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惊变_巨龙
飞蛾小说网 > 巨龙 > 第四十九章 惊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九章 惊变

  太史慈见玉黑魔干了酒,心中有些不悦,这是他仅有的一次未得自己的准许便率先行动。

  完颜瑞见太史慈仍旧犹豫,便笑着收回了眼前的碗再次饮尽。

  “大帅啊,我这次可是尽了诚意了。”

  说着又倒了一碗酒再次递到太史慈面前。

  太史慈接过,然而体内气机如大江大河般汹涌流动,时刻提防着完颜瑞。

  呼尔孛和兀突骨见太史慈接了,也都拿过童子递来的酒。

  只有乌无获将酒砸翻在地,怒骂道:“这人的酒有甚好喝,若是要敬先祖,我军大营里酒水也有的是。为什么不来我大营去饮?”

  完颜瑞冷眼扫过,眸同鹰鹫,

  “宗祠之内谁敢喧哗!”

  太史慈一抬手,挡住了完颜瑞咄咄逼人的眼神,淡然道:“乌无获,你先下去吧。”

  见乌无获甩着手臂气冲冲的闯了出去,太史慈捧起酒碗道:“子义今日敬义父。”

  随后一饮而尽,另外两蛮将也效仿饮下。

  太史慈将酒碗随手一掷,瓷器破碎的声音响的很远。

  “族长大人,你与我虎骑之间的账也该算上一算吧。”

  听到此言,玉黑魔的脚都开始微微颤抖。

  “哦?算账?算什么账?是俸禄没拨下来还是粮饷不够啦?”

  完颜瑞嘴角勾起,促狭的看着太史慈。

  “你这时候还装有什么意思?真觉得我蠢到不知是你设计陷害我军!”太史慈已经不想和完颜瑞玩任何把戏,他开始步步紧逼。

  “我从未想陷害宿卫虎骑,我只是一直想杀你而已呀!哦呵呵呵。”

  太史慈一听愣住了,完颜瑞突然的直白让他警惕起来。

  完颜瑞往后退了一两步,从怀中取出一颗丹药瞬间服了下去。

  “你这是做甚?”太史慈惊疑不定,忽然,身后三名蛮将开始扼住自己的喉咙,脸上青筋暴起的瘫倒在地上,随后又对着自己的肚皮猛扣。

  “大帅!这酒有毒!”

  太史慈一把将完颜瑞扑倒在地,用手掐住他的脖子怒道:“刚才你吃的东西,把解药拿出来!”

  完颜瑞被他掐的满面通红,但他依旧毫不慌忙,“有本事,你自己来拿呀,大帅!”

  一道道黑色纹路爬上了太史慈的脸,完颜瑞能明显感受到脖子上的力气小了许多。

  完颜瑞双手把掐着他的手慢慢挪开,太史慈的眸中全是不可思议。

  完颜瑞很享受这样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终于赢了一回。

  “为什么我的力量使不上来?你究竟在酒里放了什么?”

  太史慈质问完颜瑞,同时他的腹部也开始疼起来,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肚子里拿着小刀一刀一刀的刮着内脏一般。

  完颜瑞反过来将太史慈顶开,笑道:“太史大帅,你不是曾经无比推崇巨龙族么?研究了那么多史料,怎么就不知道有一种名为‘异水’的毒杀尽了巨龙族所有高手,而且毒发症状和现在的你一样?”

  太史慈刚想起身,却被完颜瑞一脚踩住胸膛,“别着急起来啊,我还想再这样居高临下的多看你一会儿呢。”

  完颜瑞轻笑道:“哎呀,今天可真是的喜庆的日子,鼎鼎大名的太史慈就这样被我踩在脚下,说出去恐怕都没人愿意相信。”

  突然,他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以前我还小的时候,族中所有人都说我天赋异禀,日后定是族中的顶梁柱,我也觉得我是天才,我在所有人都怀揣着希望的眼神中长大,大哥也对我敬爱有加,那时候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可是自从大哥收养了你,本该属于我的荣耀和赞美都消失不见了!族里的长辈们纷纷跑去了你的屁股后面,甚至连大哥眼里的那份慈爱你也强行夺去,我恨呐!恨我为什么没你强,没你有天赋,我开始用勤奋来弥补,无论你每天修炼多久我都要比你多上一个时辰哪怕一天一夜都不睡也要补回来。可是差距仍旧越来越大,哈哈哈,你十八岁的时候跻身培元期我就知道了一个真相,我,从来都不是天才!”

  完颜瑞满脸苦涩,有些失魂落魄的看着完颜祥的灵位,好像想触摸那个曾经格外喜爱他的大哥。

  但很快他的双手又放了下来,回过头继续说道:“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亲情和荣耀给你也不是不行,日后你主外我主内也能过得和谐。可是我这辈子就喜欢过一个女人,你也要把她抢走!沁茹,是我先遇见她的,是我把她带进族内给各大长老们认识的,怎么就让你夺了去?她是我的挚爱,是属于我的。”

  就在完颜瑞歇斯底里的时候,玉黑魔吐出了浓稠的黑色血液,“族长,救我!”

  眼见自己被打断,完颜瑞脸上闪过杀意,但他知道这个人还有用,于是又从袖子里拿出了颗药丸扔给玉黑魔道:“你先出去稳住宿卫虎骑的军心。”

  玉黑魔服下丹药,脸色好了许多,稍微一拱手退出了宗祠。

  太史慈扭过头来死死盯着他,脖颈的青筋鼓得有些吓人,问道:“你怎么会是他的人?”

  玉黑魔不敢看那双眼睛,“我一直都是靡暝族人,一直是。大帅,如有来生,再做牛做马还您。”随后大步离去。

  太史慈无力的垂下了手,完颜瑞看着他懊悔的样子得意的笑了起来,“咦哈哈哈,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他扔下了一颗丹药,表皮金黄,里面带着紫色。

  “这就是靡暝金丹,你要的解药,靡暝异兽本就是异幻毒兽,所以它的精血能解天下万毒。当初沁茹为了你千辛万苦求这枚金丹,我本想着等你被那箭毒毒死了,再娶沁茹过门,我不会嫌弃她的,没想到那场大雨活生生的拖垮了她的身体。不过也好,死了也好,她那么喜欢你,你死了她也不会嫁给我的,死了好呀。”

  说着,他便将这枚金丹扔在地上,随后一脚把它踩的稀烂。

  “怎么样,沁茹用命换来的金丹就这样烂了,你是不是很想要啊?捡起来吃下去就能活。”

  看着太史慈竟然真的伸手去捡这摊丹泥,完颜瑞脸上露出嘲弄,一脚将丹泥踹飞。

  “怎么样,捡不着了吧!”

  完颜瑞看着太史慈五官流出腥臭的黑色鲜血,肆无忌惮的笑道:“你看看你这副模样!有时候我也想过沁茹为什么会选择你,是你身份尊贵?我联合心腹废了你的赐姓大典,让你永远是个外人。是你重权在握?那个时候的你,手里的宿卫虎骑不过大小猫三两只。而我的爪牙已遍布全族!难不成是因为你的理想?想着让草原的奴隶们生活的更好一些?你艳羡巨龙族的制度,那群傻子甚至还想着族内一切平等,我呸!他们就应该灭亡!你也想让那些低贱的奴隶和我们这样高等的血脉平等?你在侮辱我的身体里流淌的血,像他们那样肮脏的东西,给我们永世为奴是他们的荣幸!你等着吧,所谓的狗屁活囚死囚,那是我为了稳住你才同意的,等你死了,我会让他们彻底绝望,让他们永远沦陷在恐惧中,子子孙孙无穷尽矣!”

  这时外头传来了兵刃相击声,

  “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大帅呢?老子要进去!你他娘的还想拦老子?滚开!”

  宗祠外的墙轰然倒塌,一个健硕身形手提双斧从尘埃中走来,正是乌无获。

  看着躺在地上的三人,乌无获咬牙切齿砍出一记斧光劈向完颜瑞。

  “培元后期?”

  完颜瑞转身避开,可靡暝族的祖先牌位却躲不了,在斧光的强大力量下化为木烬。

  “不!”完颜瑞冲冠眦裂。

  “你这狗贼!老子砍死你!”

  乌无获举着斧子就冲了进来。

  完颜瑞来不及顾祖宗的牌位,立刻慌慌张张的往外躲。

  “无获?无获?”太史慈虚弱的声音传进了乌无获的耳朵。

  “大帅!我现在就带你走!”

  “不,不用了,你拿着这块金虎令前往苍山,一定要护杏儿周全。”

  “那,那您呢?”乌无获看着脸上密布黑色纹路的太史慈,无声的呜咽着。

  “我活不了了,赶紧走!让杏儿好好活下去,报仇的事以后再说吧。”

  乌无获抓过太史慈手中的令牌,擦了擦眼泪,跑了出去。

  虎魄奋力挣扎终于出了出了鞘,自动来到了太史慈手上。

  太史慈强撑着身体,接着虎魄的力站了起来,他颤颤巍巍的走了两步,看着地上已经气绝了的两个蛮将和稀碎的牌位,窒息般的开了口:“我不后悔我的奉献,也不后悔我爱过得人,我只恨我没杀贼,只恨没完成我的理想!”

  他靠着墙壁,将虎魄横在自己的脖子上,整张脸乃至从额头到身体都变成了黑色,散发着浓浓的死亡腐败气息。

  他使尽全身的力气用虎魄划过自己的动脉血管,愤然道:

  “大丈夫生于乱世之中,当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今所志未遂奈何死乎!”

  随后虎魄啷当落地,太史慈倒在血泊中,眼睛望着外面的天空。

  ‘好像去江南看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