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传授与赐弓_巨龙
飞蛾小说网 > 巨龙 > 第二十四章 传授与赐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四章 传授与赐弓

  “你他娘的,赔老子的钱。”

  “啊!别打脸!”

  张小根和同来的几个仆从军被揍的鼻青脸肿,“以后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被他忽悠输了钱的人愤愤不平道。

  校场外,这样的闹剧持续了一段时间,但并不妨碍场上胜利者的欢欣雀跃。

  这场闹得沸沸扬扬的对决就这样略显虎头蛇尾的结束了,两拨人马各自回营。

  在路上,凡羽向武三江问道:“武大哥,你现在是什么实力啊?”

  武三江没有正面回答,他笑着道“我啊,其实还挺强的。”

  众人深以为然。

  完颜麟庆和太史慈返回大殿,在大帅时不时的催促下完颜麟庆认了命,从自个儿的马车里拿出了珍藏的酒。

  两人提壶于屋顶之上,苍穹之下,潇洒对饮。

  “啧啧啧,你这带来的闷倒驴也太上头了。”一杯下肚,太史慈脸有些红。

  “爱喝不喝。”完颜麟庆眼神幽怨的看着太史慈手中一滴不剩的杯子。

  “咦!真是好酒!不过,你来我这所为何事啊?”

  完颜麟庆轻声道:“暗狼部落的一干余孽要造反啦!”

  太史慈一听,腹中酒气瞬间散了大半,“千真万确?”

  “还是拖了你送我的那六个情报点的福,你自个儿的探子传来的消息。不过,经营了这么久的情报网,就这样送给我,不心疼?”

  “嘿嘿,我这缺人手,把死灵卫调回来了,那儿镇不住。不过给你,我放心。总比其他人来抢的好。”

  接着,太史慈又倒了一杯酒,“他们大概什么时候动手?”

  “来年开春吧,早则二月,迟则三月。”

  太史慈伸手抓住了天上飘来的一片雪花,笑了“这不都十二月了么?”

  凡羽回了军营,盘膝坐在床上,全身伤势随着热流涌过消失不见。而他的修为也一点点的精进着。

  随后他深吸一口气,蓦然起身,脸上带着些许遗憾。

  “这次修为没增加多少呀,要是秦虎豹再多给我两拳就好了。唔,我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凡羽眼珠滴溜滴溜转着,片刻又摆了摆手,“不行不行,这样的要求也太贱了。”

  凡羽自顾自的笑着,却听门外传来脚步声,“凡都尉可在?”

  “在的在的。”凡羽一听便知是杜超,连忙将其迎了进来。

  “凡都尉,经历这一战,第三营的名头可是彻底的打出去了,眼瞅着您就要步步高升了。”

  “哈哈,借您吉言了。”

  “先谈正事,大帅有话想对您说,劳烦您跟我走一趟。”

  “不敢不敢。”言屹,两人并肩出了大营。

  及至朝元阁,凡羽入殿,见大殿中央有一方桌,内置沙盘,太史慈双手撑在方桌上,凝神观之。

  上边密密麻麻的插满了拇指大的旗帜,其色呈红黑青三色。

  其中,沙盘东边有一奇峰隆起,山脚下有一微型城池,定睛细看正是苍山,而黑旗则密布苍山周围。

  视线移到西边,红旗插满了几座险要的山头关隘,若大军一动,则能将整个草原西部连成一片,战争潜力不俗。而太史慈在红色区域标注了‘暗狼’二字,至于那占据大半草原的紫旗自然是靡暝族的势力范围了。

  凡羽思绪万千,“往日皆不见有沙盘,事出反常,莫不是近日要开战了?”

  太史慈一抬头,看着凡羽正一边托腮一边咂嘴,冷喝一声,“干什么呢!”

  凡羽吓了一跳,当场跪了下来,“卑职见过大帅!”

  “起!”

  “谢大帅!”

  太史慈面色回缓“这次对决打得不错,看来《烽火录》你是真的半分不落。”

  “大帅所赐岂敢怠慢。”

  “那你可知如何提升麾下部曲在你身旁的凝聚力?”太史慈有些意味深长。

  凡羽沉吟片刻道:“卑职短见,让大帅见笑了。卑职认为,为将者,当与士兵同甘共苦。”

  不料太史慈却摇摇头,“为将者,并不一定要跟士兵有同等的待遇。只要赏功罚过,就是了!可以激起士兵对胜利的渴望,只要让他们知道,如果仗打赢了,要什么都有。何必拘泥形式呢?”

  凡羽皱眉道:“可同甘共苦还是必须要的。”

  太史慈道:“带兵打仗,需要的绝不是行仁义。将帅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赢。仗打不赢,就是天天和士兵同甘共苦,也是个无能之将。你何曾见我与将士们同作同息?宿卫虎骑能有今日威势靠的就是必胜的信念。战必克攻必果!将士们心中的骄傲就是军队凝聚力的来源!”

  凡羽听了眉头顿时舒缓,他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个头,“卑职今日受教了!”

  “嗯,你要记住今天的话!还有,你在校场用的功法要好好练。”

  说完,凡羽并未接话,两人对视良久。

  “就这样?”凡羽疑惑道。

  “要不然呢,怎么你觉得我会抢你的?哼!我有我自己的道,我只信我自己的刀!”

  “卑职不敢!”

  “不敢?嘿嘿,你把武三江挖过去了,这个人本帅可是青睐好久了。”

  凡羽讪讪一笑,“这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本帅倒也不怪你,这次找你来是想告诉你,要开战了。”

  凡羽浑身一震,竟然被自己猜中了。

  “这是一杆五石弓,你拿着,好好练。”

  太史慈走到案牍前,提起一杆弓朝凡羽扔了过来。

  凡羽一把接住,那弓弦止不住的颤动着。

  “本帅练箭,练得是一种感觉,提弓搭箭,便是生死之间。那冥冥之所在会告诉你这种感觉:此箭若出,射之必中,中之必死。世间箭术臻至化境也莫过如此了。”

  “大帅之恩卑职恐怕这辈子也还不完了。”凡羽目光诚恳情真意切。

  “什么恩不恩的,这是你赢了的奖励,腊八节快到了,回去过个好节吧。”

  “诺!”

  凡羽躬身退出了大殿,他把玩了下手中的弓,弓把处有两个字,‘震天’。

  “此弓乃是玄铁打造,并佐以泰山南乌号之柘,燕牛之角,荆麋之弭,河鱼之胶所制,重127斤,弓弦传说是用黑蛟龙的背筋搓股为弦。黑蛟龙乃至寒之物,坚韧异常,故此弦不畏冰火,不畏刀枪。弓身长三尺三,弦长二尺五,射程远达五百步。”王本回看着凡羽手中的弓眼睛都瞪直了,啧啧称奇的道出了震天弓的来历。

  不过凡羽也是惊奇于王本回的见识广泛,真是不知这家伙到底见过多少东西。

  “都尉啊,这杆弓真是大帅送你的?”王本回双目中皆是艳羡。

  凡羽笑着把弓从王本回手上夺了过来,“这是奖励。”

  “我的老天爷啊,大帅他不是想让你当他女婿吧。”王本回呼天抢地。

  凡羽眼睑跳动,这家伙嘴还挺毒!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