你身为御史大夫,难道还要凌虐囚犯不成?!”

  “御史大夫当然不会。”苏世誉看着他,淡淡笑道:“不过这些人是我私聘的侍卫,这里是我的私宅,我与你又是私仇,同公务无关。”

  “私仇?”季衡不能置信道,“我同你有什么私仇?”

  苏世誉的笑意深了,垂眸道:“妹妹识人的眼光不行,做哥哥的……总要替她照顾着些。”随即不待满脸惊愕的季衡反应,他端起杯盏浅饮一口春茶,

  “动手吧。”

  楚明允随手搁下了笔,抬眼看向秦昭,“打探不到,这算是什么意思?”

  “严烨说御史台内的消息也封锁的很紧,只听说季衡被押送过来时已经奄奄一息了,不过除了苏世誉和御史中丞外也没几个人能见到他,不知是真是假,而供词全在苏世誉手中,连运送的人都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

  “这倒是少见,看来不是情杀了。”楚明允微蹙了眉,“仔细想想,这些日子来可真是麻烦不断呢。”

  稍一思索,他开口吩咐道:“你去查一个人。”

  “什么人?”

  楚明允勾起唇角,“宫里的那位昭仪娘娘,姜媛。”

  秦昭点头应下。他忽然又叹了口气,“不过这件事也不能放着不理,难不成要我再亲自去找苏世誉问一问?”

  “苏世誉未必会说真话。”秦昭道。

  楚明允屈指抵着下颔,“有道理,那你觉得我是白天去还是晚上去比较好?”

  “师哥,”秦昭忽然叫他,低声道:“杀了他。”

  楚明允眸光微凝,侧目瞧着他:“你方才说什么?”

  “杀了他,”秦昭重复道,“已经这么久了,我们仍然查不透苏世誉,既然他无法被动摇,不如干脆杀了他。无论他身手如何也敌不过人海战术,一百个人杀不死他就两百个人,只要他死了我们就再没有阻碍了。”

  “苏世誉死了我们就再没有阻碍,你说的很对,”楚明允盯着秦昭,忽而弯眉一笑,“可我偏不。”

  “为什么?”秦昭脱口而出。

  楚明允收回目光,慢悠悠地道:“我觉得苏世誉倒是挺好的,若是死了那多无趣。”

  “哪里好?”秦昭追问道。

  “他除夕夜给我剥橘子吃了啊。”楚明允随口道。

  有一瞬间他近乎以为秦昭要克服面瘫做出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来给他看,只可惜秦昭最终也是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师哥……”

  “你为什么对苏世誉敌意这么强?”楚明允打断他。

  秦昭闭口不言,唇线紧绷。

  楚明允便慢条斯理地将他打量一番,忽然笑了出声,“让我猜猜看,你不是因为杜越那小子整日表哥表哥的——把苏世誉当做情敌了吧?”

  秦昭垂着眼不做声,只当是默认了。

  他不过凡人一个,心中狭隘,眼里只容得下两人。既然苏世誉的存在对楚明允和杜越都有影响,那为什么不能杀了?

  楚明允顾自肆意地笑了许久,转眸间见他如此,笑意随之尽然敛去,“秦昭,”声音微微冷下,“彻底忘了这个念头。”

  “为什么?”秦昭猛然抬眼直视着他,“师哥,你难道真对他动心了?”

  楚明允一愣,“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那你为什么不肯杀他?”

  楚明允觉得他的想法可笑,却一时不知从何答起,思索了片刻才道:“不杀一个人的理由自然有很多,未必会是你所以为的那个。好比如今这个事态,苏世誉必须要活着,他活着要对我们有利得多。”

  秦昭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楚明允紧蹙着眉,良久又开口道:“我怎么可能会对他动心?”他顿了顿,似是随着话语出口自己也笃信了几分,眉间舒展开,低笑了声道:“苏世誉这人面热心冷,喜怒不形于色,藏得极深,都说他是无心之人,谁若是对他动心了,那可真是完了。”

  秦昭沉默,不再问了。

  窗下行过一个青衣婢女,闻声回首往屋内看去一眼,她脚下步履未停,踩过寂寂芳草离去。

  “他是这么说的?”苏世誉视线从奏表上移开,沉吟片刻后忽而缓慢地笑了,点了点头道,“评价的倒是没错。”

  那青衣婢女跪在书案前,错愕道:“公子?”

  “不过你忘记了自己此次任务与以往不同,不需要探听消息了,”苏世誉淡笑道,“照顾好阿越就是,以后这些话就不必再来回报给我了。”

  青衣婢女埋深了头,低声应是。

  苏世誉颔首,“快些回去吧,免得引人怀疑。”他看着对方恭敬退下,目光落在手边的玉佩上,出神良久,末了付之淡淡一笑。

  ——唯有沦陷者,愚不可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