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争渡吧,兄弟_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飞蛾小说网 >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角 > 第193章 争渡吧,兄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3章 争渡吧,兄弟

  “友情提示,你的劫气数量降低到五万,你失去了应劫人皇的身份,你目前的身份是应劫人王。”

  “友情提示,你的劫气数量降低到三万,你失去了应劫人王的身份。”

  “友情提示,你的劫气数量降低到零,你顺利渡过大劫,成功生还。”

  “由于你为这方现世理论上延长了1000年的时间,你达成了特殊条件,回光返照,你获得了一百份大道火种。”

  “说明,点燃大道火种,可以补全一种道心。”

  “特别提示,使用一份息壤之尘+一百份天地气运+一份大道火种,便可传承延续上一个现世的大道道韵。”

  “特别提示,大道火种只在现世即将灭亡时出现,触发回光返照的应劫者可以获得。”

  ——

  “居然是回光返照?”

  “我讨厌传火。”

  李肆愕然,他这么努力的改善现世的环境,结果只换来一个回光返照。

  这方现世,是真的撑不住了吗?

  他低头,手中出现一团温润的火苗,轻轻跃动着,像是一个初生的小生命,而这一团火苗,就正好包含了100份大道火种。

  也就是说,它可以受损99次,但只要有一次成功,就能延续这方现世的大道。

  这一刻,李肆相信了,这方天地真的有生命意识。

  用手触及大地,他甚至能感应到在一瞬间里天地的脉搏,就像是赵青榭之前感应到的那样。

  那怕只有一瞬间,那余韵都让他受益良多,第三种道心马上就要成型,连第四道心都形成了模糊的轮廓。

  假若他现在消耗两份大道火种,这两种道心几乎就是唾手可得。

  但李肆什么也没做,只是唤出气运熔炉,将那团火焰放入其中,然后,这团火焰居然在气运熔炉里迅速扩张,从一开始非常弱小的一团,转眼间就演变成了滔天大火,而在这样的火海中,一条火焰通道被打开,通道的入口,就在气运熔炉之中。

  李肆犹豫半响,最后试着一步迈出,结果神奇的是,他竟是真的进入了气运熔炉,真的踏上了这条火焰通道。

  四周火焰熊熊,并未给他带来任何伤害,甚至似乎还在鼓励他。

  于是李肆大步向前走去,离开了现世,离开了虚妄,似乎是抵达了另外一个维度。

  不知走了多久,四周的火焰渐渐弱小,甚至只能勉强照亮前路,李肆很快发现,这条路开始变化,成了粗糙的石头路,上面有厚厚的黑灰,路旁有干枯的,扭曲的树木,但更远的地方却看不清。

  回首来路,一条火线蔓延到尽头,那种鼓舞,鼓励的感觉还在。

  李肆试着在路旁折断一棵树,结果这玩意居然发出微弱的哀嚎声,与此同时,他猛然发现,自己居然被吊在了这棵树上,连神魂都释放不出来。

  危急之际,李肆取出一张生魂纸钱,这玩意呼的一下燃烧了,而他也成功的从树上掉下来,再看那棵树,还是那种扭曲的样子,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接下来,李肆不敢再造次,只能小心翼翼的上路,走着走着,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沉,脚步在石头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整个人的力气都在快速消散。

  低头一看,一双黝黑的手臂压在自己肩膀上,他不知什么时候背了一个人。

  这特么。

  没办法,赶紧取出一张生魂纸钱,那双手臂接了生魂纸钱,消失了,李肆的力气重新恢复,他很想回头去看,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不过他尝试着开启灵修天眼,结果只一秒就吓得他赶紧关闭,因为他看到的是无数双血红色的眼睛,挤在这条路的两边,都在盯着他。

  “糟了!”

  李肆只能发足狂奔,不一会儿就觉得身后响起凌乱的脚步声,还有什么东西在拉扯他,丢出一张生魂纸钱后,也就稍稍缓解,但很快就再次缠上来。

  面对这种东西,他所有的神通,道术,好像都失效了,事实上李肆也不敢尝试,只能用生魂纸钱来暂时买平安。

  终于,在他消耗了差不多一千张生魂纸钱后,前方出现了一座残破的建筑,似乎这条路就是通向这座建筑的。

  李肆没得选择,只能一头闯进去,结果刚迈过门槛,身后那混乱的脚步声齐刷刷消失,也再没有东西扯他的手脚。

  李肆惊魂甫定,快速打量这座残破建筑,发现已经难辨风格,说它是废墟都要更好一些,他小心翼翼的向内部走去,突然,脚底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是一个木牌灵位,上面什么也没写。

  李肆没敢仔细看,刚要走,一条手臂抓住了他的脚脖子,这把他给吓得,灵魂都出窍了,结果下一秒就被什么人给按了回来。

  “小兄弟,别紧张,自己人。”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股子发霉的味道,然后,李肆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灵位上,一个乱糟糟的老头子从里面爬了出来,一边爬还一边咳嗽。

  “抱歉,抱歉,这里年久失修了,小兄弟是财主,不如接济一下兄弟我。”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你猜。”

  老头子呵呵一笑,就在李肆面前坐下,但很奇怪,他明明近在咫尺,明明看着很熟悉,也有五官,但李肆就是记不住他长得什么样子。

  “我不知道。”

  “呵呵!你确定,你开启灵修天眼的时候,不是已经看过这里嘛,你还说我这里像个烂土豆,所以,你猜我是谁?”

  老头子笑眯眯的开口,李肆则吓得一哆嗦。

  “你并没有去到什么神秘的地方,你只是来到了我这里,我,算是这方现世在生命尽头所诞生的唯一的灵,很遗憾,我不是萌萌哒的妹子。”

  “你能看到我心中所想?”李肆虽然震惊,但已经冷静下来,并且意识到自己真的没有危险。

  “能,我甚至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但那都不重要,是气运熔炉选择了你,我们也只能接受。”

  “你们?”

  “当然,你看!”

  老头子起身,从废墟里一口气掏出几十个空白的灵位,但上面这回都有画面,只是看不懂。

  “这是这方现世的天地之灵诞生时的各个阶段,不过它们都死了,我也要死了,这次请你过来,是为了道谢。”

  “谢我?你在开玩笑。”李肆想到他来时路上遇到的那些玩意,若不是他手中的生魂纸钱足够多,这一刻早就死翘翘了。

  “不管你信不信。”老头子一本正经起来,“你至少给我们争取了一千年的时间,让我们有机会料理自己的后事,不然,我们也会变成外面那些东西,别生气,我知道你有生魂纸钱,所以才决定请你前来。这不是因果关系。”

  “外面那是什么?”

  “不知道,我们只管那玩意叫那东西,就是它们把迷雾给引过来的,它们追逐着每一个现世,没有哪一方天地能逃脱掉。”

  “好吧,我接受你们的道谢,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当然,你随时可以走,但请带走我们的忠告,如果未来有机会,请飞升到无穷大之地,那里才有救赎之路。”

  “什么?”

  “你一定听说过争渡,争渡这个说法。对吧。”

  “那么你以为,争渡,争渡,争的是什么?”

  “争的是资源,气运,还是其他?”

  说到此处,老头子嘴角忽然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大家争的,是一个渡河的名额。这才是争渡的本来真相。”

  “从无穷大之地出发,才能找到渡河的口岸,才能渡河,永远的离开这里,这里,已经没救了,就算你拥有镇世至尊神器,也没有用,你看,它都残破成什么样子了,几任镇世至尊都不得好死,你,也不会例外。”

  “当然,你也可以去试试无穷小之地,但那里就是一个封闭起来的桃源,嗯,用你故乡的说法。”

  李肆听得头发根都竖起来了,毛骨悚然,然后他忍不住问道,“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情况在一点点的变坏,迷雾来了,我们死了,死了又活过来,带着无解的力量,我们不是对手,我们只能死去。但死亡也不是终点,这就像是瘟疫,在疯狂的传播。”

  “上一任镇世至尊试图改变,然后他死了,这个炉子都破损成了这个样子,然后又不知怎么,把你给卷了过来,它应该希望你成为新的镇世至尊,但那就是在做梦。”

  “我们告诉你,那个炉子疯了,它不想你去无穷大之地,它会影响你,让你留下来死战到底,你可以带着我们的大道火种,飞升到无穷大之地,争渡,争渡,彻底逃离这里。”

  说完此话,老头子的身影一下子模糊了起来,然后好像被一种力量,给从灵位里一把拽了回去。

  李肆此时忽然一把掏出一百张生魂纸钱砸过去,结果灵位中的那种力量立刻迟疑了一下。

  有戏,李肆当即又砸了一百张,那灵位中的力量终于放手了,他拉上老头子,掉头就冲出大殿,身后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声,像是在灵魂深处响起。

  李肆完全不在乎了,一把一把的生魂纸钱往外撒,终于,前方火焰道路在望,但已经衰弱了很多,似乎有无形的力量在疯狂碾压。

  李肆凌空一跃,把最后一把生魂纸钱丢出去,火焰道路猛然收缩,急速回归,可就算这样,仍然有一道令人头皮发麻的哭声强行追上,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下一块肉。

  “轰!”

  火焰散去,李肆重归于现世,他还是坐在静室中,气运熔炉内的那团火焰只剩下一个小豆豆。

  而他肩膀上,少了一块肉。

  至于那个老头子,则是变成了一块石头,冰冷。

  “致死警告:你被不可说的诡异之物锁定,你被迫获得了它的友谊。”

  “你谦卑的将这份友谊转增了你的朋友九玄子。”

  “九玄子原地爆炸,化身不可说之物,虚妄界被搅动,迷雾涌动加速,现世只剩下300年苟延残喘的时间。”

  “你抢救了一个濒死的世界之灵,可惜他是个老爷爷。”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