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_宠物帝国(H)
飞蛾小说网 > 宠物帝国(H) > 分卷阅读24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24

  

  来要回去请医生才好。轻轻柔按著静泉的太阳穴,努力让静泉感觉舒服一些。

  不远处传来一阵吵杂声,里面夹杂著琥珀的声音,让宇卫戢敏锐的抬头看去。只见琥珀被几个男人纠缠著。宇卫戢有些发怒,看看距离不过几步路,就算走过去静泉还是在视线范围内,应该是没什麽关系。

  静泉也看到了远处的纷争,便说:「主人,先去帮帮琥珀吧。」

  「嗯,等我。」说完,宇卫戢朝琥珀的方向走了过去。

  静泉累的呼了一口气,却在不知什麽时候,一个人影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到了长椅一边,一个令静泉噩梦连连的声音从那人口中传来。

  「好久不见,贱奴。」

  肆虐而冷厉的声音让静泉一阵发抖,看清楚那人,静泉惊恐的说不出话来了。

  那个男人有著长长的脸型,细而尖锐的眼睛直直瞪著静泉,眼里充满了残暴与鄙夷。

  静泉永远不可能忘了这个男人,这个将他骗进调教室里,又将自己卖给丹满吉的男人,这个在他身上掐出了许多痛苦回忆的男人。

  静泉感觉呼吸都有困难,急著想要出声叫回主人,但却发现喉咙已经吓的乾到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跟我走,不准说不。顺便跟你说,我现在是你妹妹的主治医生。」

  静泉缩了缩瞳孔,惊吓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但就这句话,足以让他无法反逆这个令他痛恨万分的男人。

  对不起,主人…

  深知如此一离开,恐怕再也跟宇卫戢无缘了。就算自己能够回来,恐怕宇卫戢也不要他了,毕竟,没有一个主人会要一个不听话的宠物…

  眼泪无法控制的从眼角滑落,撑著疼痛不适的身体站起身,静泉痛苦的朝宇卫戢的望了过去,默默的跟在了这个掐住了自己的弱点的男人身後离开了。

  「哈哈哈,宇总裁,我只是在跟您的宝贝交流一下,顺便送个礼物…」

  宇卫戢冷冷的看著这个纠缠著琥珀的男人,心理直叹气。

  原来,这个男人是在丹满吉的宴会上见过宇卫戢,自认跟宇卫戢很熟。看见琥珀胯下的白金SS级标志,马上认出是宇卫戢的宠物,便前来巴结一下。谁都知道宇总裁特别爱戴宠物,因此就算是透过宠物,能跟宇卫戢攀个关系也好。

  「所以我就说我不要了嘛,我对钻石没有兴趣。」琥珀不耐烦的抱著矿泉水抱怨,如果是送他电动游戏或是按摩棒他搞不好还比较高兴呢。

  「你可以滚了,下次休想让我在看到你靠近琥珀。」宇卫戢心里很不舒服,感觉有事情发生了,赶紧将眼前的男人打发走。男人乾笑了几声,知道自己踢到铁板,马上溜走。

  「主人!不好!」琥珀这时传来了惊呼。

  「怎麽?」宇卫戢紧张回问,心里已经开始有些慌了。

  「静泉不见了!」琥珀两三步冲到长椅边,看著空旷的长椅,惊慌的不得了。

  才转移视线不到一分钟,人就不见了!?

  宇卫戢四处张望,看看会不会是在人群中,却完全看不到影子。

  「该死!」宇卫戢痛苦大吼,自己最怕的事情居然发生了。还未被刻印的静泉绝对不能一个人单独行动,光是看下体的烧伤就已经会导致静泉很凄惨的後果了。

  跟在男人身後,九弯十八拐的被领进一个十分隐密的暗巷里,静泉浑身颤抖,双脚也快要控制不住身体的重量。

  总算,在倒下去之前,那个男人已经停止了步伐。被一阵力量往前推,静泉狠狠的摔倒在地上,身体上的伤口有些又裂了开来,手肘与膝盖擦出了伤痕。

  「这只送给你们玩,不用担心,这贱货是只烧印,爱怎麽完就怎麽玩吧。」男人朝暗巷里说,这时静泉才注意到里面还有十几个人,却都不像是主人阶级的,更像是街头小混混。

  静泉很疑惑,在这里根本不会有除了主人,侍者,与男奴之外的第四种人,这些人是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脑中充满了满满的问号。

  一个彷佛是带头的走了过来,用脚尖勾了勾静泉的下巴,强迫静泉抬头朝他看去。看清楚了静泉的样子,那人吹了口哨,淫邪的笑说:「喔~脸蛋挺美的,美人,等等哥哥就把你操个爽。」

  静泉害怕的发现自己口乾舌燥的无法说话,却有个人代替他说出了心声。

  「放开我!你们这群混帐王八卑鄙无耻下流!」

  「阿田,这家伙怎麽样?路上抓到的。好像是才进入调教室不久,没被调教完,野的很,玩起来应该很爽。」一个高大的壮汉抓著一个青年,青年身体上未著任何衣物,脖子间也有著条码,是只男奴。眼中闪著不甘的愤怒,身体不断挣扎,但力气远远比不过对方,根本挣脱不开。

  「喔喔,不错,不错。就是要新鲜的调教起来才有乐趣,抓过来。」那个带头的混混淫笑的一声,青年被抓到静泉旁边,被猛的一推也扑倒在地。

  「呸呸呸,混帐王八羔子,呜…」青年吐出了吃紧嘴的沙,咒骂了一声却又被混混给踩在下体上,痛的说不出话来。

  「美人们,乖乖的就会舒服喔,打开腿让大哥哥操死你们吧。」一个笑的下流的男人靠了过来,将颤抖到无法反抗的静泉的脚大大的向两边拉开,那被烧印的下体与粉嫩的小穴就这样曝露在男人面前。

  「你们玩完後就得马上走,否则连我也保不住你们。」将静泉带来的男人冷冷的如此说,不等他们回应,掉头就走。

  一旁,被强行抓来的男奴奋不顾身的挣扎,大骂:「你们这群狗养的人渣!滚!别碰我!他马的!恶心!」

  压著他的男人淫邪一笑,不理他,好几双手同时在他身体上游走著,拉扯著。

  被同样对待的静泉颤抖著身体,从前被凌虐的阴影重重的押在自己身上,几乎无法呼吸。

  主人…主人救我……

  身体被恶心的手抚弄著,下体被惨忍的蹂躏著,身体上的伤口又裂的更严重,丝丝鲜血顺著身体的弧度流下。心理极度痛苦难受,知道违逆了主人的自己没有希望,但又忍不住想要朝主人求救…

  只不过是个心灵安慰…但又有什麽用?

  积在眼中的泪水轻轻从眼角滑落,直到一根粗大的硬物抵住了自己的穴口,静泉陷入极度慌乱恐惧,控制不住的哽咽了起来。

  主人…主人…主人…

  心里不断的念著自己的依靠,害怕著被侵入的那刻来临,身子更是抖的像是寒风中的枯叶,好不凄凉可怜。

  搭救41~50

  突然,碰!的一声巨响从前面传来,连带著许多人的咒骂,场面混乱了起来,原本抵住自己穴口的硬物也消失了。

  「他娘的你敢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