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人可能太多了_白洁高义
飞蛾小说网 > 白洁高义 > 第四十四章 人可能太多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四章 人可能太多了

  

  孟瑶皱了皱眉头,说这样话的人可能太多了,对她们这些风尘小姐来说都只是当作耳边风一样的了,刚

  要敷衍王申两句,那边又开始叫喝酒。

  杯来酒往,一桌人都开始东倒西歪了。看大家都搂搂抱抱小姐都不介意,王申也大着胆子装作很自然的

  握着孟瑶的手,有些硬没有白洁的手那么柔软。

  孟瑶也顺势微微靠着王申,王申趁着酒劲手也半搭在孟瑶的腰上,正在心里琢磨着说点什么,听见旁边

  有些奇怪的动静,一回头,李老师和那个小姐正搂在一起亲嘴。

  李老师的手伸在小姐胸前揉搓着小姐的xx,王申看的颇有几分尴尬,回头看孟瑶却明显一副见怪不怪

  的样子。

  几个人叫来服务员把桌子挪走,坐到沙发上,大伙嚷着让王申和孟瑶对唱了一首情歌,王申虽然五音不

  全,但却是绝对的深情投入唱了下来。

  孟瑶拉着王申起来跳舞,王申在学校是学过跳舞的,他一本正经的和孟瑶跳着,但眼睛却盯着孟瑶薄薄

  的T恤下鼓鼓的胸部,架起来跳舞孟瑶感觉挺累的。

  孟瑶也和那个小姐一样把身子靠在了王申怀里,王申心里大喜,心里想这就是传说中的贴面舞吧,孟瑶

  鼓鼓的胸部贴在胸前却没有白洁的胸部贴在身上那种软软的感觉,是一种硬硬鼓鼓的滋味。

  离开时已经快到午夜了,王申竟然还有点意犹未尽,虽然没有来过也知道是要付小费的,看大家都给了

  100,犹豫一会儿装作大方的样子给了孟瑶200元,在几个人有点惊讶的表情中离开了酒店。

  王申到家已经快一点钟了,有点酒劲上涌的感觉,才想起和白洁说十点半回来,现在已经快一点了,偷

  偷的开门进屋溜进卫生间洗手刷牙,顺便看看衣服上有没有什么痕迹,低头看见白洁的丝袜泡在盆子里,想

  起讨好白洁,蹲在地上轻轻的搓洗,其实王申对白洁穿丝袜很有一种特别的喜欢,只是不敢表露,怕白洁说

  他变态。

  此时搓洗着柔软的丝袜,回味着刚才在酒店里的点点滴滴,有一种特别的兴奋感觉在心头,细细的搓过

  脚尖部位后,在白洁丝袜的裆部,忽然感觉有一种滑溜溜的感觉,王申心里一动,拿起水中的丝袜对着灯光

  一看,虽然泡过了水,但黑色丝袜裆部明显的一片污渍还是清晰可见。

  王申用手指捏了捏,那种黏糊糊,滑溜溜的感觉让王申心彻底沉了下去,是精液,绝不会错,这样的污

  渍他非常清楚,和自己以前用丝袜xx时不小心射到丝袜上的痕迹一样,但这绝对不是自己的,从角度看分

  明就是从白洁的身体里流出来的,想起上次在白洁内裤上发现的污渍,王申明白了这一切都发生很久了。

  王申站在那里脑袋里几乎是一片空白,浓浓的酒意已经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手里的丝袜在滴着水,那片

  污渍仿佛在笑话着王申,一股怒火在王申心头蹿起,扔下手中的丝袜,进了卧室,伸手要去掀开白洁的被子。

  手伸到被子的瞬间,看到白洁侧躺着的白嫩的脸颊,微微翘起的嘴角流露出的那丝笑意,那种温柔的妩

  媚让王申的手收了回来,悄悄的离开卧室,他好想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可那历历在目的污渍告诉他一定发

  生了。

  回过神来的王申不再想去发火了,他了解白洁,如果和她说了的话,白洁决不会告诉他是谁,而且一定

  会和他离婚,他知道自己不能和白洁离婚,仅仅是别人的耻笑就会让他再也抬不起头来,漂亮的媳妇养不住

  ,家里好多人曾经和他说过,让他要注意点。

  他还曾经认为是人家瞧不起他,而今天一切都离他那么近,忽然他想起一件事,白洁是不是穿裙子不小

  心在那里坐上的呢?要不她穿着内裤怎么会流到丝袜上呢?要是内裤也脏了,白洁肯定会脱下来的。

  想到这里,王申忽然好像看到了一丝希望,四处没有找到白洁脱下的内裤,心里好像亮堂了一点,来到

  卧室,白洁还在沉睡着,一只白嫩的小脚丫从被边伸出,可爱的大脚趾向上翘起着。

  王申看见白洁水蓝色的胸罩在床头放着,因为白洁的xx很丰满,晚上睡觉戴着胸罩会很不舒服,所以

  白洁一般都喜欢光着上身,王申一点点的掀起被子,修长白嫩的双腿一条伸展着,一条屈起在身子下边,虽

  然从外屋照进的灯光不是很明亮,但白洁雪白圆翘的小屁股光溜溜的王申还是看得清清楚楚,没有内裤,白

  洁根本没穿内裤回来。

  王申再没什么怀疑了,他清楚记得白洁早晨穿的水蓝色的有花边的小内裤,自己还多看了好几眼,而现

  在屋里绝对没有这条内裤。

  王申这时非常的冷静了,仿佛什么也没想,又仿佛什么也没发生,心里好像在烧一团火,躺在白洁的身

  边一夜没有合眼……

  那边王申刚离开酒店,没有占到白洁便宜的东子气鼓鼓的从外面回来,原来这家歌舞餐厅酒店是陈三的

  哥开的,作为公安局的副局长自己不方便出面,让陈三在这里管着,陈三这些兄弟平时就在这里看场子,带

  小姐,所以东子知道王申在这里找小姐没在家。

  “操他妈的,这逼娘们儿真能装紧,让人把内裤都玩没了,还装他妈的清高呢。”东子进屋就和坐在门

  口的刚子说。

  “哎呀~~东哥今天也失手了,昨晚不就憋一宿等着今天好好干干吗?哈哈哈……”刚子取笑着东子。

  “去你妈的,别xx跟我扯犊子。”东子还是火冒三丈。

  刚子动了动嘴没有出声,刚好送完王申的孟瑶从卫生间回来,一边甩着手上的水一边和东子打招呼,“

  谁惹你了,东哥,气成这样。”

  “哼,就你刚才老公的老婆。”

  “什么?”孟瑶明显没听明白。

  “哎,对呀,玩不上大老婆,玩玩你这临时的得了。”

  “说的啥呀,听不明白,东哥,刚哥,我回去了。”

  东子一把抓住孟瑶的胳膊,“走,给东哥去去火。”

  孟瑶今天喝了不少酒,东子一拽差点摔倒,“别闹了,东哥,刚才喝老多酒了,我回去躺着了。”

  “躺你妈了个逼。”东子上去就是一个嘴巴,“都这么xx能装呢,不让操出来干xx毛。”

  一个嘴巴下去,孟瑶的酒也醒了,看着被刚子拉着还火冒三丈的东子,知道惹事了,赶紧向东子道歉,

  “东哥,别生气了,我刚才喝多了,说错话了。”

  “撒开我。”东子瞪着刚子说,刚子赶紧撒开他,一边说着东子,“东哥,别在门口闹,让人看见不好。”

  东子过去拽着孟瑶向里边走去,找了一个没人的小包房,孟瑶一看东子来真的,手把着门框不敢进去,

  求着东子,“东哥,我就坐台,不干这个,你饶了我吧。”

  “你是不是还欠揍,装啥啊?”东子一把抓着孟瑶的头发,孟瑶没敢挣扎,看着东子把门锁上了,一下

  跪在地上,“东哥,你放过我吧,我真不干这个,我给你拿钱你找她们吧。”

  “我今天就想操你,别装蒜了。”东子把孟瑶拉到沙发上坐着,手摸索着孟瑶牛仔裙下白嫩的大腿,“

  再说你也不是没玩过,不就是处那个对象吗?你要是让你对象知道你坐台,他也不能再跟你处了,怎么都是

  这回事儿,放开了多挣两年回去谁知道啊?”

  “东哥,我不想出台,你饶了我吧,我拿钱给你找小姐行不?”孟瑶眼泪不断的流下,哀求着东子。

  “别给脸不要脸了,别说我找人xx你。赶紧趴下!”东子恶狠狠的瞪着孟瑶,手已经伸到孟瑶的裙子

  里去了,孟瑶看没有办法了,对东子说:“东哥,我去给你取个套吧,我怕怀孕啊?”

  “取什么套,来吧。”东子一把把孟瑶推倒在沙发上,从后面把孟瑶的裙子扒起来,把一条白色的内裤

  一下拽下来,拍了一下孟瑶的白屁股,几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把内裤往下一褪,一条已经硬起来的xx弹

  了出来,手摸着孟瑶的屁股,下身寻找着孟瑶嫩软的阴门。

  孟瑶跪在沙发上,翘着圆圆的屁股,眼泪不断的从眼角流下,自己就要对不起大龙了,自己的那里只和

  大龙在暑假的时候弄过两次,第三次就要被这个流氓侮辱了,孟瑶只觉得下身一紧,一根比大龙粗好多的阴

  茎已经插了进来,有点涨乎乎的疼,动了几下就不疼了,和大龙作的时候那种舒服的感觉袭满了全身。

  东子觉得挺惊讶,本以为孟瑶的下边会挺干的,没想到很湿润,虽然很紧,但是一下就插了进去,憋了

  半天的火开始发泄,站在地上把着孟瑶的屁股大力xx着,一只手伸下去拽开孟瑶的T恤,拉开胸罩,握着

  孟瑶的xx捏着,孟瑶的xx不大,刚好握在手里。

  “嗯……嗯……”孟瑶紧紧咬着嘴唇,在东子强烈的冲撞下还是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下身也更加湿润

  了,东子没想改变姿势,一味的干着,很快就射出了憋得好久的精液,拍了拍孟瑶的屁股,“起来吧,这多

  好,干完都舒服。以后别他妈的老装纯,想当处女在家里别出来啊,操。”

  东子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叨咕着走了出去,只留下还光着屁股的孟瑶还在那里流着眼泪。

  白洁早早的就起床了,看了一眼旁边一身酒气迷迷糊糊睡着的王申,竟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洗涮收拾完了,给王申做好了早饭,根本不知道王申昨晚的痛苦。

  在衣柜里挑了一套淡粉色的内衣,肉色的裤袜,一套浅白色的套裙,王申从没看白洁穿过呢。他从没和

  白洁去买过衣服,看着白洁在那里梳妆打扮,王申心里一阵酸痛,穿的这么漂亮不知道给谁去看啊?

  刚出门,白洁就给老七打了个电话,“起来了吗?小志。”

  “还没有呢?你呢?”

  “我都上班了,大懒虫。”白洁心里有一种很高兴很舒服地感觉,脸上也有一种幸福的光泽。

  两人扯了几句,挂了电话,白洁到了单位,几乎在单位那些男老师的注目礼中走过。

  上午白洁下课后就没有事情了,刚想给老七打电话,老七的电话已经来了,问他有没有时间,要带她去

  附近的一个水库钓鱼,白洁是只要能和老七在一起就好,收拾收拾就找高义请假去了,披肩的长发柔顺的披

  散着,更显女人娇柔成熟的魅力。

  高义看见白洁一身柔媚性感的打扮,心里一阵高兴,以为白洁因为自己升官了,特意打扮给自己的,不

  由得想起了那句老话,女为悦己者容来。

  刚要关上门去搂白洁,白洁却根本没有进屋,在门口和高义说:“校长,我有事出去一下。”

  “你干啥去,上班呢。”

  “你管呢,拜拜。”说着白洁关上门,踩着白色的半高跟皮鞋扬长而去,弄得高义在那里发了半天呆。

  未完,共3页/第1页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