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_宠物帝国(H)
飞蛾小说网 > 宠物帝国(H) > 分卷阅读26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26

  

  洞潜进来的。」

  落勇插入话题说:「已经派人前往修改此令,严厉管制门口的进出,并且派特员守在大门审查。」

  宇卫墨听了这才点了点头,但内心还是有些气愤,下令:「伟泽、落勇、丰夜,你们三人这个月薪水与假期都没了,下面的人你们自行惩处。若下次再让我发现这种漏洞,你们就别来上班了。」

  三人只是轻然的说了一声「是」,不是不放在心上,而是知道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外表看来随意,但内心已经紧绷。这次只不过是那群人运气好,再加上他们三人中两人放假,且最近有些放松过头,否则,绝对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漏洞。

  宇卫墨转头问向宇卫戢:「老哥需不需要我安排侍者?你这种状况不好自理吧?」

  宇卫戢摇摇手,示意不用,又笑说:「只是皮肉伤而已,且你老哥我有那麽没用的话,你早不知道沦落到哪里了。」

  宇卫墨哈哈一笑,许久没遇上这种事情,自己的确担心过头了。况且…

  瞄了瞄侧坐在地毯上的静泉以及一旁的琥珀,宇卫戢什麽心思宇卫墨十分清楚。

  贴上最後一块沙布,宇卫墨拍了拍宇卫戢没有受伤的左肩,站起身来说:「就不打扰老哥休息啦。」

  宇卫戢点头,目送宇卫墨他们离开,又突然想到什麽似的叫住了落勇,「明天把刻印师傅请过来吧。」

  落勇理解的回:「没有问题。」,挥了挥手,跟著宇卫墨他们下了楼梯。

  听见大门关起的声音,琥珀才的爬上了床,像只小猫窝进主人怀里。

  宇卫戢知道这次可吓坏了琥珀,环住了琥珀的身子,轻轻的拍背,哄著:「没事没事,我没有事,一下子就好了。」

  琥珀没有动,只是把头埋在宇卫戢怀里,紧紧的靠著自己最亲爱的主人。

  宇卫戢浅浅一笑,一手勾著琥珀的腰轻抚著,一手掀开了右边的被子,拍拍床铺,朝还跪坐在地上的静泉柔和的说:「上来吧,伤口还没好,别坐在地上那麽久,会冷到的。」

  静泉听见宇卫戢的声音,身体很明显的颤栗著,抖著声音开口:「主…主人…我」

  宇卫戢打断了他,说:「上来再说吧。」

  静泉不敢违背主人的命令,撑著僵硬疼痛的身体走了过去,才爬上床,就被宇卫戢大手一捞的搂进怀里。

  盖紧了被子,左一个右一个,宇卫戢感叹还有比这更幸福的吗?

  但看著静泉哭花了的脸蛋,内心隐隐阵痛,叹了一口气说:「静泉,对不起…」

  静泉则被这出乎意料的话语给惊吓到,急忙回应:「主人…我……我才该……对不起…主人…对不起……我不该……」

  静泉眼泪一颗颗的掉落,哽咽的话都说不好了。若不是宇卫戢紧搂著静泉,都怕静泉颤抖的散掉了。

  宇卫戢啄吻了静泉眼角的泪滴,放缓了声音说:「我不该放你一个人在那里,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静泉听了猛的摇头,说:「主人已经对我很好了…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宇卫戢轻轻一笑,回答:「若真要惩罚的话…没有保护好你的我,也就先任你惩罚了。」

  静泉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眼泪控制不住的奔流著,窝在主人怀里是那麽的温暖安逸,内心被充实的满满的,语言已经无法解释他目前的心理。

  琥珀也跟著道歉:「静泉,对不起,若不是因为我被缠上…」

  静泉已经哭花了脸蛋,根本不知道该怎麽反应才好,只是一直摇头,想告诉琥珀不是他的错,但出口的又是一阵哽咽。

  「好了好了,在哭下去美人就变泪人了。」宇卫戢揉著静泉湿润的脸颊,一边说:「下次遇上问题,记得我就在这里,永远,永远陪著你的。」

  这有如告白的话语让静泉一时之间愣住了。这是个承诺,是个会守护著他辈子的承诺,是他今生今世所渴望的一个有如梦一般的承诺,让他怀疑这是否在梦中。但主人的掌心又是如此的温暖,告诉他这不是梦。

  琥珀跟著举手,「我也会一直都在主人跟静泉身边的喔,所以静泉有问题可以找我!」

  宇卫戢一笑,说:「那就要看静泉想不想玩电动了。」

  琥珀嘟了嘟嘴,抱怨:「我又不是只会玩电动,还会其他事情的。」

  静泉破涕为笑,心情也舒服上了许多。看著静泉总算恢复,宇卫戢与琥珀对视一眼,也跟著呵呵笑了起来。

  而站的远远的墙角,一个人影只是静静的看著这三个人互动,眼神却依然充满了防备与敌意。

  宇卫戢这时才想到今日带回来的男奴,朝著墙角的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

  但反常的,那个男奴只是撇了撇头,一点也不理会宇卫戢的要求。

  宇卫戢挑了眉,这还是他第一次遇上如此无视命令的男奴,但却又隐隐欣赏这家伙的态度。从这人痛殴那些混混的胆量来看,恐怕是刚进调教室的新人,还没有男奴意识。

  但天色已晚,虽说帝国内部有中央空调,但依然还是会有些凉,尤其男宠们又不得穿衣物,继续站在墙角恐怕会冷到。

  宇卫戢轻叹了一口气,看这家伙的反应知道劝说不会有用,因此决定用激将法:「站在墙角还是会冷吧?放心我不会做什麽的。还是说你再害怕?怕我这个主人?」

  男奴身体气愤羞耻的一震,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跟那群无用的东西相提并论。怕主人?谁怕啊!?还不都是人?这种卑鄙无耻下流无心无肺的王八需要自己去怕?他不是那些软弱的奴隶!

  气忿的重重走过去,瞪了宇卫戢一眼,一个字不说的爬上了宽大的床,窝到最角落去,背对宇卫戢他们侧躺著。

  看著他总算愿意睡在床上了,最少不担心会冷到。宇卫戢一笑,关了床头灯,搂著一直打哈欠的琥珀以及累的昏昏欲睡的静泉躺下,缓缓进入梦中,结束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天。

  「主人,主人主人主人!」

  宇卫戢闭著眼皱了皱眉,拉了被子盖到头上不理会那个声音。

  「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

  轻轻的摇动,宇卫戢这才微睁著未睡醒的眼,沙哑的说:「琥珀,今天让我多睡一点…」

  虽说天色还没完全亮起,也比普通该起床的时间早了许多,但琥珀已经睁著大大圆圆的眼睛,轻摇著宇卫戢。

  宇卫戢被摇到烦了,将琥珀扯进自己怀中,单手禁锢著琥珀的身子,睡意哝哝说:「天都还没亮,不用那麽早起……」

  琥珀乖乖俯在宇卫戢胸前,问:「可是主人,昨天那个人跑掉了,不追回来吗?」

  宇卫戢免强让自己醒了一些,转头一看,才发现原本应该睡在床的另一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