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夜谋破局_巨龙
飞蛾小说网 > 巨龙 > 第七章 夜谋破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章 夜谋破局

  凡羽依然在马厩喂马,通过这些天的观察让他对王本回和阿木的关系啧啧称奇,这王本回好似什么都不会做也不用做,平常的活都让阿木对付,若是太史杏儿来马厩探望“赤焰”,那时候王本回才会窜出来做做样子。而且他平日里对阿木是又打又骂,也不见阿木有什么过激反应永远都是欣然接受,并带着一副憨傻笑容。

  今天的王本回举止显得有些急躁,他神色匆忙的找到了凡羽,“凡小哥,那天我给你的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

  凡雨一听倒也没像上次那样直接回应,自那天他凭着一股热血立下誓言后大脑逐渐冷静,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如今的靡暝族雄踞大半个草原但却从未有南下中原的念头,答案也许不是靡暝高层不想,而是他们不敢!中原七大族里随便拉一个出来都能吊打靡暝族!

  而全天下都实行奴隶制,包括七大族,想了想日后要面对的敌人凡羽不禁有些头皮发麻,他迫切的需要力量。因此王本回再次提到了这件事情他并没有直接拒绝。王本回见此觉得有戏,心中大喜。

  于是对凡羽说“我秘密打听到太史杏儿七日之后会去后山打猎,届时你只需......”。

  凡羽一听脸色大变连忙摇头,王本回眸中露出狠辣,他决定下一济猛药,“凡小哥,我仔细琢磨过你的底细,当初在荒漠我便听说东边蔡秃子旗下有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因为惹怒了都尉而被执行鞭刑,而那天选拔时东边来的马倌里一幅重伤模样且又格外年轻的只有你,可没想到决斗时你竟已然痊愈,脱颖而出。你凭什么能在短短数日就恢复伤势?这说明你身上有秘密,这个秘密经不经的起查,凡小哥你心里有数。”

  凡羽闻言冷汗顿时流了下来,脸色变得铁青。

  王本回其实也并不太确定,但一看凡羽表现便知道自己赌对了,“凡小哥,听完这番话你应该会帮咱一把吧。”

  凡羽咽了口唾沫机械般点了点头,王本回冷笑,暗道‘啧啧啧,这小子还太嫩。’

  随后他留给了凡羽一个思考的空间,先行离去了。

  今夜凡羽辗转难眠,于是打开窗户侧起身子凝望夜空。星河璀璨瑰丽,而凡羽却没有这等闲情雅致来欣赏,他对王本回的计划依旧犹豫。

  这时他想到一个人,连忙起身,带上了跟几个宿卫虎骑换来的两瓶粗酒,趁着月色出了门。

  苍山脚下的营寨占地辽阔,共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区,其大门在北,迎着北大道直行穿过北广场便来到了中区,中区是太史慈处理军务和屯放物资的地方。每日天不亮死囚们便要从北广场上山直到日落才从西广场下来,所以采集的矿石也就顺带存放在了西广场。而东区则是军营的驻扎地,南区住着士兵的家眷,太史杏儿的住处便是南区里靠近中区的那块地方。

  苍山自日落之后便要施行宵禁,不过好在凡羽有铜虎令这一路上倒也算畅通无阻。

  很快凡羽便来到了北区和西区的交界处,也就是樊老伯身死的地方,他触景生情顿时变得伤感起来,武三江告诉凡羽他的住处在西区的大榕树下,到了西区,道路两旁的平地上茅草屋交错排列,能住茅屋的人在死囚里都颇有地位,大部分的死囚都直接睡在北广场的石板上,捡块木头做枕头,那些还算平整的石板便是他们的床铺,上万人平躺着占满了整个北广场。若是到了冬天,奴隶们只能找熟悉的人互相抱着取暖,这时候上面能发放一张破旧羊皮毯就是天大的恩德了。

  凡羽来到西区,有一棵榕树高大醒目,他一下子便找到了。

  只见榕树下有几间简陋的茅草屋,周遭寂静无声,凡羽左手提着酒微躬着身子右手手指作叩门状,正犹豫着该不该敲门,却不想里边的人一把将门推开把凡羽撞了个踉跄。随后一只大手拉住了他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小声些,孩子们都睡了。”此人自然是武三江,他合上了门问道,“你找我所为何事?”

  凡羽有些说不出口,便笑着道“没事,就是想请你喝酒。”

  “酒?那今天可是撞了大运了。”

  言罢,两人窜上了榕树坐在最高的树干上,武三江迫不及待的拧开酒瓶上的封盖,狠狠的吸了一口酒气,“哎呀我的亲娘诶,我有多久没闻过这味儿了。”

  说罢便往嘴里猛灌一大口浊酒,凡羽见了嘴角微翘,也拔下瓶盖抿了一口,随后双手握着酒瓶凝望着皎皎明月。

  武三江用舌头舔尽了嘴边残留的酒渍,瞥了眼出神的凡羽,一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我就知道你小子有心事,说来听听。”

  凡羽不知该从何处说起,沉思了一会儿道“我听过这么一个故事,有个年轻人需要对付很强大的敌人所以他迫切的需要增强实力,而现在他眼前有条捷径,但是会承担很大的风险,最重要的是还会损害一个女孩子的名节。如果你遇到这种事,你会怎么做?”

  武三江意味深长的看着凡羽,吐了口气笑道,“这事儿不是很简单吗?老天爷把男人做得更高大是要男人在天塌下来的时候首当其冲;把男人的肩膀做得更宽阔是要男人承担更多的生命重量,我平生最看不起那些为了实力或者和平而牺牲无辜女子的人,倘若自己渴望实力,那他可以自己去争取,靠自己的力量闯出一片天来,尊严铸就的鲜血是不会流尽的。

  武三江再次舔了舔嘴唇,“你所说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你自己吧?你附近能够对你有巨大帮助的女子应当是太史杏儿,我说的对吗?”

  武三江脑子转得很快,他不仅看破了,也说破了。

  凡羽的脸霎时间红了起来,连忙摆手,但在武三江的注视下终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我欲申大义于天下,可脑子里竟然想的都是些龌龊事情。我,我也是个坏人呢。”

  武三江把手搭在凡羽肩膀上,“嘿,我知道你压力很大,而且你也不必为此而羞愧。除了圣人,很少有人能对摆在面前的捷径不动心。你没有把事情藏在心里,闭口不言,然后偷偷把事情办了,反而来找我,这说明你潜意识里尤为排斥。孩子,你很善良。”

  凡羽双手紧扣着的手指蓦然放松了,“武大哥,做大事是需要力量的我实在不愿去伤害那样好的女孩,也不愿做这种龌龊的事,所以我希望你能教我。”

  “做大事要有做大事的气度,而尤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急。诶,这法子不是你自己想的吧?”

  凡羽点点头。

  “那就难怪了,我得告诉你,给你支招那人其心可诛!”

  凡羽猛地抬起头来看向武三江。

  “你可能不知道在草原上太史慈的赫赫威名,靡暝族今日能雄霸草原有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而他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其手段不言而喻。”

  “太史杏儿是他唯一的钟爱也是唯一的弱点,给你支招的那人打算用下作的手段去威胁太史慈其中风险可以说是十死无生,那人必然知道但他依旧让你去,想来只是用你做筹码的一次豪赌。若胜那么他便能从你身上获取极大的利益。若败,你便成为炮灰自此消失,而他则趁机逃之夭夭。现在你明白这里边的险恶了吗?”

  凡羽听完背上早已被冷汗打湿,脸色白的可怕。

  武三江见了,轻轻的拍了拍凡羽的肩膀,“你莫慌,且告诉我他的计划,我给你参谋参谋。”

  于是凡羽如实道来。

  武三江听完也吃了一惊,“将颠鸳倒凤丸碾碎涂抹于蛇牙上伪造蛇之淫毒,这世间还有这样的想法?这样一来便是太史杏儿抓锦毛鼠时被蛇咬了,你忠心护主却也中了蛇毒最后二人相交。唔,这人倒也有几分下三滥招数。”

  他思索一阵道“七日后,你且这般...”

  凡羽听完心中大定,呼吸逐渐平稳。

  武三江看着渐渐平静的凡羽,心中暗道,“老子好不容易碰到个胸藏赤子之心的少年,还能让你们这帮奸人给糟蹋喽?”

  随后他又看向了空中的明月咧了咧嘴,“今天这酒的味道可真不赖呀!”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