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_君有疾否
飞蛾小说网 > 君有疾否 > [第二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章]

  陈思恒那气势中竟带着丝同归于尽的意味,他手中匕首折出锐利的光,狠狠地朝着楚明允落下。

  楚明允回头,压着他的手轻而易举地就将他甩开。陈思恒重重地跌在地上,匕首脱手摔出老远,他看也不看,一起身又猛地扑了上来,一双手毫无章法地胡乱挥打,竟是硬生生将楚明允的发带扯断,鸦色长发顷刻散了满肩。

  “啧。”楚明允耐性告罄,一把将他掀翻在地,抬脚就踩上还要挣扎着爬起还要再冲的陈思恒的肩头,他再动弹不得。

  “小鬼,搞什么?”楚明允端详着他。

  陈思恒通红着眼,发出的声音近似嘶吼:“你杀了她!你杀了她!”

  “呵,”楚明允嗤笑,“人还没长大,就已经被漂亮女人迷了心窍了?”

  “她救了我!只有她!”陈思恒已然泪流满面,“你们说自己是祖父的同僚,说为我做主,可我家破人亡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只有她!把我从火海里救出来的只有她!”

  “她若不害的你家破人亡,你哪里轮得到她去救?”楚明允冷冷道。

  “你胡说!”陈思恒瞪着他,“我才不信你们的话!”

  苏世誉走了过来,低头看着他道:“你方才说,是静姝姑娘把你从火海里救出来的?”

  “是!”

  “那你记得不记得,在红袖招里你们是如何告诉我的?”苏世誉道。

  陈思恒顿时哑然。

  苏世誉便慢慢地道:“她说,你是自己从宅子里逃出,然后昏倒在了她的车前。”他垂眸看着陈思恒,继续道:“静姝姑娘有问题,你心里分明清楚,不是吗?”

  陈思恒不做声。

  “你刻意忽视,回避这些,是因为怕一旦点破,你就会变得无所依托了吗?”

  这个男人说话的嗓音温温柔柔的,一字字,敲碎他借以喘息的自欺欺人。陈思恒闭上眼,失了满身力气般地躺在地上,清泪滑落苍白的脸颊,滚落在地上。

  楚明允低眼瞧着他,忽然开口道:“还有一点,我们何时说过要替你做主了?”

  陈思恒睁开眼,怔怔地看着他。

  “小鬼,你多大了?”楚明允问道。

  “十五。”

  “十五……?”楚明允微俯下身,与陈思恒对视,散开的发倾下遮去了他的表情,苏世誉只看得到他的眼,在黎明的天色中极清极亮,他声音平缓到无起伏,不带情绪地道:“十五又如何,从家破人亡的那一刻起,你就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能再想着去依赖谁,你只有自己站起来。家族的血仇,你不去洗刷,还想等着谁来替你?”

  “……可是我能做什么?”陈思恒低声哽咽道,“我什么都不懂,谁都能轻而易举的杀了我,我能去怎么报仇?”

  “谦虚什么,”楚明允抬手将发撩到身后,凉凉道:“你方才想杀我的傻气不还是有的吗?”

  “……楚大人。”苏世誉忍不住出声道。

  楚明允偏头对苏世誉笑了笑,又扫了脚下的陈思恒一眼,道:“行了,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要给谁看?我替陈玄文养着你,不过别的我就不管了,要学什么要找谁报仇,你自己看着办。”他顿了顿,补充道:“不过,你若是再凭那一脑子热血往我身上捅,就打断你的腿,行不行?”

  少年的一点反叛心理终于被楚明允给激了出来,陈思恒戒备地盯着他,“你说静姝姐姐救我是要害我,那我凭什么信你?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也要利用我?”

  楚明允不紧不慢地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遍,“你觉得你有哪儿能让我利用的?”

  陈思恒不理他的话,只咬着牙坚持地问:“我凭什么信你?”

  楚明允终于不耐烦了,“爱信便信,不信你就躺在这儿等着狼来叼你。”言罢抬脚,转身就走。

  陈思恒一时反应不过来。

  苏世誉不禁轻轻笑了,抬手拉住楚明允的手臂拦下了他,侧头对着还躺在地上的陈思恒道:“你认不认得他是谁?”

  陈思恒困惑地摇头。

  “那你知不知道击退匈奴的楚将军?”

  陈思恒困惑地点头,点了一半,他顿时僵住,似乎明白了什么,震惊地盯着楚明允的身影。

  苏世誉淡淡笑道:“即便他收养你是要利用你,可你能利用他的不是更多?你如今不会武功,难道就不打算学吗?”

  陈思恒爬起来,犹疑地看着他们俩,“可他明明说不管……”

  苏世誉笑意渐深,“我猜你若是能把他缠烦了,多半会有转机的。”

  “苏大人……”楚明允表情复杂地看着他。

  “可是他……”

  “他这会儿不是没有打断你的腿吗?”苏世誉笑道,“还不跟过来?”

  陈思恒踌躇着不敢上前。

  苏世誉望了眼天色,轻叹道:“过会儿我和他还有早朝要上,你再耽搁,可就真的没机会了。”

  陈思恒忙跟了过来,不安地看着楚明允的侧脸道,“楚……”

  楚明允爱答不理地瞥了他一眼,又扫过笑意深深的苏世誉,抬脚就走。

  最终楚明允还是将陈思恒安置到了城外的一所幽静宅子里,他自己匆忙地束发更衣,便入了宫。

  御炉浮香,莺啭未央。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

  永乐坊已被查封,可并未发现楚明允和苏世誉所怀疑的第三方势力的痕迹,陈思恒之事知情者也不过他们俩,因而金殿上刑部尚书陆仕视为对地下赌坊的处理回报给了圣上,此案唯一的疑点就是那楼中分明富贵繁华,居然没有储钱的金库。

  李延贞听罢,依惯例慰劳夸奖了一番,道是再慢慢查探便可。

  如何看都不过是件普通案子,其下暗潮汹涌又有几人清楚。

  下朝后楚明允方步出金殿,许寅就急急地跟了上来,恭敬道:“楚大人。”

  “嗯。”楚明允看他一眼,“有事?”

  “这……”许寅讪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犬子一向是胡闹惯了,下官也不曾想他这次竟去了那种地方,还被牵扯着下了狱……”

  楚明允静静地等着他说完。

  “虽然要不了几日就能放出来,可下官就这么一个独子,自小没吃过什么苦头,再加之老母疼爱孙子,昨晚听闻此事一宿都没能合眼……”许寅说了半晌,看着楚明允漠然的神情,终于入了正题,“听闻永乐坊一案楚大人也出力不少,下官便想求大人帮着通融通融,看能不能提早将我那不孝子给放出来。”

  楚明允忽然笑了,道:“你儿子说他想睡我,你晓得这事吗?”

  许寅脸色骤变,惶恐地不敢看他,张口结舌道:“这……这实在是,改日下官定当严厉教训他,还望大人海涵。”

  楚明允嗤笑出声,冷冷道:“你不用怕成这样,我没打算为一句话就要他的命。”他语气微顿,缓缓深了笑意道:“不过书上不也说了,养不教,父之过。”

  许寅忙道:“是,大人说的是,下官教养无方……”

  “我不是指这个,”楚明允缓声道,上前一步直盯着他:“你们私下里如何议论我,我虽向来不在意,可到底还是规矩点为好,毕竟我这人喜怒无常得很,你说是吧?”他尾音微扬,浅浅地带着笑意。许寅冷汗顷刻湿透了背,不敢应声。

  楚明允便收回视线,抬步走了。他这谈话间苏世誉已从一旁走出了几丈远,楚明允边跟上去边道,“苏大人。”

  “苏大人?”他微提声,连唤了两声,苏世誉仍是顾自前行。

  楚明允微挑了眉,拉长了语调道:“宝贝儿——”

  苏世誉转过身,几许无奈地看着他道:“楚大人有事?”

  “我都没同你计较陈思恒的事,你怎么还对我这般不冷不热的?”楚明允跟上他并肩往外走,“按说过了昨夜之事,你我总归算是有些交情了吧?”

  一起逛过窑子砸过场子,何止是有些交情。

  苏世誉淡淡笑了,“楚大人想说什么?”

  “不如你我就此好好聊聊,谈谈往事,互诉衷肠。”楚明允略一思索,“苏大人不觉得你我很是般配吗?”

  “……”苏世誉道,“昨夜一宿都未合眼,楚大人还是回府休息为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feie9.com。飞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fei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