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比箭_巨龙
飞蛾小说网 > 巨龙 > 第五十二章 比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二章 比箭

  “呜!”

  随着沉重的号角声响起,一个个成年男子从密林中钻出,他们手持长矛面色不善的跑了过来,用矛尖对着凡羽。

  一名身配翎羽披肩的中年人缓缓走来,所有执矛士纷纷让开一道口子供其通过。

  “颜拔,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要吹号角召集族人?”

  原来这个魁梧男子名叫颜拔,他向那中年男子拱手道:“族长,这人不知从何而来,一到此地竟要抢夺我弟弟的弓。而且此人还有些实力,仅凭我一人不是他的对手。”

  部落族长看着凡羽手里的弓,双眸微眯,一眼就看出了这把弓的不凡,关于颜拔说这是他弟弟的弓,这种措辞简直是个笑话。

  这时白菜走上前,向族长不停的挥舞着双手,好像在为凡羽辩解。

  族长看着急得面红耳赤的白菜,笑了笑道:“白菜啊,荀医师呢?”

  那老者缓缓走开,对族长行了一礼道:“老夫在这儿呢,其实这小伙子真不是什么外敌,他呀是我曾经的一个病人,这不知道我住这儿过来看看我,因为我老头子喜欢安静,住的地方比较偏所以没及早告诉大家伙,这才有了今天的误会。”

  族长听完了老者的话笑容一滞,但他又不能不给荀医师这个面子,要说这荀医师得医术那真是没的说,自从他来但这儿之后,牧民们有的藏了许多年的暗疾或是最近才惹上的新伤,到了他手上那都叫一个药到病除,这部落很小,这几百号人里也就荀医师一个人能算得上真正的医者。

  就连族长他自己都找过老者推过背正过骨呢,哪敢开罪他老人家。只不过这弓他又舍不得,见荀医师保凡羽,族长面露难色,咬了咬牙道:“所有人,先把武器放下。”

  “族长,你这是?”颜拔用手指着凡羽,有些不敢相信的质疑道。

  族长冷撇了他一眼,随后看向凡羽握着的弓问道:

  “小兄弟,你有何方法能证明这弓是你的呀?”

  凡羽叹了口气,决定看在荀老者的面子上再解释一下。

  “此弓名为震天,弓把上用古文刻着这两个字。”

  凡羽将弓拖在手中,露出了弓把上的铭文。

  众人皆伸过头来看,不料颜拔的弟弟因为被挤在外围觉得无人关注失去了存在感,大吼道:“就算是有,那也可能是他刚刚拿到手看到的。”

  一听此言,原本想要相信的众人有面露怀疑之色,毕竟凡羽实在太年轻了,这样的年龄穿着这般朴素的衣裳怎么可能带着如此好的弓?

  凡羽着实无奈,既然语言解决不了问题,那就用实力来说话吧。

  他高呼道:“你可让你们族中任何一人与我比箭,我若胜了你们只需给我个道歉即可,若我输了,那这把弓就让给你们,算我技不如人的代价。如何?”

  人群之外有一人沉声答道:“很好,你要怎么比?”

  众人纷纷向声源处看去,有一赤膊壮硕男子,步步生风的走来,脖子上挂满了猛兽的牙齿用来彰显他的勇武。

  整个现场顿时炸开了锅。

  “是丹山,他出关了!”

  “他好像比以前更强了!”

  “唉,这小子接下来估计有难了。”

  连颜拔见了也不得不退让三步,他紧咬牙关,懊悔连连,‘看来这把宝弓再怎么轮也轮不到自己头上了。’

  荀老者连忙凑到凡羽耳边轻声道:“此人名叫丹山,乃是这铁甲熊族中的第一猛士,早就有了炼骨后期修为,有一段时间处于闭关中,说不定已经突破到了炼骨巅峰,你务必小心呐。”

  凡羽拍了拍老者的手轻笑道:“老人家,您放心吧。”

  随后正视丹山,鬓角分明,眼眸犀利。

  丹山一见凡羽如此风范,便知道这个看着不算威猛的年轻小伙绝对不可小觑,他凝眸问道:“你要怎么比?”那声音掷地有声。

  “就比百步穿杨,左右开弓,看谁射的多射的准!”

  凡羽话音刚落,却听颜拔的弟弟在一旁捧腹大笑。

  “哈哈哈,就凭你,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平也敢和我族第一勇士一较高下?别丢人现眼了,赶紧放下弓箭滚回家找妈妈吧!”

  丹山虽说不喜此人突然插话,但他的言语也确实激励了自己。

  ‘是啊,我可是族内第一勇士,即使这个男人再强,我也有信心将其击败!’

  丹山当即答应下来,“我们就来比一把!”

  很快,在众人的帮衬下,靶场已经布置好了,凡羽和丹山两人站在同一条线上,一百步开外有三个箭靶,左右手边有充足的羽箭。

  规则也很简单,拿起弓后对着三个箭靶射,直到再也拉不开弓为止。

  力竭之后计算射中的靶数和射出箭的数量,自此来决定成绩。

  凡羽看丹山在一旁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便将震天交到了他的手里道:“你很喜欢这把弓?你先用它射吧,到时候再还给我,这样两个人用一样的弓比较公平,省的等会你们又说我在弓上做了手脚。”

  凡羽一边说着一边冷冷扫了眼刚才大笑的那小子。

  这年轻人被凡羽的眼神扫过,心里好像被锥子扎了一样,全身如坠冰窖。

  丹山接过震天弓,稍微一掂量只觉得这弓分量不轻,正当他打算细细摩挲探索震天弓身上的纹路时,凡羽立刻让其打住,“你别这样碰这把弓,感觉好像自己的老婆被人侵犯了一样!”

  丹山被凡羽说的是满脸通红,他也不知该如何反驳,只是沉默的弯弓撘箭。

  “唔?这弓的拉力?至少接近五石了!”丹山全身肌肉高高隆起,青筋密布在肌肉之下宛若虬龙,

  “着!”

  一支羽箭飞出直接穿透了靶心。

  “好!”

  “好厉害,不愧是丹山。”

  身旁人的恭维声顿时响起,连族长都一边抚须一边满意的看着丹山。

  只有白菜眉头皱得如同两座小山包一般,她拉了拉凡羽的衣角,用询问又带着担忧的眼神看着凡羽。

  凡羽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必担心。

  很快丹山再次拉弓,“嗖!”那羽箭再一次从靶心穿过。

  颜拔之弟颜迪耻笑道:“看看我族的丹山大哥,再瞧瞧某人,到时候怕是会输的尿裤子喽,还有时间在这装。”看他那神气模样搞的在场上大显身手的是自己一样。

  凡羽理都不理这种苍蝇,而是继续盯着丹山的动作。

  见凡羽眼中根本没有自己,颜迪的自尊心好像被狠狠的践踏了,他奈何不了凡羽便开始威胁起白菜来。

  他恶狠狠的对白菜吼道:“你要是再和这个人在一起,我以后见到你就用泥巴扔你,用鞭子抽你。”

  不料凡羽直接揪起了颜迪的耳朵给他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

  “啊!啊啊!疼!耳朵快被拧断了。”

  凡羽随手一甩,便将颜迪怼在了地上,好家伙这一个大屁股蹲栽了下去还真有些麻了。

  不过这些疼痛不要紧,只是肉体上的不适,真正伤到他的是周围人那些鄙夷的眼光,和嘲讽的嘘声。

  颜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往自己的帐篷跑去。

  凡羽暗暗一叹,像这样的人就是活的太安逸了,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才会把自尊心和面子看的如此重要。

  就连颜拔自己都觉得丢人,暗自用手捂住了脸。

  就在凡羽教训颜迪的空挡,丹山又再次射出了好几支羽箭,但凡羽的观察力细致入微,瞬间就了解到了丹山的呼吸逐渐走向紊乱,他的臂膀也渐渐开始颤抖起来。

  凡羽双手负背淡淡的道:“没有几箭了。”

  果不其然,就当凡羽话音刚落丹山一箭只中了七环,和刚才的成绩想比差了一大截。

  更恐怖的是,这是凡羽一说完丹山取得的成绩,

  ‘难道这个年轻人的把控能力如此可怕?’这是在场所有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所有人的眼光聚集在丹山身上,如果说刚才这是一种鼓励和希冀,那在丹山失败之后这就会是一种责难和压力。

  丹山在这种压力下再次拉开了弓,不过他换了一只手挽弓,这样射箭的次数会延长些。

  “左右开弓么?终于亲眼看到了这样的箭法。”

  “看来丹山大人胜券在握嘛。”

  “唉,只可惜那小子还没开始就要输喽。”

  在众人一致看好丹山时,只有凡羽知道,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着!”

  又是三箭出去,可没有一箭能再中靶心。

  又是一箭在弦,此时的丹山脸上已是汗珠密布,他的手换回了原来的姿势,可双手仍旧颤抖不止。

  “嗖。”

  这一箭,软绵绵的跌落在了地上。

  “什么!这怎么可能,连丹山都...”

  “拉这把弓究竟需要多大气力,连丹山都成了这幅模样?”

  “这,这个年轻人能行吗?”

  “对不起,我,我力竭了。”丹山放下震天弓,甩着两条麻木的手臂,他第一次觉得这手好像不是自己的。

  凡羽慢慢走近拍了拍丹山的肩,拿起震天弓,弯弓撘箭,嘴角扬起自信的笑容,在众人复杂的眼神中,那弓弦缓缓拉起,凡羽开口道:

  “现在,该我表演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