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美女,怎么称呼你啊?_白洁高义
飞蛾小说网 > 白洁高义 > 第十九章 美女,怎么称呼你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九章 美女,怎么称呼你啊?

  

  从后视镜里看着艳丽的张敏,男人一边拿出一支烟递给张敏,一边问:“美女,怎么称呼你啊?”

  “我叫张敏,你呢?大哥。”张敏接过烟,一扫间看是中华,接过男人的火机点着。

  “我姓赵,赵德勇,一般都叫我老四。”

  张敏虽然不在社会上混,不过赵老四的名字还是经常听说,听说赵老四和市里省里不少领导称兄道弟,

  这个小镇刚刚被扩容进了省城的版图,开发区的好几个厂子听说都是赵老四的。

  “四哥。你去哪儿啊?”

  “我没事儿,要去吃点早餐,你吃饭了吗?”

  “没有啊。”张敏脱口而出,感觉有点后悔了,“噢,我去那个华诚公司,我早上不喜欢吃饭。”

  “哈哈,都快中午了。去那干什么?”

  “我卖医疗设备的。他们好像有意思作胶片。”张敏忽然发现这个赵老四是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说

  话比较柔和,有着一种成熟的魅力。

  “啊,那好办,这还用张小姐亲自去。我给你打个电话。”说着话,赵老四就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喂,张老板啊,我老四,你们公司想做什么胶片啊?啊,我有个朋友想跟你们作这个,就给他们吧,

  啊,谁管?把电话告诉我,那我就让她和你联系了,嗯。她叫张敏,女的,对。好了,改天请你吃饭,嗯…

  …”

  说着挂了电话,张敏在那里呆呆地听着,一个她要跑来跑去,看人好多白眼的事情,在他这里只要几句

  话而已,她明白这就是权利,也就是现实。

  “明天你打电话给这个人,要是他有什么问题,你就告诉他张老板已经答应了。”赵老四递给张敏一个

  电话号码和一个名字,张敏看着这个名字,知道一切都是真实的,因为那个人就是自己就要去找的人。

  “那里不用去了,现在去哪儿啊,张小姐。”

  “我没事儿了,你帮我这么大忙,要不我请你吃饭吧。”张敏懒懒的靠在汽车后座上,她当然知道这个

  男人想的什么。

  “呵呵,有你这美女陪我吃饭就够赏脸了,我请吧。”

  银河大厦幽静的西餐厅,张敏要了个比萨,两个人边吃边聊着。

  “敏小姐这么漂亮,这么好的身材,哪能作这么没前途的工作。”

  “那我能干什么,漂亮的女孩子多了,我都人老珠黄了。”

  “可别这么说,你现在可是最有魅力的时候,那些小姑娘可不行。”

  张敏笑了笑,没有说话。

  盯着张敏低头时,胸前深深的乳沟,赵老四心里一荡,想着这小娘们儿和小姑娘真是不一样。“我刚在

  开发区新建了个大厦,成立一个房地产集团,我出月薪一万元,聘你作公关部经理。”

  张敏一愣,“真的假的?四哥,你可别拿我开玩笑。”

  “我从来不开玩笑,要签合同的。”

  看着赵老四认真的神情,张敏知道他没有开玩笑,那种职业一样的笑容又浮现出来,“那我要签三年。”

  “行行,不过我要试试你合不合格啊。”赵老四色迷迷的眼睛肆无忌惮的盯着张敏丰满的前胸。

  “四哥,你想怎么试呢?”张敏杏眼微微的眯着,半张着粉红湿润的嘴唇,用舌尖轻舔一下嘴角的一点

  油花。

  看着张敏风情万种的样子,赵老四咽了口唾沫,“在这给我放出来。算你今天开始上班。”

  张敏看了看西餐厅的环境,只有那边角落里有两个情侣,吃饭的桌子都有高高的椅背,到是挺幽静的。

  张敏上牙轻咬着嘴唇,用一种迷乱风骚的眼神看着赵老四,“四哥,那我就来了。”

  赵老四看着张敏骚到骨头里的媚样,下身已经xx的在裤子里支着了,忽然一个柔软的小脚碰到了自

  己的裆部,一低头,一只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脚隔着裤子在揉搓着自己的xx,小巧的脚趾一个一个的仿佛弹

  琴一样按动着。赵老四长出了一口气,享受着美妙的感觉。

  按了一会儿,张敏收回小脚,坐到了赵老板一侧,温热的嘴唇在赵老板脸颊上摩擦着,柔软的小手已经

  拉开了男人的裤链,把内裤拉到一边,手握住了xx的、滚热的xx,手指温柔的在xx上来回摩娑,另

  一只手拉着男人的手伸进了自己衣服里,男人的手熟练的伸进了张敏的胸罩,抚摸着张敏柔软丰盈的xx,

  手指玩弄着张敏小小硬硬的xx,张敏的舌尖轻舔着男人的耳垂,在男人的耳边不断的娇喘着,轻声呻吟着。

  张敏这时低下头,长发垂下来,赵老四正看着张敏卷曲的长发披散在自己裆部,一只小手已经拉着他的

  手送到了张敏裙下,男人抚摸着张敏丝袜下滑滑的大腿,手向两条丰盈的大腿中间伸进去,张敏尽量的张开

  腿让男人伸进来摸索着自己柔软温热的阴部,眼前男人红通的xx在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臊气味,包皮都褪

  到了下边,马眼微微的张开着,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张敏微张着红软的嘴唇,热气轻轻的喷到敏感的xx上,能感觉到男人浑身微微抖了一下,摸到自己阴

  部的手微微加重了力量,一种紧迫感让张敏下身感觉到了一种迷乱的快感。

  柔软的嘴唇慢慢的包进了圆圆的xx,张敏一边感受着硕大的xx在嘴里的那种肉感和鼓胀的滋味,一

  边用柔软嫩滑的小舌头在xx上不断的转着圈子,时而用舌尖轻舔一下马眼,手伸进男人的裤子里,柔柔的

  抚摸着男人的阴囊,赵老四的手已经费力的伸到张敏的裙子里,把张敏的丝袜和内裤往下拉,张敏配合的欠

  起了屁股,丝袜和内裤被拉到了屁股下,张敏光着屁股坐在了皮质的椅子上,一种凉丝丝的感觉合着一种放

  荡的滋味让张敏的下身更加的湿润了。

  男人的手指在张敏茂密的阴毛中探索着,滑开张敏阴毛下软软的大xx触到了张敏阴部软嫩的肉,张敏

  双腿微微的抖了一下,分开的双腿又向外劈了劈,一条丰满修长的右腿都伸到过道上了。红润的嘴唇含着男

  人粗壮的xx缓缓的上下套弄,一次次的向嘴里深入,当张敏红唇吻到男人xx根部的阴毛时,男人圆大的

  xx已经顶到了张敏的喉咙,触到张敏喉头痒痒的感觉,张敏的胃微微哕了一下,碰了几次就好多了。

  张敏把嘴唇合成一个“O”型,手把xx上的包皮尽力向下拉着,嘴唇吮吸着硬硬的光滑的xx在自己

  的嘴里出入着,时而用舌头飞快的舔着滚圆的xx,男人舒服的嘴里不断的?着凉气,手指滑到张敏的xx

  口,那里已经是湿滑一片了,滑滑的粘液把那里浸湿了一片,男人把中指伸到张敏的xx里出入几下就发出

  了水渍渍的声音。

  俩人正在放纵纠缠的时候,餐厅的服务生端着水杯过来想看看他们要不要加点水,走到桌边不由呆住了

  ,这是怎样一种场景啊,刚才这高挑丰满的美女进来的时候,看着那胸前露出的丰满的乳沟,颤动的xx,

  裹着黑色丝袜的长腿踩着高高的无后跟凉鞋扭动着屁股进来的样子,就曾经心跳加速过,现在的样子几乎让

  他心跳停止了跳动。

  女人的一条腿笔直的向外伸着,细细的鞋跟小巧的凉鞋歪倒在脚尖,女人侧着的身子在男人腿上,紧窄

  的裙子褪到了屁股上,露出一段白嫩的屁股和卷着的黑色丝袜的裤腰和红色的内裤在大腿的根部,男人的一

  只手就伸在那里动着,看不见女人的俏脸,但却看见玫瑰色的披肩卷发在飘动,听到湿漉漉的吮吸声音,用

  屁股想都知道那是在干什么。

  服务生想转身回去,又想多看一眼,赵老四这时已经看到了他,从兜里抽出一张百元钞票扔给他,服务

  生赶紧弯腰捡起钞票,也不忘赶紧向张敏敞开的大腿间看去,乌黑的、粉红的还有男人手指抽送的地方慌乱

  间一闪而过。回到吧台下身已经硬起来不方便走路了,眼前不断的浮现着张敏的胸、屁股、长腿。

  凭着经验,张敏感觉到嘴里的xx快坚持不住了,不断的硬硬挺动的感觉是男人在拼命的忍耐,张敏知

  道男人这时候最想多忍耐一会儿,又不愿意示弱求女人,要是以前她一定加快弄几下,让他快点放出来,可

  这次张敏慢了下来,柔柔的套弄着,舌尖围着xx转着圈,很显然男人的感觉淡了点,紧绷的肌肉慢慢松弛

  了,张敏用大腿根的肌肉轻轻夹着男人插在自己腿间的手,待男人松弛下来又用嘴唇紧裹着xx快速吞吐起

  来,男人舒服的马上手指就快速的在张敏xx里抽送起来。

  停了两次,张敏开始不断的从xx根部用力吮吸到xx,男人身体都有点发抖了,始终坚忍着的精液终

  于在张敏又一次嘴唇套到xx时爆发了,真正喷射的精液击打在张敏的上颚上,痒痒的怪异的感觉,张敏这

  次没有把xx吐出来,而是继续吮吸着、上下套弄着,任由一股股的精液喷到自己的喉咙里,伴随着上下套

  弄的嘴唇从嘴角流出来。

  待男人的xx不再跳动,张敏抬起头,嘴里含着男人射出来的精液,拿过桌上的杯子,把嘴里的精液吐

  在杯子里,纯净的水上马上就漂浮起了一丝丝乳白的粘液,张敏用舌尖把嘴角的一滴精液舔到嘴里,刚要吐

  到杯子里,男人抓住了她的手,“张经理,想当公关部经理,不敢吃下去?”

  张敏看着男人妩媚的一笑,端起眼前的杯子,一口干了下去。之后呶起粉红的嘴唇在男人脸颊上吻了一

  下。

  赵老四看着这个媚到了骨子里的女人,刚刚体会了极品快感的他几乎又有了一种冲动,他搂过张敏柔软

  的腰:“你真是尤物啊。晚上我回市里,明天你去公司报到,咱们签合同,你把电话留给我。”

  张敏又让他轻薄了一会儿,起身整理好衣服,记下公司的地址,俩人买单离开,服务生看着张敏远去的

  身影,心里想着:“这小姐可真骚,不知道多少钱,等我攒点钱也玩一次。”

  想起明天要到赵老板的公司了,张敏心里有一种慌慌的有点不敢信又希望这是真的那种慌乱的感觉,知

  道像赵老四这样的人,既然说了应该不会是假的,但毕竟有些东西来得太容易了,都会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

  觉。走在街上,刚才给赵老四xx和他对自己下身的抠摸,张敏下身也弄得黏糊糊湿乎乎的,薄薄的红色蕾

  丝内裤紧紧地湿贴在肥满的阴部,随着走动摩擦刺激着张敏的敏感地带,让张敏心里有着一种痒痒的xx。

  忽然想起应该到公司看一下,把最近几单的回扣清理利索,万一要是真的走也没有什么尾巴。

  公司里没有几个人,张敏去财务对了一下帐,跟老总说最近身体不大好,想休息一段时间,张敏公司的

  潘老总倒是一个正人君子,虽然听说过张敏很多风流艳事,但从没对张敏有过非分的举动,听张敏的意思当

  然明白张敏可能是要不作了,

  未完,共4页/第1页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