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有义之人_巨龙
飞蛾小说网 > 巨龙 > 第四十六章 有义之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六章 有义之人

  凡羽噌的一声蹿了出去,翕乎之间便抓住了刚刚跌落的拓跋宏小腿,又往上一提,拓跋宏便倒立似的挂在了半空中。

  众人只觉得一道闪电批过,什么都没看清,拓跋宏就和一头死猪一样被吊了起来。

  “说!是不是你?是你干的吗?”凡羽怒不可遏,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的侵略着拓跋宏的皮肤。

  拓跋宏那叫一个头晕目眩,但他依旧清楚,他上一秒说是,下一秒就离开人世。

  于是他慌忙的叫了起来:“大人你宽宏大量啊,这事儿真不是我,不对啊,本来就没什么事儿,您听我解释,不,您听他解释啊。”

  拓跋宏用手指着石为智,叫苦连天的喊着。

  凡羽看着石为智,放了手,拓跋宏噹的一声砸进了沙子里。

  “阿智,到底怎么回事?”

  “一个荒漠里只剩下我和阿文,李狂歌他离开了这里。”

  “所以他还活着?对么?”凡羽心中大石落地,语气也不再凝重。

  “对呀。我从来都没说过李狂歌他死了。”

  “那我方才出手你怎么没制止我?”

  凡羽看着刚从沙坑里爬出来的拓跋宏,有些无语。

  “刚才你出手太快,我没反应过来。”

  石为智嘟着嘴,显得有些委屈。

  灰头土脸的拓跋宏听了这句话,气极攻心,当场昏了过去。

  “都尉,都尉。不好,都尉晕过去啦!”一干侍卫纷纷起身查看拓跋宏的情况,也不知道是真的关心还是想找借口不挨跪。

  凡羽没阻止他们,而是让石为智带路道:“走吧,找到阿文,然后跟我仔细讲讲发生了什么。”

  靡暝城,完颜瑞独自一人打开了他书房里的密室,他经过重重机关走向了密室中的书橱。从这破旧书橱垫脚的地方抽出了一个黑盒子。

  他吹去盒子上占满的灰尘和蛛网,将其缓缓打开。

  盒子中央有一个透明的小瓶,约莫大拇指粗细,瓶内有半瓶的无色液体。

  他捏起瓶子,那液体缓慢的晃动着,好似闪烁着神异迷幻的光泽,让完颜瑞久久不曾移开视线。

  “这就是异水么?那个一夜之间倾覆世间第一强族的绝户毒药?”

  他痴痴的看着这个瓶子,轻柔的摩挲着它水波样式的细腻纹路,自顾自的道:

  “想当年巨龙族总齐八荒,威震四海,丹罡境尊圣不知凡几,面对如此雄浑之实力与底蕴,上族没有放弃变强的野心,而是默默等待机会,才有了那夜的夺权之变。暗鬼大人不愧是天地本源所生,只有这样强大的力量才能研制出这样的毒药,一夜灭杀八十一名圣者,想想都令人兴奋!”

  他转过身将轻易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虽说这瓶异水是稀释过的,药力不足原先百一,但对付太史慈已是绰绰有余。”

  在离开密室的最后一刻,他当即拜倒,五体投地道:“多谢上族与暗鬼大人赐予我剿灭族中内患的能力!”

  如果凡羽在场定然会吓一大跳,完颜瑞的头顶飞出了一粒信仰光粒,不过这光粒并非是金色也不是乳白色,而是浓郁的黑紫色,带着尤为邪恶的气息往中域飞去。

  他起身,脸上似笑非笑,瞳孔渐渐收缩,显得眼白格外突出。

  “太史慈,我等你呀!咦哈哈哈!”

  良久,石为智总算把阿文给找着了,看着眼前这一胖一瘦的哥俩,凡羽觉得自己有些遭不住他们带来的诙谐感。

  凡羽正了正神色,问道:“所以李狂歌他到底怎么啦?”

  阿文颤颤巍巍的回答:“三月份之前他都还好好的,直到三月初的一天夜里,他突然很兴奋的把我们叫醒,即使光线很暗,但是我们还是看到了他脸上无法遮掩的兴奋表情。等我们起了身问他怎么回事,他却不肯说了。”

  阿文喝了口水,接着道:“他只是问了我们一个很奇怪的问题。这世上除了武道之外,还有什么能够变强大的路么?这我们怎么回答的上来呢,他也这样觉得,看了我们两眼就不在过问。”

  “除了武道之外,其他变强大的路?”凡羽喃喃道。他思索了许久,结果也没想出来,他只能确定李狂歌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随后,他示意阿文继续。

  “时间到了三月下旬,有天夜里,阿智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见一团幽青色的火在帐篷外头飘,他吓坏了想把我和李狂歌叫醒,却发现李狂歌根本不在帐篷里。没多久,大营就失火了。自此,李狂歌也不知所踪。”

  凡羽细细的整理着阿文所说的线索,“也许,他是想找个地方能弄明白自己发现的是什么东西?”

  接着凡羽有问道:“他有没有自己想去什么地方?”

  “有的有的。”石为智抢着回答,“他说过:哪里强者多,我就去哪里。这句话我们记得非常清楚。”

  “中域么?”凡羽捏着下巴嘀咕道。

  “好吧,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那咱就跟楼牙大人打个招呼,让你们跟我走。”

  凡羽拍了拍手,觉得事情整理清楚了也该走人了。

  不料,这时却有人想要求见。

  阿文拉开帐篷,发现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给奴隶们送水的老伯。

  那老伯盯着凡羽好久,打量了很多遍才确定眼前这个威风凛凛的将军确实是当初从这儿走出去的那个孱弱少年。

  那只干枯的手一碰到这身铠甲就如触电般缩了回去。

  老人沟壑纵横的脸上满是欣慰的道:

  “当初看见你就知道你一定会有出息的,小老儿我真的没说错。”

  凡羽看着老人,脸上带着和煦问道:“老人家,谢谢你当初给我送水,今日你我也见了,不知你来此何事啊?”

  老人突然想起什么,扣扣索索的从身后的袋子里掏出一物,这东西别人也许不认识,但凡羽一定记得。

  这是李狂歌亲自削的那柄木剑,李狂歌要是安全离去应当会把它带走的,想到这凡羽脸色大变急忙问道:

  “老伯,你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老人看凡羽脸色不太好回答的很及时:“这是我从蔡秃子旗长的尸体上找到的,李狂歌他用这木剑杀了蔡大人。”

  凡羽像被雷劈了一样愣在原地。

  老人接着道:“我年纪大了,夜深了经常睡不着就喜欢到处走动走动,所以我知道这个秘密。小老儿说这些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您,蔡大人他需要一个公道。”

  凡羽渐渐缓过神来,他凝视老人道:“什么公道?他助纣为虐死了也活该,能有什么公道?”

  老人脸上渐渐显现悲哀,

  “他本不是这样的,那是因为他的弟弟,他和他的残废弟弟一起被抓到了这里。拓跋宏都尉发现了,要杀了他的弟弟,说这里不养闲人,是蔡大人给楼牙管事磕了无数个头才换来的机会。但是这也有条件,就是要绝对的服从靡暝族的命令。拓跋宏便开始把他当狗一样使唤,用来撵这咬那的,当初拓跋宏就是用他弟弟的命来威胁他,所以蔡大人才下手那么重的。他平时很仗义,如果有兄弟实在干不完活,他会记下偷偷的自己帮他做完,他还有手推拿正气血的医术,能时常帮兄弟揉捏一番就能好个大概。对了,当初我带给你们的那瓶药其实是他送的。他只有在靡暝族送面前才会对我们凶些,但我们都理解他,也佩服他。你们那时候是新来的,出了那档子事儿,心里头有恨我也理解,但是小老儿想请您帮个忙,要是有一天遇见李狂歌,麻烦让他回来给蔡大人道个歉,行吗?”

  凡羽心里的不忿也慢慢平静下来,他觉得这个老人家没必要那这种事骗自己,对他又没什么好处。

  凡羽问道:“那他的弟弟呢?蔡秃子死后,他怎么样了?”

  老人连忙摆了摆手道:“别提啦,他那个残废弟弟就是靠着他哥每天给他带着食物才能在床上活下去,蔡大人死啦,他弟弟也活生生饿死在榻上。等人发现,尸体都臭了,拓跋宏叫人把尸体扔出荒漠,一夜就被野狼啃了个干干净净,以前受过蔡大人恩惠的兄弟捡了两件破衣裳,在荒漠边缘建了两座衣冠冢,这就是他兄弟俩的归宿了。”

  凡羽听完叹了口气,道:“带我去那两座衣冠冢看看吧。”

  许久,众人来到了荒漠边缘,两座隆起的沙包出现在了眼前。

  走近一看,沙包前头有跟不规则的木牌,上头歪歪斜斜的写着几个字:

  恩工菜凸子之木。

  凡羽一看就知道这绝对是个没文化的人写的。

  很快,有许多蔡秃子旗下的奴隶聚集了过来,用眼神无声的祭奠这个讲义气旗长。

  凡羽跪倒在地,给蔡秃子磕了个头。

  ‘凡小子敬天下有义之人!’

  随后起身对老人道:“我会把李狂歌带回来的,这是我的承诺。”

  在场之人无不泪目。

  接着,凡羽找到了楼牙金克,王本回和王阿穆此时正在他的府上做客。

  凡羽笑嘻嘻的看着楼牙管事,眼中满是寒意,

  “楼牙管事,麻烦你把所有人召集起来,到荒漠边缘集合吧。”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