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_宠物帝国(H)
飞蛾小说网 > 宠物帝国(H) > 分卷阅读18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18

  

  男宠,得不到回应,才拿起麦克风对众人说:「感谢大家今天的莅临,不知道今日的节目大家看的满不满意?」

  观众传来欢呼声,丹满吉才又点了点头说:「接下来是重头戏。相信大家都看过男奴被刻印的过程,但却没有看过男宠被烧印的过程吧?」

  这时观众区传来讶异的声音,又大声叫好。男宠被烧印,就是代表被主人遗弃的意思,很难得可以看见。通常除非男宠已经坏到不能玩了,才会被烧印,而烧印过後的男宠下场只能以一个惨字得了。通常是被丢进废弃区自生自灭,任由各种人玩弄,包括秀里的大汉,寻找发泄的侍者,或是其他男宠甚至男奴。完全丧失了一切的他们,生命或许将会在那种地方终结。

  男宠无力的被架了起来,双腿大开,露出那被血液沾满的胯下,金色的字体已经被鞭打的看不太出来,但依然存在。男宠一听要被烧印,浑身强烈的颤抖了起来,嘴中不断发出虚弱的抽气声,不断抗拒的摇头,眼泪不断的流下,但可怜的样子引不出丹满吉早已蒙灭的慈悲心。

  大汉拿出火把,焦黑的火把顶端从内部散发微弱的火光,又有火苗从里面射出来,虽然距离遥远,但彷佛可以听到批哩啪啦的声音。将火把瞄准,使劲一压,压在了金色字体上,传出阵阵焦味。

  「呜啊啊啊啊啊啊!!!」一声「嘶-」的烧烫,男宠凄厉沙哑的尖叫了起来,已经乾的痛苦的喉咙经由这样一喊,又火烧的痛。

  当火把被移走时,那本来存在金色的字体只剩下丑陋的烧痕,以及火辣辣的疼痛。男宠痛苦的咳著,每一咳都彷佛喉咙裂开似的难受。

  这时,那已经被泪水沾的沉重的眼罩,因颤抖而松落,掉到了地上。男宠微睁著红肿的双眼,又被强烈的光芒刺伤了眼睛。

  宇卫戢一个震撼,只见那男宠的瞳孔竟是水蓝色的,苍白的脸庞与湿重的长发,宇卫戢马上认出了人。

  该死,居然是他!

  宇卫戢愤恨的握紧了手,松开时掌心已有一些红痕。眼底闪过暴戾,却马上再下一刻隐藏了起来。

  蓝色眼眸的男宠无力的被拖下了台,不知被带到哪里去。玩的尽兴的客人也纷纷开始离去,晚宴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丹满吉走了过来,朝宇卫戢问:「不知道宇总裁喜不喜欢这戏?这只贱奴也差不多坏掉了,不听命令,所以就让他演出,不错吧。」

  宇卫戢忍著心内的狂怒,皮笑肉不笑的回:「还挺不错的,那只男宠你打算如何处置?」

  丹满吉大笑,回应:「那只贱奴不算宠物啦,只不过是只坏掉的玩具罢了,当然是丢了,留著做啥?」

  宇卫戢直想掐了这家伙,但隐藏的很好,笑著顺著话题问:「既然这样,丹先生不妨送我如何?」

  丹满吉一愣,拍了拍宇卫戢的肩说:「哎呀,要那种破烂做什麽?宇总裁想要的话我把最漂亮的男宠送你,几只都没问题。」

  不著痕迹的闪过那只放在肩上的手,宇卫戢继续耐心周旋:「丹先生这就不懂了,难得一只被烧印的宠物,不放在家中好好观赏太可惜了。」

  丹满吉想了想,又裂嘴笑。自动将宇卫戢的话语误认为另一种凌虐游戏,破坏玩具伤痕累累的心理的游戏,因此大笑的答应了下来。「宇总裁要的话,我把他清一清,明日下午送达,如何?」

  原本希望今晚就可以带回家,但是这种急躁的态度只会让丹满吉起疑,因此只能应了下来:「那就麻烦丹先生了。」

  「哪里哪里,以後也请宇总裁多多指教了。」自认为攀上了这棵大树,丹满吉高兴的笑,哪知道在过几天,他的人生就要被颠覆了。

  告辞了这令他厌恶的地方,急忙的回到家中,才发现琥珀早已熟睡。看见琥珀可爱的睡颜,内心的负面情绪顿时通通被冲走,忍不住轻轻再琥珀脸颊上亲了一口。冲了个澡,宇卫戢也疲累的上了床,将琥珀搂在怀中,沉沉睡去。

  「琥珀,我有件事情的跟你说。」在餐桌前,宇卫戢放下手中的咖啡,突然的说了一句。

  琥珀啃著夹蛋的吐司,好奇的张大了眼看著宇卫戢。

  「我找到你的前辈了,今天下午会过来。」宇卫戢话一出口,琥珀愣了三秒,连吐司都掉回盘子里,才爆发出欢喜声。

  「哇~主人你没骗我吧!?太棒了!!总算可以看到前辈了!!」琥珀乐的手足舞蹈,脸上充满著兴奋,心里也扑通扑通的直跳。

  看著琥珀乐成这样的表情,宇卫戢实在不忍心泼他冷水,但更不乐意琥珀看见他前辈的惨状时,难过的样子,还是先让琥珀有点心理准备比较好。

  「琥珀,冷静下来,先听我说完。」安抚了琥珀,总算琥珀渐渐冷静下来後,才又开口:「你之前也看过前辈的前主人是什麽样子的,他现在伤的很重很重,还被烧印…」

  琥珀一听到烧印,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刚才的喜悦被这句话给打飞老远,难过的眼睛充满了泪水又开始抽噎。「烧印!呜呜…前辈…前辈好可怜…明明是那麽好的人…我不要前辈被丢到废弃区,我不要…呜呜呜…」

  宇卫戢走过去将琥珀抱的紧紧的,拍拍琥珀的背安慰的说:「琥珀,你前辈不会去废弃区的,我不是说了吗?他下午会来我们家,他会成为我们家的一员,不要哭了喔,在哭前辈看到你这样他会难过的…」

  琥珀这才停止了眼泪,不敢置信的望著宇卫戢:「主人,愿意接纳他?」

  宇卫戢才点了头,琥珀又开始大哭,但这次不是难过的眼泪,而是喜极而泣的泪水。要知道,被烧印的男宠下场通常只有一个,根本不可能会有哪个主人会想要收留,别说通常烧印的都是已经饱受摧残的瑕疵品,光是被别人用过的念头就足以让主人嫌弃了。

  但是自己的主人却不在乎,不在乎前辈伤痕累累的身体与心,不在乎被人用过的念头,反而接纳了前辈,将前辈从那即将到来的噩梦中拯救出来。想到这里,琥珀就好感动,更是佩服宇卫戢的厉害。

  「只是他现在受了重伤,所以要治疗很久,所以琥珀要照顾他喔。吃完早餐,等一下我们就去买给前辈用的东西,所以擦乾眼泪,别哭了好吗?」宇卫戢拿了卫生纸在琥珀脸上擦了擦,又让他擤了鼻子,才让琥珀冷静了一些。

  琥珀重重的点了个头,匆忙的把桌上的吐司塞进嘴里,又冲刺到二楼准备出门。宇卫戢无奈苦笑,果然应该等琥珀吃完饭再说的。

  -------------------------------------------------------------------

  总算出了门,宇卫戢的第一站是宠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