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0_宠物帝国(H)
飞蛾小说网 > 宠物帝国(H) > 分卷阅读150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卷阅读150

  

  成的,真不知道到底哪里好看了。」

  墨星跟碧翼完全没有回话,其实他们心里早就盘算好了等到进入美术馆後,他们就准备溜到最近的咖啡厅里面坐下来慢慢的度过悠闲的下午。一杯咖啡或是奶茶,再加上一本好书,一个装潢精美又典雅的空间,与优美的古典音乐在耳边环绕,足以让任何人心情变的十分美好。

  静泉没什麽意见,绦玉也没什麽意见,两人都是有可看便看,无可看也无所谓。

  不过既然行程都安排了,反对也没用,因此足以闪瞎众人眼睛的俊男美…男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前往了当地最出名的美术馆。

  进入了美术馆,宇卫戢无奈的发现他们好像也快变成里面所展览作品之一,且还是那种难见的精品中的精品,无数双眼睛瞪着他们不放,甚至还听得见他们悔恨的咬牙:「为什麽美术馆里禁止照相!」

  宇卫戢的心声则是:「太好了,美术馆里禁止照相。」否则现在他们早被闪光灯闪瞎了。却不知道,若这些观众听到这句话,可是会心理不平衡的唠念:「为什麽我们被你们闪瞎,你们却不能被我们闪瞎。」

  下一刻,宇卫戢才发现墨星跟碧翼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从他们的行事态度来说,到时结束後在这里最出名的咖啡店就可以找得到这两人,因此也不担心。此刻比较让他担心的是会拿着掌上型电玩NDSL的琥珀跟拿着PSP的翔斐会不会去撞到雕塑品。

  曦蓝则是非常用功的在自己的笔记上写写抄抄,而且对每一个作品都看的十分入迷。看完了画,会去看旁边的解说,看完解说,再回去看那张画,如此反覆。跟在後面的宇卫戢判断如果真要让曦蓝看完这些展示品,恐怕一个礼拜也不够。

  「太妙了!这张画所显现出来的不只画家对笔触的熟练度与精准度,更显得他突破了自我的限制,而到达一种人画合一的境界。将自己的内心刻画在这个画纸上,每个颜料的厚薄度产生了颜色差,绘画出自己内心的不平衡感,却又陷入了一种空无的境界里…」曦蓝小小声的话语,彷佛对着身後的静泉解释着,又彷佛自言自语着,却掩盖不过他声调里面的兴奋…

  「给你许多灵感了吗?」静泉当然是听不太懂曦蓝高深莫测又令人感到晕眩的话语,不过还是照着自己温和的性子,温和的问着。

  曦蓝自然是用力的点头,随後低下头来写写画画,将自己脑中的天马行空幻化为文字透过手上的动作印在纸面上。

  几人慢慢的沿着参观路线前进,直到出现了一区特别展出的裸体素描画作,有人就被卡在那里了。这人不用多想,当然是对男体最有兴趣的绦玉。不过爱好非常偏激的他,对大多的女性裸体画完全是连看也不看一眼,直直得走过去,直到出现少数的男性裸体画,才会站在这幅画面前将眼线顺着身材往下,直到停顿在重要部位。

  当然他这样的举动实在明显,而且他又长的非常的可爱很能引来注意,所有人几乎都黑线冒三条,汗颜的想要走过去却忍不住再多看这可爱的家伙一眼,却又被他盯着画作热烈的眼神给吓到。到最後还是宇卫戢走过来半哄半强拉才能够进行到下一个地方。

  而此刻在美术馆一楼的咖啡厅里面,墨星优雅的品尝着道地的咖啡,手中拿着一本英文论理在,而碧翼则是品着水果茶,配上一盘上好的水果蛋糕,半眯着眼享受着下午的清风。

  在这边坐了三四个小时,彷若一世纪般的长久,又仿若一眨眼的瞬间,宇卫戢就带着其他人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该走了?」宇卫戢微微一笑,墨星他们才收起的手上的书本,结了帐,一起回到市中心最高级的饭店去。一路上,一直处於兴奋状态的曦蓝嘴里不断唠念回忆着今日所看到的艺术品,静泉跟萨尔是唯二会回应他的话的人。一边则是琥珀跟翔斐在讨论着今日的游戏成果,完全跟艺术搭不上边。

  尽入了饭店大厅中,宇卫戢先到柜台请他们带领至房间,而萨尔看见旁边有个小小的精品店,忍不住走进去看看有没有什麽精致的好礼品可以买。

  「萨尔,房间在顶楼。」静泉跟宇卫戢确认了房间後,走进了精品店跟萨尔说一声,萨尔点了个头回答:「知道了,我等下就回去,你们先上去吧。」

  如果今天说这句话的是墨星、碧翼、翔斐、或是绦玉琥珀,宇卫戢绝对不可能让他们一个人待着,因为他们一定会闹出事情来。但萨尔不同,萨尔做事可比这些人有分寸多了。

  宇卫戢他们都上楼後,萨尔独自一个人在小店里逛着,其实他是看上了两组英式茶具,正在犹豫该买哪一组比较好。

  「这副茶具给我一组。」萨尔再向店员说这句话的同时,也有另一个声音说:「请给我这一组茶具…」听见有人在跟他抢东西,萨尔不满的顺着声音看过去,不看还好,一看浑身一震,哑口无言。

  对方明显也注意到萨尔,也楞了一下,但却有些不确定的又多看了萨尔几眼,确认自己没看走眼的时候,才颤抖着声音:「艾德尔殿下?」

  「安德…别称呼我殿下,我不再是个王子。」萨尔叹了口气,再这时候遇上自己曾经的侍卫长,不知道是好是坏…

  安德一听到萨尔这麽一说,眼眶一红,「殿下…对不起,若不是属下保护不周…」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来,显然心里非常的内疚…「不过,幸好您平安无事,属下失去您的消息後很害怕您被那群…」

  「够了,安德,过去的事情别再提。」对於这位侍卫长,萨尔从没有怨恨过他保护不周,毕竟那时这位侍卫长可是率领着一众兵在外面与敌人恶战。萨尔也知道侍卫长为了他失去的一只手,说起来还是自己欠他的。

  「您失去消息後,属下被赶出了国家,自己跟着其他生存下来的人在外创业,希望有天能够找到您,继续帮助您回到我们的小国去将国家抢回来。」安德这麽一说,萨尔只能叹气:「不用了,安德。现在的日子很和平,我也找到了一个归属…你们也过好你们的日子吧,不必为了一个过去的历史而开启另一个伤人伤财的战争,现在这样才是最幸福的。」

  安德愣了一下,没想到萨尔竟然会这麽回话。萨尔也不想多说,只是结帐後拿了茶组,离开前又说:「你应该已经成家立业了吧?家庭的感觉…真的很好,请珍惜他们。」萨尔对安德一笑,这个笑容温和的有如春风吹拂过,让安德握紧了带着婚戒的手。

  看来,殿下是找到了个非常的好的家庭…看着萨尔离开的背影,安德一直紧绷的内心也终於放松了一些,知道自己最效忠的殿下,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真正归所。

  提着新买的茶具组回到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