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身死_巨龙
飞蛾小说网 > 巨龙 > 第七十章 身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章 身死

  很多年后,刘昌元问凡羽当初为什么豁出命去也要救他们出城,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纯粹的善念吗?

  凡羽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话:

  “因为这个世界总有东西依然值得被相信。”

  三人乘机出了城,他们一直跑没有回头能争取一分时间就是对凡羽牺牲的一份尊重。

  安平府,凡羽在镖局内一路狂奔,他听见了陈默那道声嘶力竭的咆哮,他敢肯定陈沛也听到了。

  现在的局面对自己极其不利,必须找个地方逃出去。

  郁松已经逃到了镖局的秘道中,他的两个弟弟全都战死了,身边剩下的仅有遍体鳞伤的十数人。

  这些人挤在秘道当中大气都不敢出,天知道地上飘着的骷髅头会不会闻声闯进来。

  陈沛悠哉悠哉的在郁氏家族祠堂闲庭漫步,他看着灵位上的一块块灵牌心生一计,他大喊道:“诶呀,这些祖宗牌位可实在是太过碍眼,不如将其全都砸了吧。”

  说罢便要打砸郁氏的祖宗牌位,郁松在秘道内听声辩位发现陈沛确实在自己的宗祠处,不由得大急。

  他虽不想出去,但也不能看着自己祖宗牌位被砸,他叹了口气,这安平镖局的诺大家业终究是败在了自己手里。

  他大喝一声打开了秘道的入口冲了出去。

  正当他要与陈沛再过上两招的时候,陈默的那声咆哮传到了两人的耳朵里。

  陈沛撅着嘴止住手里的神通,笑了笑道:“原来你还真是被冤枉的。”

  郁松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热泪盈眶,这些个傻不拉几的终于想明白自己被凡羽摆了一道,却惹得镖局蒙受了巨大损失。

  他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沛道:“老前辈,不如你我连手将那小子碎尸万段!”

  陈沛嗤笑一声道:“和你连手?你配吗?”随后扬长而去。

  只留下郁松呆呆的站在原地哑口无言。

  陈沛一处宗祠的大门,便一跃而起,跳上了宗祠的屋顶。

  培元境的目力自然是不容小觑,更何况是站在高处,习习暖风吹拂着陈沛稀疏的秀发,他双目一扫,已然发现了正在狂奔的凡羽。

  他桀桀一笑,顺着屋檐一路跟了过去,那两百士兵与其说是来帮忙不如说是来打扫战场,顺带将把不住嘴的郁氏一脉彻底清除,陈默让陈沛另找目标,可司马城主却没有啊。

  不过这并不重要,陈沛已经盯上了凡羽就难得让他走脱,至于郁松的死活他当然不放在心上。

  凡羽找准了方位,只要翻过那道墙再隐于房屋小道之间,以凡羽的身法纵使陈沛目力再牛皮也难以追上,不过陈沛岂会让他如愿?

  刹那间一声尖啸响起,一道寸余长的幽影短刃从凡羽耳边擦过。

  凡羽瞬间寒毛耸起,他万万没想到陈沛除了骷髅头和鬼囊之外还有这等远处袭杀之器。

  “小子好身法,连本座的冥光刃都能躲过去,不过你能躲过几刀呢?本座很是期待呀!”

  听着陈沛嚣张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凡羽心中有些愠怒,‘可恶啊,就差一点点!’

  他看着眼前十来丈距离的高墙回手便是一拳,这一拳差点打在了陈沛圆滚滚肚腩上,吓得他连忙往后缩了一步。

  “小子看刀!”

  话音刚落,数道影刃向凡羽袭来,一手打出冥光刃,另一手召唤了九颗骷髅头,散发着阴晦黑气与短刃互为犄角两路夹击。

  凡羽听着破空声靠近顺势往地上一滚躲了过去,刚一起身便横刀来挡,却不料这刀的料子与短刃相比差了一大截,直接被飞回的短刃砍断,数把刀直直插入凡羽的腹部。

  一股鲜血从凡羽的嘴里溢出,又被他强行咽下,他咧开嘴笑了笑,整洁的牙齿隐约带着些血红,他张开双手,运转赤龙帝的力量,突然,两股颜色迥异的火焰在他的双手浮现,一红一紫,如同具有生命一般规律的跳动着。

  陈沛被凡羽这波行云流水的操作给吸引住了,尤其是那团紫色的火焰,陈沛第一眼见到它就有直觉在冥冥中告诉自己,占据这火焰大有裨益。

  陈沛的眼神从最初的戏谑逐渐变成了贪婪,他狰狞的看着凡羽道:“小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可知晓?倘若你愿意将那紫色火焰交付与我,说不定我心情好了还能饶你一命!”

  凡羽笑了,笑声里全是讽刺,“想要啊!自己来拿呀!”

  陈沛额头的青筋暴起,他冷笑道:“也好!就让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我的万鬼囊中做个无智孤魂吧!”

  接着他一拍腰间鬼囊,那冤魂所化的死尸再度出现,九颗骷髅头做先锋一齐向凡羽杀来。

  凡羽浑身一抖,那紫红双色火焰开始附着在他的身上,衣服渐渐被灼烧殆尽,好在值钱的东西都交给了丹山,下一刻凡羽便犹如一尊火焰神袛降世一般散发着无边的炙热威压。

  在紫红火焰相互交融的燃烧下,周遭的空气都变得扭曲起来。

  但凡所练之术为鬼道者或尸道者最惧怕的就是火焰神通和雷电神通。

  这种纯粹的烈性灵力对阴晦之物天生克制,就跟加了光环一般不可阻挡。

  陈沛脸上已经有淡淡的汗迹,他看着已经打出的两样法器直直往凡羽身上的火焰冲去,突然有了种拿烟头烫自己的嘴的艹蛋感。

  果不其然,不论是骷髅头还是黑影死尸,都不敢靠近凡羽,只要距离近了些,陈沛便觉得自己和法器的感应便弱上了许多。

  陈沛怒火中烧的在心里骂娘,“他奶奶的,本座这算是被他克的死死的。用刀捅不死,骷髅也咬不到,这家伙全身起火难道不觉得烫吗,他属小强的吧?”

  凡羽可听不见他心里的腹诽,眼见邪道法器攻不过来,那他便转守为攻后发制人。

  他两步并做一步,瞬间开胯向前,一手握住了一颗骷髅头,红色的火焰顷刻间便蔓延了上去,那黑紫色的骷髅头在赤红之焰的威能下逐渐蒸发,而那紫色火焰却环绕在其附近将其吞食。

  “什么,这火焰竟然有意识的吞食我的阴晦之力?”

  陈沛大惊失色,这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那紫焰吞噬掉了第一个骷髅头觉得意犹未尽,看着剩下的八个同伴猛地扑了过去。

  陈沛正想收回法器,却发现赤红之焰已经将骷髅头围成了一个圆,想走都走不了。

  他心中大急,连忙再甩出几刀影刃,却被凡羽用手接住,影刃划开了他的皮肤,却在火焰的包裹下瞬间愈合。

  凡羽将收集起来的影刃踩在脚下,只身扑向陈沛,可他这臃肿的身材如何能敌得过拼死一战的凡羽?

  一晃眼凡羽便到了他的身后,一只手轻飘飘的搭上了陈沛的肩,这是死神的手!

  火焰从接触的地方燃起,瞬间成了燎原之势,漫天的大火将陈沛吞噬,他可没有凡羽这样的体质,那一身肥膘更是最佳的燃料。

  “啊!啊!救我!”

  惊天的凄厉惨叫从陈沛的嘴中发出,凡羽死死的抱住陈沛不撒手,任由他来回打滚到处乱窜,直到这具肥硕的身体彻底不动并变得焦黑,空气中还散发着某种香味。

  凡羽熄灭了身上的火焰,脸色苍白,这一丈打的太过消耗体力,流露在外的紫红火焰吞食光了骷髅头,又开始吸食那具死尸。

  凡羽勉强撑起身子,将陈沛剩下的宝物捡了起来,比如散落一地的冥光刃,和失去阴晦之力的九颗骷髅头。

  至于那万鬼囊已经烧了个精光,所以那具阴魂死尸也呆呆的站在原地任由火焰吞噬。

  凡羽招了招手,紫色火焰好像打了个饱嗝一般和赤红之焰钻进了他的皮肤。

  凡羽对着高墙猛地一跳,接着一个卸力降落,出了安平镖局,虽说浑身力气只剩几丝,但他也只能一路小跑的往城门跑,刚好路过一户人家,借了人家一块破布遮住关键部位,步子才慢慢的拉大起来。

  陈默在大门口已经站了许久,方才他突然听见了一声惨叫,那个声音十分像陈沛的,他的心里浮现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终于他选择了向镖局迈进,朝着刚才惨叫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越接近他的心就越慌,直至他的全身都布满了冷汗。

  他也不知走了多久才来到了这场惨绝人寰的斗争地点。

  他看着地上趴着的那具焦黑尸体,空气中还弥漫着阵阵肉香,他当场跪在了地上。

  “陈家完了!赌场完了!老祖宗完了!”

  陈默抓着自己花白的头发,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完了,全完了!”

  另一边的郁松在宗祠内刚刚给祖宗上完香,庆祝自己劫后余生,那三炷香的青烟还在袅袅上升,他一转身便发现一队手持军弩的士兵正直勾勾的看着他,那一支支锋利的弩箭全部对着郁松的身体。

  郁松吓了一大跳,他连忙摆手道:“各位军士,我和城主都是误会,现在已经解清了,咱就别刀剑相向了吧。”

  那队正笑了笑,道:“你解清了可城主没有呀!放箭!”

  “嗖!”十余根弩箭瞬间洞穿了郁松的身体。

  “呃!你们,司马老狗!”

  一声呜咽后,安平镖局大当家身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