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8_宠物帝国(H)
飞蛾小说网 > 宠物帝国(H) > 分卷阅读98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98

  

  萨尔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小小的打呼起来,宇卫戢才小心翼翼的将他躺好,盖上了被子。看著他漂亮的小脸蛋哭粉粉的样子,眼睛哭的红肿,宇卫戢轻巧的把他眼角的一滴泪抹去,

  像是哄婴儿般的轻轻拍著萨尔的背部,萨尔眉间的沉重舒展开来,白净的手掌轻轻卷起靠在脸边,睡的像是个新生婴儿般的,天真可爱。

  静泉这才从楼梯的转角上来,手里端著半热的红茶,放到床边去。

  「真是个坚强的孩子。」静泉微微一笑,宇卫戢将静泉拉到怀里说:「是啊,他比墨星还小上一些呢,估计跟翔斐他们差不多大。身份落差想来他一定很难受吧,但还是撑下来了,真不简单。」

  静泉坐在宇卫戢脚上,同意的点头,轻轻吻了吻宇卫戢的唇,说:「能够一句话就让这样的孩子放下心防,主人更不简单呢。」

  宇卫戢藉机会又重重的吻上那可口的唇办,灵活的舌侵入了对方嘴中交缠著,直到静泉快吸不到气了才放开他。舔著气喘吁吁的静泉嘴边流出的剔透液体,宇卫戢笑说:「真甜。」

  「嗯,刚在做蛋糕。」静泉很顺的回了一句,让宇卫戢乾笑三声。

  静泉这时推了推宇卫戢说:「好了,伤患就该好好的休息,晚餐好了我会来叫你的。」

  宇卫戢其实不累,但看样子静泉是不会让自己乱跑了,因此也只得坐回床上的盖上被子。静泉点点头後才下楼去,宇卫戢就顺手从一边拿了一本书来看。

  感觉自己身边一阵温暖,低头看过去原来萨尔不知道在什麽时候在睡梦中靠了过来,宇卫戢淡淡一笑,放下书给萨尔盖好被子,才又继续看书去。

  这一看就看了一整个下午,直到晚上静泉才上楼来叫人下去吃饭。

  众人聚集在餐厅吃晚饭,宇卫戢非常高兴看到桌上并没有任何类似粥类物品,感动的几乎都快流泪了。今晚的晚餐非常的丰盛,是偏西式的牛排鸡排,而静泉不愧是亚特曼尔的厨师,做的可比普通餐厅来的好吃多了。

  萨尔看到桌上的料理眼睛为之一亮,边吃边赋予不尽的赞美,连静泉所选的红酒也与料理配的恰好,让萨尔对静泉完全的刮目相看。萨尔不愧是皇室所敎出来的绅士,每个动作既高贵又非常自然优美,看他吃饭有另一种不同的享受。

  静泉给绛玉把肉块切的小片一点让他比较好吃,琥珀跟翔斐饮料只能喝气泡水,毕竟他们都是属於一喝酒就会变的很糟糕类型,因此都统一被大家禁酒。

  这一餐过的非常的享受,因为墨星忙著看论文没时间跟琥珀抢食物或是跟萨尔斗嘴,宇卫戢满意的看著自己的宝贝们如此的安份,而自己也终於吃到了久违的”非粥类食品”,因此他现在的心情可说是幸福的要飞上天去了。

  吃饱饭後,静泉将东西收一收拿去厨房洗,翔斐跟曦蓝也去帮忙。碧翼拿了支笔写音乐谱,琥珀坐在客厅继续玩没有玩完的电动,而墨星则是坐在餐桌改论文。

  宇卫戢拿出了电脑做在客厅的躺椅上做点公事,反正伤的也只有一手,用另一手打字虽慢但也不碍事。萨尔无所事事的自己泡了一杯红茶,拿了一本英国诗集篇的书,就坐在沙发上悠閒的看了起来。

  过了不知多久,消失的绛玉突然从二楼跑了下来,手里拿著什麽大家心里有数。

  「啊…宝宝…」琥珀还来不及阻止,应该说他正在打大魔王没时间阻止,就这样眼睁睁的看著绛玉扑到萨尔身上去。

  萨尔感觉双腿被挤开,低头一看原来是绛玉正坏坏的笑著,突然自己下身被含进了那湿润的口中,让他低低的闷哼了一声。

  绛玉卷著舌头卖力的服侍著眼前高贵的王子,喘著气的不断舔著那物体,直到自己下颚已经很酸很酸,可是…

  「呜…呜呜…呜啊啊…」绛玉突然大哭了起来,放开了萨尔的坐在地上大哭,众人都被降玉的哭声给吓到,宇卫戢叹了一口气,萨尔却勾起了嘴角,极度冷静的喝了一口红茶。

  琥珀靠过去抱抱宝宝,安慰的说:「宝宝不哭不哭…」

  绛玉感到挫折感非常的重,一被琥珀抱进怀里就把泪水都抹到琥珀的胸前。有些质疑自己的能力,绛玉二话不多说的就低下头去叼住琥珀的男根,边落泪边吸吮了起来。

  琥珀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阻止他,渐渐的兴奋了起来的喘息著,而绛玉感觉嘴里的东西有挺起硬起,才心情好一点的停止了眼泪。

  墨星靠了过来,嘲笑的问:「连宝宝也激不起你的性欲啊,你被玩到变性冷感了吗?」

  萨尔瞪了墨星一眼,喝了一口红茶有些冰冷的问:「那又如何?」

  墨星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一声,说:「想不到啊,你被打击的这麽重。」

  「哼…」萨尔没在回话,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没办法再兴奋起了,早就放弃了。

  静泉这时候突然朝宇卫戢问了问:「会不会是因为…」

  宇卫戢点了点头,回:「我也是这麽想的。」

  萨尔有些听不懂他们两个之间的谈话,自顾自的喝著红茶,说真的他们对他的身体有什麽异议他也不管了,反正都听那麽多次了,也不差这回…

  这时候静泉坐到了萨尔身边,细心的问:「你之前是只有不能勃起,还是被人抚摸或是後穴插入都没感觉呢?」这话问的普通,彷佛只是医生在问病人病症的语气,完全没有任何的嘲讽意味。

  尽管对萨尔听起来有一点刺耳,不过因为静泉在他心中印象良好,便也诚实的回答:「被…插入时只觉得很痛很痛,没有其他的感觉。抚摸啊…看人吧,虽然大多数我只觉得恶心,但还是有几个人不错的。」

  这个回答更是证实了宇卫戢的猜测,宇卫戢朝静泉点点头。静泉理解了的,又朝萨尔问:「那你觉得我会是你讨厌的人吗?」

  萨尔非常的疑惑,随後说:「当然不会,静泉煮的晚饭非常的好吃呢。」

  静泉得到回答微微一笑,忽然靠到萨尔身上,双手抚摸起萨尔身体四周。萨尔有些抗拒的轻轻推著静泉,说:「别这样,不会有用的…」

  静泉没有回话,忽然低头舔弄起萨尔胸前的粉色乳珠,技巧高超的含著舔著,时而拉扯轻咬,双手不安分的故意碰著敏感处,腰部、大腿、延伸至大腿内侧。

  过了一会儿果然听到萨尔微微的喘息声,还有隐忍的呻吟。静泉变本加厉的将萨尔扑倒在沙发上,整个人挤到他双腿间继续抚弄著身下的人的身子,故意的一掐菊花前的会阴处,果然听到萨尔的惊呼。

  「啊嗯…」这一声出来,萨尔有些呆掉了。静泉噗嗤的一笑,稍稍起身的说:「果然,萨尔你不是性冷感,只是因为以前被强迫时所留下的阴影让你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