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2_宠物帝国(H)
飞蛾小说网 > 宠物帝国(H) > 分卷阅读62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62

  

  :「嗯,宝宝乖乖的,等等就买冰淇淋给你吃。」

  绛玉有点不了解的歪了头,反而是琥珀兴奋的喊:「我也要!」

  拉了拉琥珀的薄纱,绛玉很好奇的问:「冰淇淋是什麽?舒服的东西吗?」

  静泉笑了笑,回答:「冰淇淋是好吃的东西,甜甜的,冰冰的,放在嘴里会融化的。」绛玉听了喔~的一声,也开始有一点点期待这个叫做冰淇淋的东西了。

  翔斐推著碧翼的轮椅,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说:「其实冰淇淋还是要夹在饼乾里才好吃。」

  这换成碧翼摇了摇头,说:「冰淇淋还是霜淇淋,挤成螺旋状放再圆筒饼乾上,一边香草,一边巧克力,那种的比较好吃。」

  静泉呵呵一笑,没有发话,但其实心里想的还是天然的水果冰淇淋比较好。琥珀倒是没有差别,好吃就好。

  墨星依旧压根不听他们聊天,一手拿著小本的书,完全不看路却不会撞到障碍的向前走著。

  就这样在轻松的气氛下,一行人愉快的朝目的地悠閒的缓缓逛去。

  而在帝国外,天宇集团总部的最高层,总裁专用办公室内,宇卫戢正苦命的加班中。金发的美女秘书端了一杯热咖啡进来,放在桌上,同时说:「有位品先生找您。」

  宇卫戢顿了顿,停下手中的动作,心理过滤著自己认识,姓品又会在这时找到自己的人……「品邪吗?」

  秘书点了点头,宇卫戢才说:「让他上来吧。」心里却非常的好奇为什麽品邪会在这个时候找他,但百分之九十机率绝对是跟绛玉有关。

  过了一阵子,品邪果然穿著一身的纯白西装,举手投足带著高贵却邪魅,好不引人注目的走了进来。「好久不见了,宇总裁。」

  宇卫戢站了起来,「你也是,品先生。」到了一边见客的沙发上,品邪豪不客气的在宇卫戢对面坐了下来,当作自家般的半依著沙发,如猫似的慵懒。宇卫戢也跟著做了下来,开门见山的问:「品先生怎麽会在这时候来访?」

  品邪邪魅的一勾嘴,从一边的公事包内拿出了几张纸,递给了宇卫戢。

  宇卫戢拿过,扫瞄了一下纸上的内容,果然不出所料是跟绛玉有关的。更确切的说,是绛玉的所有详细个人资料。

  看了过去,翻到了第二页,却在那一个标示著「才华」的地方,完全顿住。宇卫戢僵了许久,声音有些颤抖的开口:「这…这是……」

  往书店的方向,必定会经过一家大卖场,而大卖场外的橱窗里,正摆放著许多性玩具。

  绛玉一经过,马上就停住了脚步,被里面的东西给深深的吸引住。橱窗里美美的摆饰著几个粗大的按摩棒、跳蛋、口枷、束缚带、贞操带…不过最吸引绛玉的东西,却是摆放在红色丝缎上的乳环。

  琥珀靠了过来,绛玉马上指著那漂亮的乳环,泪汪汪的看著琥珀,「那个…那个…」

  「宝宝想要乳环?」琥珀一问,绛玉点了点头,整个人趴在橱窗上目不转睛的看著。静泉也靠了过来,摸摸绛玉的头说:「等主人回来问他能不能帮你弄吧。」

  绛玉也只好乖乖的点头,留恋的看著那闪耀著光芒的一对乳环。正要跟著静泉还有琥珀他们离开,却看到一个漂亮的男宠从店内走了出来,乳头上正挂著跟橱窗内非常相似的乳环。

  吞了一下口水,完全没有留意到那男宠後面跟著的高大身影,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宝石正捶挂在粉色的凸起上,彷佛呼唤著,让绛玉彷佛迷了心窍一般的忍不住扑了上去。

  「啊!」男宠胸口突然被袭击,敏感的乳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小口里,拉扯著乳环带出了一些疼痛跟一些的快感。

  「宝宝!」一听到後面有动静,一转身静泉觉得自己要昏倒了,宝宝竟然饥渴到跑去袭击别人,而且是有主人跟著的男宠,连忙冲回去将宝宝拉开。

  才把宝宝拉回来,一个大掌就迅速的挥了下来,毫不留情的赏到了脸颊上,力量大的把静泉给甩到了地上,侧身倒在冰冷的路上,脸颊红肿了起来。

  「静泉!」其他人看到了赶紧冲了过来,扶起倒地的静泉,所幸除了脸颊上的伤,只有大腿外侧与手臂上有些微擦伤,并不严重。

  「一群贱货,敢乱碰我的东西!」那个跟在男宠身後的主人,抬脚踢了蹲在静泉身边的翔斐,在翔斐身上踢出了几道印子。

  一本书破空飞来,砸上了那个主人的头,只见墨星黑著脸狠瞪著那人:「不准你这个混帐碰他们!」

  「不知死活的家伙!」那个男人挥拳朝墨星揍去,眼看正要打上墨星,忽然「碰!」的一声,一个黑色的人影飞了出去。

  一看,飞出去的却不是墨星,而是那欲打人的主人。而站在墨星前面的,却是那满脸泪痕的绛玉,鲜红的双瞳内闪过一阵怒火,身体稳稳的半蹲著,摆出了打斗的姿势。

  「自两岁开始练太极拳,现为跆拳道黑带,空手道黑带,剑道少年冠军。同时善於枪械射击,传统弓道,以及十字弓…」

  宇卫戢吐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了似笑非笑的品邪一眼。

  品邪喝了一口茶,笑说:「家里多了个免费的随身保镳也不错不是吗?」

  宇卫戢柔了柔太阳穴,头痛的不知道该说什麽好。才在想为什麽一个不过十五又遭受过凌虐的孩子体力会如此的好,甚至远远超过了自己,若从小就学武术,那就很合情合理了。

  「这孩子他虽是私生子,到头来还是出生在黑道世家,有点本事是天经地义,更何况他还小时,管家看他资质好,私下训练过他。呵,虽然现在好很多了,但曾经一阵子若有人只要露出一点点敌意就会被他反射性的打飞出去。」

  宇卫戢一听品邪的话,笑了一下,估计品邪在当初应该被摔过不少次,否则也不会如此心有馀悸的一再的吩咐。

  「但糟糕的是,他伤害过人後会变的自卑恐惧。在那时他毕竟是个孩子,武艺在怎麽强终是比不过经有特别训练的大人,只会被当疯犬关起来继续凌虐,还记得他刚来的时候身上全是被铁鍊束缚过的痕迹,那样子真让人心痛。」

  那情景让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最後是品邪开口笑说:「过去了就过去了,他现在很好就好,对了,这个给你,这一直是他很想要的东西。」从公事包内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了宇卫戢,宇卫戢一打开发现里面是两只非常漂亮的红宝石乳环,小巧细致,挂在约公分长的金鍊中央上,金练两端连著一根不算细的针。

  宇卫戢将东西收好後,品邪也准备起身离开,反正这次过来只是看看宇卫戢的反应,还有顺便将东西交到他手中。

  送走了品邪後,就马上接到了伟泽的电话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