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_宠物帝国(H)
飞蛾小说网 > 宠物帝国(H) > 分卷阅读27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27

  

  「嗯…怎麽了?」被动静吵醒的静泉柔了柔眼,正要爬起身却又被宇卫戢轻轻压回床上。静泉顺柔的侧躺著,头枕在宇卫戢的肩上,任由宇卫戢抚摸著自己。

  「没事,你睡著。」爱抚著静泉在羽毛被下的身体,轻轻哄著让他继续睡,而因昨夜事件而依旧疲累的静泉不到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琥珀又问:「主人,怎麽办?」

  宇卫戢想了想,摸摸琥珀的头,回答:「没关系,他想走就让他走吧。」

  虽说宇卫戢心中有种感觉那人有某种特殊之处,但如果他要走那也是他的选择,宇卫戢并不会太过在意。

  琥珀「喔…」的一声,耸耸肩,也没多问,乖乖的躺好後继续睡觉。

  宇卫戢虽说心中觉得有些可惜,但身体的疲累以及还未到该起床的时间,耐不住睡意又小睡了一会儿。

  直到日上三竿,三人才懒懒的爬起来。当然,宇卫戢被命令必须呆在床上到伤口好了为止,而宇卫戢却苦笑,只因为自己其实真的没受什麽重伤,但却被大惊小怪的另两人念,实在无辜。

  待下午左右,落勇派来的纹身师傅才到,与上次刻印琥珀的是同一人。

  看见纹身师傅所拿出来的器具,静泉有些不寒而栗的颤抖。当初被残忍的刻印的记忆还留著,那种在丹满吉的命令下,伤口被撕裂扯动而加被疼痛的感觉彷佛又回来了。

  静泉的反应宇卫戢看在眼里,招了招手让静泉过来,手一扯,静泉落入宇卫戢的怀中。由背後抱著静泉,让静泉背靠著自己的胸前,宇卫戢环著怀中人的腰,轻轻用手拨开静泉双腿,让那脆弱的部位曝露在空中。

  「主…主人?」静泉有些讶异,但却十分享受这份温暖,感觉恐惧被冲走了许多。

  「别动,就这样吧。」宇卫戢轻轻在静泉耳边如此说,一边示意那个纹身师傅可以开始了。

  宇卫戢大手包覆著静泉的手,让静泉安心下来。舒服的窝在宇卫戢温暖的胸前,静泉放松了身子,双腿保持弯曲大开,却很明显没有一开始的紧绷。

  「呜…痛……」当纹身师傅将冰凉的铁制纹身笔朝静泉下跨划下,静泉痛的呜咽了一下。宇卫戢紧抱著静泉,轻轻抚摸著静泉让他好过一些,嘴里安抚的说:「乖,一下子就好…」

  无奈那个师傅其实手艺很好,而静泉痛的原因是那块烧伤的皮肤脆弱敏感,根本没什麽方法可以避免这种痛,好在这个纹身并不会花太久的时间。

  看著静泉忍的皱眉,宇卫戢心疼的说:「如果很痛的话,可以休息一下。」

  静泉摇了摇头,其实与以前的疼痛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但是因为自己那里的肌肤实在敏感,很难不发出声音来。

  琥珀抱著小虎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兴致勃勃的看著那个师傅的手艺,白金的字体慢慢的形成,而刻上中间的S字时,弧度延伸至分身上,就如自己下面那里一样。

  「啊…嗯嗯…」静泉无法控制的呻吟出声,尤其是刻在分身上的S字,一点一点的刺痛让双脚无法控制的轻轻打颤。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总算,最後一抹金色画在白金字体边缘,形成美丽又优雅的字体纹路。师傅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完成了。同样吩咐了几句不可以在一两个小时内触碰等类的话,便收拾收拾东西走了。

  静泉有些累的靠在宇卫戢怀里,看看自己下跨的白金字体,却又控制不住那一份暖意从内心发出,不小心就会微笑出来。

  总算…完全成为主人的了……

  琥珀也靠了过来,打量著静泉胯下的那行字,发现其实跟自己的并没有太大的不同。看不出什麽新意来,说了一声,琥珀抱著小虎就冲到一楼去打电动去了。

  静泉舒服的靠在宇卫戢怀里一阵,两人安静的享受著这下午的慵懒。

  「主人…」静泉轻轻开口。

  「嗯?」宇卫戢慵懒而低沉的声音响起。

  静泉又微微止住了自己的话语,片刻之後,才开口问:「为什麽…要救我?」

  宇卫戢笑了一下,抱紧了怀里之人,在他颈边蹭了蹭,闻著静泉乾净的体香。「静泉,你当时心中所盼望的人是谁?」

  静泉沉默了一下,才老实的回答:「主人…」

  宇卫戢将静泉轻轻转过身来,小心不去压到才刻印好的下体,搂著他的腰,微微笑著说:「我也一样。」

  静泉有些不懂,疑问的眼神对上了宇卫戢清澈的眼睛。

  宇卫戢摸了摸静泉的脸颊,彷佛感受著静泉真的存在一般,又说:「我好怕失去你……」

  静泉红了红脸,但又有些低落的问:「因为琥珀会伤心吗?」

  宇卫戢在静泉脖子上淡淡的轻咬了一口,回问:「你觉得我为什麽要舍身救你?」

  「因为你很怕失去我……」静泉说完这句话,愣了一下。这句话不过是重覆著宇卫戢的话,但,有一道温暖的阳光照了近来,将心填的满满的。是啊,若不是真心关切的人,真心爱著的人,又为什麽要去舍身救人呢?为什麽要去害怕失去呢?

  静泉绽放著光彩的眼睛,又有些不确定的的回望著宇卫戢。

  宇卫戢幸福的笑著,那三个字就如此从心传进心里。

  我爱你…

  静泉微微张嘴,眼匡热了起来,却无法多说一个字。宇卫戢封住了静泉的双唇,不让静泉的声音泄漏出去,将静泉的气息完全吞进自己身体里,这股气息是个誓言,也是个承诺…

  交缠了许久,宇卫戢才放过那红肿的双唇。静泉喘了喘气,羞的将脸埋到了主人的胸前。

  两人抱著许久,直到约一个小时後,姿势也有些僵了,而胯下的刻印完全没有问题,才从床上爬起来。

  「主人,我得出去买点食材,可以吗?」恢复过来的静泉微微笑的问。

  宇卫戢想了想,反正现在静泉也有了刻印,在怎麽不长眼的人也不会有胆动他,因此点了头答应,随後又不放心的说:「还是让琥珀一起去吧,两人在一起比较安全。」

  「好。」静泉回了一声,磨蹭了一下,然後出乎意料的在宇卫戢脸颊上轻啄了一口,脸红的急忙逃似的奔下楼梯。

  宇卫戢稍微愣了一下,随後开怀大笑。

  这家夥…太可爱了……

  「琥珀,只能选一个,其他放回去。」静泉指了指篮子中叠满的垃圾食物,没好气的说。

  琥珀嘟了嘟嘴,知道吃这麽多零嘴不好,可是就是想吃嘛…

  选了一个自己最爱吃的小熊饼乾,其馀的放回了架子上,琥珀有点闷闷的跟在静泉身边选其他的食材。

  静泉苦笑的摸摸琥珀的头,哄说:「这些垃圾食物含有很多化学物品,吃了对身体不好,回去我做水果布丁给你吃如何?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